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——!”

君少锋惨叫一声,嘴角顿时流出鲜血,他咬着牙,死死盯着苏寒,“你敢打我!”

“啪!”

苏寒翻手又是一巴掌,毫不留情:“你再啰嗦,我直接杀了你!”

森冷的语气,让君少锋不禁身子颤抖,张着嘴想要再问,却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,似乎瞬间就被固定在那,动弹不得!

尤其是苏寒那一双眸子,仿佛猎豹一般,自己只是被盯着,就有一种生命已经被苏寒掌控的感觉,连骨子里都是恐惧!

“小兄弟,这家伙暂时还不能杀,”庄放开了口,免得苏寒一个没忍住,将君少锋给杀了,但说完,他就后悔了,以苏寒的沉稳,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,“虽然四长老死了,但他还是君家的人。”

苏寒笑了笑,看过去好似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看得君少锋却是心头颤抖。

他虽然不思进取,但并不是一个傻子。

“庄家主,既然你知道我是君家之人,你庄家还敢如此对我?”

君少锋咬着牙,“我爹虽然死了,但我的大伯,我的叔叔们,可不会任由你们如此羞辱我!”

庄放没有理会他,君家?

他现在还会把君家放在眼里么?

连自己的儿子,都差点死在君家的手里,他还要在乎君家是什么想法么?

“小兄弟,要动手了么?”

苏寒点了点头,站起身:“可以动手了。”

见苏寒点了头,庄放眸子里瞬间散发出一阵寒光,吓得君少锋慌乱起来:“你要做什么!你们想做什么!别碰我!你们不能动……啊!”

他话都没说完,眼白一翻,便被庄放直接打昏了。

身体好似一团烂泥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“把他拖过来吧。”

苏寒开口,不用庄家的人动手,巴克立刻上前,好似拖着一条死狗,直接将他拖了起来。

远处,床上,庄林依旧昏迷,躺在那里。

苏寒走了过去,伸手在庄林手腕上轻轻一划,顿时一道鲜血流了出来。

他手掌一托,顺势手指一抹,庄林手腕上的伤口便瞬间愈合起来,这一手段,看得庄放整个人目瞪口呆!

顾不得想那么多,他盯着苏寒,只见苏寒手掌托着那一丝鲜血,微微握起,一道道玄气沸腾,几乎瞬间就将那鲜血给蒸干,只留下些许粉末。

“动手!”

苏寒一声令下,巴克立刻动手,从腰间拔出匕首,将君少锋的手腕割开,顿时,鲜血仿佛决堤了一半,激射而出!

“小兄弟,不动手么?”

见苏寒站在那没动,任由君少锋身上的血液流着,生怕这样下去,君少锋会直接失血过多而死。

“急什么,让他多流点血,死不了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君家的血,太脏了,我恨不得放干。”

庄放没说话,静静站在一边等着,慕容然等人,都一样站在一边,不敢说什么。

此刻在他们的眼里,苏寒显然不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子,而是一个即便是庄放,也得谨慎对待的人!

君少锋脸色渐渐变得苍白,连气息都变得微弱,站在周围的人,一个个都心惊胆战,生怕苏寒一个控制不好,君少锋直接死了,那他们可就白忙活了。

苏寒却依旧不着急,掌控着一切。

看到君少锋手腕上的伤口,溢出鲜血的量开始减少,他才点了点头,巴克立刻伸手,在君少锋手臂上点了两下,瞬间便止住了血。

苏寒顺势将手中那淬炼出来的药粉,撒在君少锋的手腕伤口上,不多时,便见那粉末消融,渗透进了君少锋的体内。

“行了,这小子没那么容易醒,等毒性渗透到他体内五脏六腑,就等着君家拿出解药吧。”

苏寒转头,看着庄放,“除非,君家之人觉得他该死,不想救他。”

好似一滩烂泥,君少锋虚弱无比,原本就属于君家的毒素,此刻正慢慢渗透进他的身体……

“我明白了。”庄放点了点头,眼神示意,身后的手下,立刻将君少锋带走,“丢到君家去。”

“是!”

几个手下,恭敬应道,转头看了苏寒一眼,同样微微点头,算是行礼。

不过一会儿时间,众人对苏寒的认识,也已经完全变了。

这哪里是一个神医?

这不仅是一个神医,更是一个冷静、霸道、傲气、果决的杀手啊!

“小兄弟如此手段,在下佩服。”

慕容然开了口,拱手道,“挥手间便能将少爷血液里的毒素淬炼出来,这种手段……”

即便是丹药大师,可若是不借助炼丹炉,自己根本就做不到。

仅仅这一项,跟苏寒相比,自己可就落了下乘啊!

他可是堂堂幽冥城庄家的丹药大师!

就算在整个昆仑,也是赫赫有名,可今天在苏寒面前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真比不上苏寒。

“慕容大师对药理的理解,十分精深,晚辈也同样佩服,有机会,自当要向慕容大师请教一二。”

苏寒难得没有那么傲气,点了点头道。

“不敢说指教,探讨一二,我随时等着。”慕容然笑了笑,拱手道。

见庄放似乎有话要跟苏寒说,其他几个人,便离开了炼药房,只留下苏寒跟庄放两个人。

看着床上的儿子,庄放叹了一口气。

“希望我儿子能醒过来,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不容有失。”

“我会尽力而为。”苏寒只是简单一句,已经算是最大的承诺了。

庄放看了苏寒一眼,郑重点头:“多谢,不管结果如何,小兄弟我承你一个人情,他日若是有需要用到庄家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这可是庄家的人情!

昆仑中大势力之一的庄家家主,亲口答应的人情啊!

换做任何一个人,哪怕是其他大势力的人,也知道这分量有多重。

“我倒是不希望有这个机会。”

苏寒平静道,“我想庄家主已经看出来了,我跟这君家,有仇。”

庄放点了点头,精明如他,怎么会看不出来,即便苏寒已经有所掩饰,但看到君少锋时的眼神,甚至是动手时的果决,浑然不像一个医生,会有的样子。

此刻,他甚至已经猜到,苏寒肯出手相助,救自己儿子的性命,这本身就有跟君家有关的东西在里面。

“一码归一码,庄家欠你的人情,依旧算数。”庄放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