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放楞了一下。

换做以前,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,此刻变成一具尸体了,哪里还有喘气的机会。

但眼前的人,可是能救自己儿子的人。

更不用说,能有如此惊天医术的人,背后怎么可能没用什么靠山和后台?

“什么意思?”

庄放忙问道,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,立刻解释道,“小兄弟,还请明示,我现在为儿子的事,已经焦头烂额了。”

苏寒手指在桌面上轻敲,似笑非笑:“这君家不是不肯承认么,你也别指望他们会承认了,换做是你,能承认么?”

庄放没说话,但听苏寒的意思,心中也冷静了一下。

的确,换做的他,自然也不能承认,否则不仅是理亏,更可能搭上一条命的代价。

大势力之间,彼此争斗,在利益上明争暗夺那很正常,可一旦涉及到组内重要人物的性命,那可就不是小事了。

“君家的不要脸,连我都听说过,更何况庄家主呢,”苏寒手指在桌面上敲打得很有韵味,“我可以告诉你,君家是肯定有解药的。”

庄放自然也知道,可君家不肯给就算了,他们是连承认都不肯承认,如何能得到解药?

难道真要两大势力动手,拼个你死我活,那昆仑可就要乱了。

“你说什么时候,他们会把解药拿出来呢?”苏寒看着庄放,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玩味。

庄放微微皱眉,渐渐地眼睛亮了起来。

“小兄弟,真是我糊涂了,竟然忘了这样的事。”

他看着苏寒,眼神里流露出一抹诧异的眼神,眼前的苏寒,对他来说,十分陌生,哪怕明明从苏寒的眸子了,能看到一丝熟悉的痕迹。

但这种行事风格,完全就没有任何印象。

不但年轻,更拥有惊人的医术,心性果决,傲气冲天,这样的人,昆仑之中,他从来就没见过!

“说句实话,自己的儿子命都快没了,庄家主还能顾全大局,在下心中十分佩服,但哪个重要,这个庄家主自己决断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我游历至此,在庄家也呆了几天,也要到离开的时候了。”

他站起身,双手背在身后,俨然一副高人的模样,气质不凡。

“小兄弟,救人救到底,还请多呆几日。”庄放连忙拱手,着急道。

“我师父让我出来游历,算是寻找机缘,我见庄家公子病重,既然遇上了,那定要伸出援手,”苏寒道,“还希望庄家主抓紧时间,我最多再在幽冥城停留两日。”

“多谢小兄弟。”

庄放道谢。

他还从来没在一个年轻的小子面前,如此客气。

甚至,庄放都感觉自己在苏寒面前,竟然还有些低声下气,此刻的他,哪里顾得上这些,儿子能活下来,比什么都重要!

“那我不打扰小兄弟休息,有什么需要的,尽管开口,我庄家自当安排。”

说完,庄放便离开了,身后几个亲信跟了上去,有些不太明白苏寒说的意思。

“家主,那小兄弟说的是什么意思?他难道救人只救到一半?”

几个人有些不满,他们庄家,可是昆仑中的大势力,什么时候还得看别人脸色了!

“噤声!”

庄放连忙道,“不要无礼,那小兄弟不是一般人!”

能有如此能耐的,昆仑中或许都见不到几个,尤其是苏寒的心性,太沉稳了,跟他的年纪真的很不相符。

听苏寒的意思,他似乎才刚刚出山,听从师尊的话,下山来寻找自己的机缘,怪不得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号人物。

但不知道苏寒的师父是谁,想来肯定比苏寒更加厉害!

“就算不是朋友,也不要得罪他,”庄放认真道,“这小兄弟心性极高,身上满是傲气,有天赋之人都是如此,更何况他救了我儿子的命,算是我庄家的恩人了,你们几个都记住了没有。”

“是!家主,我们明白了!”

几个亲信,都没有笨蛋,自然明白庄放的意思。

他们只是诧异,能被庄放如此评价的年轻人,可从来没有过,甚至就算是庄放的亲生儿子庄林,也都没得到过这样的赞赏。

“家主,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拿不到解药,甚至连毒药的成分都不知道,就算那小兄弟医术惊人,可也没有办法啊。”

关键之处,还是要救回少爷的命啊!

“他不是已经说了方法么?”

庄放眸子里,光芒闪烁,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意,“以牙还牙!”

君家肯定有解药,这是毋庸置疑的!

既然君扬不肯承认,更不愿意拿出来,救回自己儿子的命,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!

若是他君家中人,中了此毒,需要解药救命,就不知道君扬,他舍得不舍得拿出来了!

庄放都没有休息,现在的他,哪里还敢休息,没拖延一分钟,自己的儿子可能就会死去。

“跟我走!”

他立刻行动,没有一丝犹豫,这一次他就只带了两人,以他们的实力,想要达到目的,轻而易举。

苏寒的房间内。

郑辰等人都在。

“苏先生,那庄林岂不是没救了?”郑辰忍不住道,“既拿不到解药,又不知道毒药的成分,就算你医术通天,可也没法对症下药啊。”

他并不是怀疑苏寒的医术,但要施展医术的前提,是得知道病症的根源才行,这点他才是知道的。

“没想到这昆仑中,竟然还有这样的用毒高手。”

唐俊如开口,他唐门也是用毒高手,但在君家面前,制造毒药的水平,还是差了不少。

“用毒的人,终究害的是自己。”

苏寒淡淡开口,看了唐俊如一眼,“所以我让你们唐家抛弃这一手段,君家用的毒的确厉害,但可不只是他们会用毒!”

几个人脸色皆是一变。

尤其是巴克,已经完全猜到了苏寒想做的是什么。

他跟庄放说的方式,显然就是将庄林身上中的毒,施展到君家自己人的身上,就不信那君扬,真能见死不救,让君家自己的人,白白送死!

“苏寒跟君家的恩怨……恐怕还真是深啊!”

巴克心里暗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