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强看了两个人一眼,皱着眉头,哪里知道这两个人,如同吃了火药一般,从进来到现在,就没给过对方好脸色。

“两个副将重伤,还在昏迷,军医已经看过了,没有什么办法,”孟强看着庄放,“你说的那个神医,来了没有?”

“我已经让人去请了,会来的。”

庄放哼了一声,故意看着君扬,“任何想胡作非为的人,都别想藏着,一旦将他揪出来,那就要付出代价!”

君扬笑而不语,脸上满是无所谓的态度。

几大势力的家主都在这,此刻都看着周围的人,并非没人怀疑,有地狱的高手潜伏进来了,一旦如此,那将会变得更加麻烦!

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要想办法解决,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更不是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,而不顾一切。”

孟强看着众人,认真道,“我们平时明争暗夺,为了各大势力的利益斗来斗去,但在北域前线上,大家始终要保持一致,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关乎到整个昆仑的安危!”

也只有是这个情况下,各大势力才会站在一起,谁都清楚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

一旦地狱的人攻进昆仑,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解决的事情。

“只怕有的人,心里就只想着自己。”君扬阴阳怪气道,“现在四个副将,死了两个,还有两个重伤昏迷,我看也活不成了,那这前线,谁来掌控?总不能等地狱的人杀来,群龙无首吧。”

他一脸担忧地看着众人,故意道:“要不,去把苏扬请回来?”

这一句话,让庄放几个人脸色都不好看。

当初君扬提议,让苏扬前往俗世,镇守地狱通道,站在最危险的前线,他才离开没有多久,北域边境就出问题了,现在要请他回来,谁拉得下那个脸?

这不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脸么。

在安全问题上,各大势力可以摒除意见,站成一线,但对自己的脸面,依旧十分看重。

“既然没有人愿意去请苏扬回来,那只能从各大家族中,重新选一个掌控全局的人。”君扬摊开手,无奈道,“那两个副将,我看也活不了多久了,大家还在早做打算的好,如果没人开口,那我先毛遂自荐一下,论对前线的掌控能力,我有把握。”

“谁跟你说,那两个副将会死?”

庄放冷笑着,“神医来了,自然能救活他们,你也不用毛遂自荐了。”

“哈哈哈,那就看看,到底是哪位神医,能将这重伤之人救活。”君扬耸了耸肩,一脸无奈的表情,眸子里明显是不屑。

神医?

两个副将受伤都很重,能吊着一口气就不错了,还想救活?

就算是老道人那个家伙出手,也未必有用!

看着君扬脸上那肆无忌惮的模样,庄放心里更是愤怒不已,他甚至已经猜到,暗中搞鬼的人,就是君家!

可是没有任何证据,他就算说了,其他人也不会相信。

“神医呢,神医怎么还没来?”君扬忍不住笑道,“庄放,你口中的神医,怕是不敢来了吧。”

“你!”庄放气恼,正要说话,外头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。

“来是肯定敢来的,不来,怎么来认识一下,君家家主,到底有多威风啊。”

苏寒迈步走了进来,步履轻快,却又透着稳重。

在他身边,跟着的是庄家的三长老和六长老,显然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确保苏寒万无一失。

“小兄弟!”庄放大喜,见苏寒及时赶来,忙走了过去,“有劳小兄弟,两位副将危在旦夕,还请你出手,救他们一命!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过来,脸上满是诧异,没想到庄放请来的神医,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小子!

尤其是君扬,看到苏寒的一瞬间,眸子瞳孔猛地收缩!

哪怕苏寒已经易容过了,可看着那双眼睛,他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甚至,他分明能感觉到,苏寒从进来到现在,眼睛就一直在盯着自己,眼神里没有畏惧,没有尊重,更没有一丝情感,就像看着……看着一具尸体!

“哼,哪里来的小子,大言不惭?你是神医?你也敢叫神医!”君扬眯着眼睛,盯着苏寒看了又看,那种熟悉的感觉,让他心中莫名产生一种厌恶。

看着眼前的君扬,苏寒原以为自己会恨他,会控制不住,直接冲上去将他给杀了!

杀了这个差点害死自己母亲的人!

可没想到,此刻的他,心情异常平静,不悲不喜,看着君扬,就像看着一个毫不相关的人,哪怕身上有那么一丝血缘联系,依旧没有用。

“哼,你闭嘴!”

庄放毫不客气,“小兄弟是我请来的,岂容得你质疑!”

自己的儿子就是苏寒一手救活的,苏寒更是自己请来帮忙,君扬质疑苏寒,就是在质疑自己!

“君家主质疑我算不得什么,”苏寒笑了笑,扫视一圈,见其他几个大势力的家主,全部盯着自己,他目光最终落在君扬的脸上,“毕竟……”

“我杀了他儿子!”

轰隆——

犹如一道惊天霹雳!

君扬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坐在一边的孟家家主、龙家家主,皆是震惊不已。

就连站在苏寒跟前的庄放,也没反应过来。

他知道苏寒跟君家有仇,这他早就看出来了,可没想到……苏寒竟然杀了君家的少主?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!”君家浑身杀气毕现,那双眸子里的怒火,犹如沸腾的海水,滔滔不绝!

他总算反应过来,为何看着苏寒,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!

“不仅君家少主君少阳是我杀的,君家我四长老,也是死在我的手里!”

苏寒说得很平静,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几个大势力的人,都觉得心惊肉跳,哪怕是他们,也不敢干这样的事情!

杀了君家的少主不说,连君家四长老都杀了?这小子是要逆天么。

“所以君家主质疑我的医术,我能理解,毕竟今天我来,不是为了杀人。”

言下之意,君扬可以质疑苏寒的医术,但若是苏寒来杀人,君扬可没资格质疑!

嚣张!

狂妄!

更是毫不留情!

苏寒见君扬浑身杀气腾腾,却丝毫没有忌惮,反而嘲讽道,“怎么样,我的亲舅舅,外甥送给你的这两份礼物,够有诚意么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