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心里想了想,思考着是否要去。

现在若是暴露自己,恐怕还有危险,自己的实力不够,若是君家要杀自己,可没有那么容易逃脱。

不过有庄家在,想来庄放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杀吧,当然,苏寒不会把这种性命攸关的事,全部寄托在庄家身上。

“不知道师父现在在哪,也没个消息。”

苏寒想着,眼神变化,要是老道人在,那事情就简单多了,师徒两个联手,借用自己的阵法,就算是君家,又能如何?

好一会儿,他的嘴角微微扬起,从怀里取出叶天成给他留下的玉佩,手指轻轻一点,一道玄气将玉佩包裹。

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应该就是这么用吧。”

这是底牌,不到万不得已,苏寒并不想用,甚至他现在都还不敢百分百确定,使用方法是正确的。

若是到时候没能联系上叶天成,那可是要送命的啊!

认真思考了片刻,苏寒心中才有了决断。

收起了玉佩,苏寒站了起来:“我去一趟幽冥城。”

没有带郑辰等人,他们的实力还不够,跟着自己去,反而更危险,让他们留在这,安心布置自己设计的阵法就行。

哪怕到时候跟君家冲突了,自己一个人,大不了借助“行字诀”逃跑,打不过,逃总逃得过吧?

跟手下人交代了几句,苏寒便独自一人去了幽冥城,庄家的人,正四处寻找着他。

见到苏寒到了庄家门前,几个护卫早早就等着了。

“恭迎神医!”

看到苏寒,谁还敢不敬,忙拱手请道,“家主正在寻找神医您呢!”

哪怕眼前的苏寒年纪轻轻,看过去甚至比他们还要小不少,可这是神医!

是将庄家少主救活的神医!

“我知道了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便迈步走了进去,慕容然听到苏寒来了,急忙出来相迎。

“苏先生!”

慕容然笑了笑,“家主正要找你帮忙,我们还担心你已经离开很远了。”

“这几日还在附近,听闻庄家主找我,便过来看看,”苏寒故意道,“难不成是少主还没恢复?”

“不是不是,少主恢复得很好,已经醒过来了!”

慕容然正说着,门口走出来一个年轻男子,看过去比苏寒还要大几岁,脸色微微还有些苍白,但一双眸子里,已经十分有光彩。

“少主!”慕容然喊了一声,要走过去扶着他,庄林摆了摆手。

他走的有些慢,但坚持要自己走。

“就是你救了我?”庄林看着苏寒,依旧有些不敢相信,“没想到你这么年轻。”

“没人说神医一定要是糟老头吧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恭喜你,身上的毒彻底解开了。”

庄林点了点头:“多谢了,要不是你,我就被君少阳那个混账给害死了!”

他看着苏寒,心中还有些不解气:“只可惜,那个混蛋死了,不然我非得亲手杀了他不可!”

“君少阳,”苏寒笑着,眼神里闪过一丝光明,看着庄林道,“我杀的。”

嗡——

突然间,慕容然整个人都怔住了,而庄林更是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死死盯着苏寒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君少阳是我杀的。”

苏寒一脸无所谓的模样,“他这种人,干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,早就该死了。”

庄林还是一脸震惊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,哪怕是他,嘴上说要杀君少阳,但真正动手,他未必就敢果断下手!

可眼前的苏寒,语气里满是随意,似乎杀了君少阳,就像杀了一只毫不相干的狗一般!

“苏先生,那君少阳……”慕容然喉结滑动,突然感觉一阵后怕,自己刚开始还轻视苏寒,哪里知道,这年轻人,竟然如此生猛,连君家的少主都敢杀了?

而且现在敢直接当着他们的面,承认这个事情?

难道不怕庄家将他抓起来,送给君家么?

脑子短路了一会儿,慕容然身子一颤,君家差点连庄家少主都给杀了,这已经是一笔仇怨了!

“杀得好!”

庄林一握拳头,大笑起来,“就算你没杀他,我也得杀了这卑鄙的小人!”

他越看苏寒越是佩服,连连大笑起来,“敢杀君少阳,看来你也有所依仗啊。”

苏寒笑而不语。

依仗?

在杀君少阳的时候,他什么都没有!

甚至连自己的命,都差点丢了!

但该杀之人,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就是该杀!

“我跟君家的仇恨,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如果你感兴趣,有机会我们可以慢慢聊,”苏寒淡淡道,“现在,重要的是庄家主请我来救什么人?”

“哦!前线的副将!”

慕容然反应过来,忙道,“前线几个副将遇袭,死了两个,现在最后两个都重伤了,若是他们死了,一旦前线动乱,就没人能指挥作战了。”

这个是庄放传回来的话,庄家之人自当重视。

“现在各大势力的人都去往前线了,事情有些严重,”庄林也点了点头,他突然心中一动,“君家,也去了。”

顿时,庄林跟慕容然两个人,脸色都微微变化。

苏寒刚刚说他杀了君少阳,若是去了前线,还不得被君家之人活活绞杀?

他们可不相信,君家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杀了君少阳。

“苏兄弟,如果你信得过我庄家的话,我可以请两位长老陪同你一起去,确保你的安全。”

庄林想了想,开口道,“我庄家,跟君家并不是一路人,更何况为了救我,我们庄家抓了君少锋,前几天君家五长老才来闹过事,把人带走了,我们两家,同样结怨了。”

他说这话,为的就是让苏寒放心。

庄家虽然很重视自己家族的利益,但更清楚,若是昆仑前线崩溃,那庄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若非如此,昆仑中几个大势力也不可能会联合,在前线建立防御战线了。

要是昆仑都沦陷了,谁还能独善其身?

“君家的人也在前线么?”

苏寒微微皱眉,眸子里光芒闪过,带着怒气和恨意,“那就更好了,我更要去看看,去见见我那个亲舅舅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