苏寒点了点头,跟老道人相视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,便立刻跟着三长老,前往君战所在大堂。

大堂里,还残留着一丝药味,显得有些刺鼻。

庄放等其他大势力的人,也都在此,他们要君家给出一个交代,自然需要得到回复,才能离开。

这交代不只是给他们几个大势力,更是给北域边境,那些驻守了二十多年的将士一个交代!

君战实力高强,止住了血,便没有了性命危机,只是依旧虚弱。

他坐在那,缓缓呼吸着,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。

这一天发生的事,让他至今还无法反应过来。

谁又能这么快接受,差点被自己亲生儿子给杀了呢?

“大哥,你怎么样了?”

三长老走了过去,轻声问道。

哪怕他实力比君战还要可怕,可在君战面前,始终保持着敬重,因为没人比他清楚,君战这么多年,心里都承担了些什么,到底有多痛苦。

“无妨。”

君战挥了挥手,叹着气,转头看了走进来的苏寒一眼,“只是人死过一回,有的事情,就看得透了。”

三长老点了点头,见君战没有了生命危险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大哥,君扬为何会堕落成这样,甚至……”三长老依旧有些难以理解,就算君扬有野心,但也不至于,竟然会走上这条路,“恐怕当年青青的死,也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提到君青青,君战眼里闪过一丝愧疚。

他看向苏寒,淡淡道:“你娘的死,虽不是我出手,但我有不可逃脱的责任,你若是想报仇,可以杀了我,我绝对不还手。”

“我若要你死,大可不救你。”苏寒哼了一声,“我要你活着,不是原谅你,只是让你活着,去品尝愧疚,一辈子活在悔恨中,这才是惩罚!”

君战点头,并没有任何反对。

“这些是我应得的报应。”君战道。

几个大势力的人看着君战,倒不想管他们君家的家务事。

“君战,君扬堕落,练习魔功,甚至杀害镇守边境的副将,这已经不是小事了,”庄家大长老开口道,“就算君扬现在被君家逐出家门,跟君家再无关系,但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依旧是以君家家主的身份。”

他微微眯了眯眼睛,“君家现在想完全脱离关系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

“那是我君家的秘密。”君战只是摇头,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历代只有君家的家主才会知道,就算是君家的各位长老,也都一概不知,我不能告诉你,哪怕是我死了。”

他一句话,让众人脸色微变。

竟然还涉及到君家的秘密?

这越发让人有些怀疑君家的真实身份,竟然连君家各位长老都不知道,只有历代家主才能知道的秘密,那又会是什么?

“哼,你真当我们不敢对付君家么!”

龙霸道手中长枪一震,地板都顿时断裂成了几块,“你们知道不知道,君扬已经犯了众怒,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一万铁骑踏平你们君家事小,撤离镇守的边境,让地狱之人大举进攻,危害整个昆仑,才是最严重的后果!”

他忍不住怒吼了起来,“你们君家,就是昆仑的千古罪人!”

君战瞳孔收缩,依旧沉默不言。

“大哥,事到如今,难道所谓的家主之密,还是不能公开么?”

三长老微微皱眉,心中同样有些诧异,在君战还担任家主的时候,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件事,现在怎么突然出现这一件事。

他不禁心里有些猜测,是否跟君扬有关。

“这是君家多年的秘密,怎可告知外人。”君战在这方面,还是依旧顽固。

“若是跟青青的死有关呢!”三长老有些急了,脸色微微涨红,看了苏寒一眼,“当年君扬先斩后奏,说青青败坏门风,所以他清理门户,可现在看来,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,你难道想看着青青枉死?”

君战心脏剧跳。

“我娘没死。”

突然间,站在那一直没说话的苏寒,开了口,他看了君战一眼,语气虽然平静,却是让君战等人,全部身子都颤抖起来。

君青青没有死?

尤其是君战,顾不得身子还有重伤,腾地站了起来,死死盯着苏寒,“你、你说什么?你说青青没有死?”

“她重伤了,昏迷了二十多年,至今都没醒来,就是拜君扬所赐,”苏寒跟老道人相视一眼,没有隐瞒,“所以,如果能知道当年君扬为何下手,我想,你应该把事情说清楚,或许我可以从中找到救醒我娘的办法。”

君青青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,除了灵魂缺失,经脉尽断之外,是否还有别的伤?

君扬展示出来的魔功,太过邪异,甚至他亲口说了,越是杀害自己亲近的人,实力提升得越快,若非苏寒出手,强悍如君战,此刻都已经死了!

君战嘴唇在颤抖,几乎不敢相信苏寒说的话,自己的女儿……没有死?

“苏寒,你没有开玩笑?”三长老也激动不已,“青青没死!大哥你听见没有?青青没死啊!你还犹豫什么,告诉苏寒,快告诉苏寒,让他想办法救醒青青啊!”

庄放等人,也都惊骇不已。

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复杂,看来这君家的秘密,也不简单啊。

“我知道青青肯定不会原谅我……”君战苦笑了一声,“可我还是想见到她,如果你能想办法救醒她……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他犹豫了片刻,招了招手,三长老立刻附耳过去,随之脸色微变,没多说什么,便立刻离开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三长老又急匆匆赶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,牢牢锁着,并未打开过。

“大哥,拿来了。”三长老将盒子放在君战的手里,脸上有一抹凝重,“这手札……”

众人的目光,都落在那个盒子手里,没有想到,君家竟然还有这种传承手札,只有家主才有资格去看的手札。

尤其是苏寒,盯着盒子认真看了又看,隐隐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。

“咔!”

君战打开盒子,取出一卷泛黄的手札,轻轻打开,上面的文字,散发着一丝古朴的气息:“这是我君家历代家主传承下来的手札,严厉告诫后辈,要想尽办法掌控北域边境,这不仅是为君家,更是为了整个昆仑!”

“不对,这手札,似乎被人改动过。”

突然间,苏寒开了口。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