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隆——”

巨响如雷!

孟家两个长老施展招式,爆发恐怖的玄气,直接将那巨石打碎,散落的石块瞬间变得零碎,激射而进草丛,顿时传来一道道惨叫声。

“啊!”

“噗嗤!”

……

草丛中人影翻飞,很快便有十几个人冲了出来,仿佛不要命一般:“拦住他们!不允许任何人上山!”

“君家可真是狂妄,让这些杂碎来挡路。”龙霸道哼了一声,长枪一抖,顿时铁画银钩,只见他身形如龙,长枪抖动,甚至隐隐还有一丝龙吟声传来。

“咻!咻!咻!”

不过几招,便看到君家之人横飞了出去,一个个身体爆碎,连一丝活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就靠着这些人,难道就想拦住几大势力的高手?

“孟家掌法,龙家枪法,果然厉害。”老道人开口道。

苏寒站在一边,没有说话,但已经将两大势力的招式都看在眼里,不管是庄家长老,还是龙家家主,实力都极为强悍,达到了正罡之境,虽然在境界上有差异,但无疑都算得上高手。

比之老道人以及各大家族大长老,也只差了一个境界而已。

“老道人说笑了,这些都只是皮毛。”庄家大长老开了口,语气平缓,“他们这一把年纪,能走到我们这境界,恐怕就是极限了,但你徒弟,可不一样。”

他看了苏寒一眼,淡淡笑道,“如今才洞天层次,路还很长啊。”

老道人似笑非笑,看了庄家大长老一眼:“老庄,你眼力不错。”

两个老头互相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多说,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哪怕在同个境界,可初期与中期,中期与后期,后期与巅峰,巅峰与大圆满,都是完全不同的实力!

差一点,便是巨大的差距!

这昆仑中,超越老道人等人的境界,能再往上走的,可就是那些家伙了,如今,却是连寻他们的踪迹都寻不到。

山脚下这些阻拦,根本就算不得什么,怎么可能阻拦得了苏寒等人。

一路直接上山,有不少人埋伏和阻拦,可在这些几乎可以算得上昆仑中绝顶的高手面前,根本就不堪一击。

如土鸡瓦狗一般,不断溃败。

走到那坐望峰主峰,看到君家的宗门,苏寒抬起头,看着君家两个字,深吸了一口气。

当年自己的母亲,就是从小在这长大,最终却又是被这里的人,几乎害去了性命!

想到君青青此刻还躺在水晶棺中,甚至已经在那躺了二十多年,从未睁开眼睛,从未能看着自己的丈夫,看着自己的孩子,苏寒心中那股压抑许久的怒气,瞬间爆发出来!

眼里一团火焰,在熊熊燃烧!

“什么人!”

一声爆喝,君家五长老立刻冲了出来,身后带着一批人,一个个脸上满是杀气,“来我君家做客,倒是很不客气啊!”

他冲出来,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,尤其是看到站在最前头,苏寒那熟悉的脸,整个人突然有些懵了:“是你!”

他怎么都没想到,带着昆仑各大势力来君家的人,竟然会是苏寒。

是那个当初在俗世,差点被四长老杀死的小子!

“好久不见。”苏寒看着五长老,语气里带着一丝怒气,“看到我很意外么?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、怎么会来君家!”五长老眼神复杂,看了看站在苏寒身边的老道人,看着庄家、龙家和孟家,瞳孔顿时收缩,“没想到,你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!”

能让昆仑其他几大势力的人跟随而来,苏寒到底做了什么。

“君家老五,你让开吧,君家自作孽,残杀北域边境四个副将,更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,我等前来,就是为那死去是副将,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庄家六长老哼了一声,脸上满是不屑,开口道,“就凭你,是拦不住我们的。”

五长老眯着眼睛,看了庄家六长老一眼:“讨回一个公道?来我君家讨回一个公道?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!我君家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!”

他瞪圆了眼睛,怒吼起来:“庄家老六,你胆敢污蔑我君家,找死么!”

“哼,冥顽不灵!”

庄家六长老嘲讽道,“看来,君战父子做了什么,可从来没跟你们这些长老交代啊,这一对父子,可以杀了自己的亲人,也可以杀了对昆仑至关重要的副将,恐怕到时候杀了你,也不奇怪吧。”

“你胡说!”五长老暴怒,手指着庄家六长老,“你是想与我决一死战么!”

“难道怕你!”

没有一丝犹豫,庄家六长老立刻冲了出去,“上一次没分胜负,今日要你性命!”

唰——

两道身影猛地撞击在一起,发出震天响,不过瞬间,两个人便交手十几招,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苏寒等人站在那看着,没有别人插手。

“这君家,看来今天是誓死都不会给出一个交代了,”龙霸道看了孟强一眼,他们更诧异的是,君家的长老,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君战父子到底做了什么,“君家,有很大的问题。”

就算再傻,他们也已经看出来了,这君家本身就有问题,恐怕连这些长老,都被蒙在鼓里。

“砰!”

两道身影分开,君家五长老后退了两步,挡在宗门之前,脸色十分难看,不仅愤怒,而且不甘心。

“苏寒!你身上还有君家的血,难道现在就要带着这些人,覆灭我君家么!”

五长老怒吼着,心中更是懊恼和不甘,苏寒那可本应该是君家的助力啊!

如此天赋,如今更能让其他几大势力都听从他的话,这代表着什么?

君扬那个王八蛋到底做了什么,竟然白白错失了这样的机会!

他看着苏寒,看着这个本该属于他君家的孩子,如今却站在君家的对立面,企图覆灭君家,这让他十分痛心。

苏寒站在那,看着五长老,脸色平静得根本就不像一个年轻人。

那种淡然,让站在边上的其他几个高手,看着都觉得心中猛地一颤,除了苏寒眸子里怒火,他们甚至感觉不到苏寒有其他的情绪波动。

“我说过了,”苏寒看着五长老,“我来这里,不是为了证明什么,而是当初你们伤害我母亲,现在我要一笔一笔拿回来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