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杀大势力的人!

他们从来只有仰望那些大势力的人,什么时候敢说这样的话了?

现在,不仅是说,更是要做!

战天还有些战战兢兢,可跟在苏寒身后,似乎一切都不怕。

“死都不怕了,还怕个球!”战天一咬牙,立刻呼喊上自己的手下,全部跟了过去。

西南区域,昆仑通道就在这一片区域。

似乎这些通道,都是建立在这种算得上荒凉的地方,一眼看过去,黄沙漫天!

十个人形成一个小组,带着头纱,遮盖变容,在这黄沙之地走动着,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。

“通道应该在这的,怎么找不到了?”有人开口,始终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“难不成被黄沙覆盖了?这怎么可能。”

那可是昆仑与俗世之间的通道,怎么可能会被黄沙掩埋,但这也太诡异了,竟然半天都没有发现。

“大家仔细找找,应该就在附近。”为首的人,扫视一圈,一眼望去,尽是黄沙,通体黝黑的石门,应该很明显,一眼就能看到的。

可他们走了半天,竟然都没有能发现。

远处,沙丘之下,苏寒等人藏身在那,没有暴露自己的踪迹。

“这些家伙,恐怕就是大势力的人,他们在找通道石门!”

战天脸上也遮盖着面罩,似乎还有些忌惮,生怕被人认出自己来,“大哥,我们怎么动手?”

明显感觉过去,对方的实力就不弱,真要直接动手,恐怕只是找死啊!

“把他们引到真正的石门那边去。”苏寒眯着眼睛,看了一会儿,才开口道,“我们送一份大礼给他们!”

战天心中咯噔一声,不是不让他们找到石门么?

怎么还引导他们去找啊。

“按照苏先生说的去做就好了,这是你们的老本行。”巴克开口道。

他舔了舔嘴唇,感觉有些兴奋,似乎马上要厮杀战斗,对他来说,是一种最美妙的体验!

尤其是对手是一些大势力的人,他们身上流出的鲜血,肯定很刺激吧!

“好!”战天一咬牙,点了点头,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苏寒一眼,“大哥,我们不会死吧?”

“不会死,而且每个人送十颗精元药丸!”

一听到精元药丸,战天等人眼睛就亮了起来,这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有好处,那就是拼命也得上啊!

更何况苏寒本身就是一个神医,连庄家那病怏怏,快死的少主都能救活,他们只要不死,苏寒肯定能救他们回来!

“怕死就不出生了!”战天一咬牙,将面罩带来,立刻准备动手。

苏寒看着战天等人冲了出去,身形一动,便也消失了:“郑辰,你用奇门之术来协助我!”

话音刚落,几个人身影都消散了,黄沙之上,就连一丝脚印都没有了。

君家之人,依旧在寻找着,走了不少路,都没能看到石门,甚至越走越偏,越走越远,可把战天给急的!

那可是十颗精元药丸啊!

“站住!”

大老远,战天便吼了起来,挥舞着大刀,面色狰狞冲了过去,没有丝毫客气,“爷爷让你们站住!没听到么!”

君家那十个人转头看去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“是流寇,真是瞎了眼,找死!”

有人眯着眼睛,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杀气!

“这片土地老子说了算,把你们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,否则……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战天发挥自己老本行,显得特别专业,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伪装,他本身就是所谓的流寇——狩猎者!

只是他心里清楚,眼前这些可不是猎物,不是他可以吞下去的猎物!

但不管怎么样,气场还是要有的。

他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为首的男子脸上,故意哼了一声:“没听到我的话么?”

“别找死,滚!”其中一个男人,忍不住呵斥道,眸子里已经散发出了浓重的杀意,“再废话,我杀了你们!”

只是一句话,战天便能感觉到,这些家伙实力都不弱,每一个都比自己还强,真要动起手来,那他们必死无疑。

“好猖狂的口气!”

战天却是横刀立马,铿的一声,将大刀立在地上,扫视一圈,“杀我们?当我们大漠苍狼的名号是白叫的么!”

君家那十个人,听到这大漠苍狼的名号,眸子里满是不屑,他们从来就没听过。

“既然你们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们!”刚刚那个男子已经忍不住了,说着就要动手,却是被为首的男子给拦住了。

“老七,冷静点,”为首的男子开口,盯着战天,“这一片你熟悉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战天哼道。

“轰——!”

几乎瞬间,狂暴的气浪涌动,可怕的玄气将黄沙震得漫天飞舞气浪,为首的男子爆发自己的实力,光是那气势,就让战天等人,脸色全白。

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带我们去通道石门,我就不跟你们计较,”为首的男子一旦爆发杀气,比那个老七可要吓人多了,“否则,我这位兄弟很喜欢杀人,可就没人拦着他了。”

战天的脸色变了又变,那情绪的变化,完全是最真实的演绎!

君家那些人都看在眼里,脸上更是不屑,刚刚还嚣张到极点的流寇,不过不堪一击,若非他们还有点用处,早就杀了!

“没想到碰上硬茬子了!”

战天咬牙,“我们认栽!我可以带你们去,但你们要说话算话,否则……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“放心,你们这些垃圾,我们没兴趣动手。”为首的男子,毫不客气道。

战天没有再说什么,警惕地带着人离开,身后君家那些人,立刻跟了上去,有这片区的流寇带路,要找那通道石门,可就简单多了,他们刚刚竟然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
“盯着点,一旦找到石门,就杀了他们!”为首的男子,在老七耳边,压低声音道。

而走在前面的战天,嘴角扬起一抹狡猾的笑意。

此刻,昆仑通道石门之外,苏寒站在那,双手结印,一道道阵法纹路流转,渗透进那黄沙之中!

他将手指上的铜钱戒指取下来,定在地面上,站在远处的郑辰立刻配合起来。

“杀阵起!”苏寒轻声喝道,铜钱戒指微微一颤,隐隐有一道光芒流转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