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气虽然平和,但庄放分明能感觉到,君战话里的威胁!

“大长老,我儿子现在就昏迷在床上,他身上的毒,别说是我,就算随便一个医生,都能判断出来是中毒,而且中的毒,就是来自你们南域!”

庄放冷哼一声,“难道需要我把人抬过来,让大长老亲自过目一下?”

他压着心底的怒火,若非君战实力高强,他此刻都想大闹一场,这君家,未免太不要脸了!

“呵呵,庄放啊,你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还这么冲动?”

君战眸子光芒一闪,“就算中的毒,是来自南域,可你怎么确定,就是我君家人下的毒手?”

他摇了摇头,“南域范围这么大,这么多人,你怎么就认定是我君家人做的?现在还我这君家闹事,未免有些无理取闹了吧。”

庄放肺都要气炸了!

君家人可真是不要脸!

自己的儿子,除了跟君少阳接触过,就再没有跟别的南域的人接触过,难道还可能是别人下的手?放屁!

庄放正要发作,身后的人拉了他一把。

“家主,继续争论没有意义,冷静。”

庄放深吸了一口气,冷眼看了君战父子两个,心中对这君家,已经是恨之入骨!

可今天就只有他在这的话,就算君家有解药,不肯给他,他也没有任何办法,就算是想抢,也根本抢不到。

“大长老伶牙俐齿,庄放佩服,”他拱手道,“就算不是君家之人所为,那我斗胆向大长老求一些解药,总行吧。”

“解药?没有解药。”

君战依旧摇头,脸上故意装作一副无奈的模样,“你也知道,这南域毒物很多,各种毒物配合出来的毒药,千奇百怪,我们君家哪里来的解药?”

他不傻,若是承认有解药,那等于是承认了,这毒就是他们君家下的!

就算是有解药,他们也不会给,反正死的,又不是他君家的人!

庄放的火气有些压不住了,君家之人,分明就是故意的!他们根本就是看着自己儿子死!

“庄放,别在我君家无理取闹,否则就算我跟你父亲是老相识,也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君战漫不经心道,“我念你救子心切,这次就不跟你计较。”

听过去,多么深明大义。

庄放脸色难看,拳头紧握,几乎没忍住就要动手,就算跟君家大战几场,他也不想放过这些王八蛋!

身边几个亲信,眼神示意,才让庄放冷静下来。

“呵呵,那我还得感谢大长老,”庄放冷笑一声,拱手扫了君战父子一眼,眸子里的光芒摄人心魄,“打扰之处,还望大长老见谅!告辞!”

说完,庄放一脚将边上的桌子,踢得翻飞出去,转身就走。

显然,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!

看着庄家的人全部离开,君战这才转头,看着君扬,脸色沉了下来:“你们父子两个,就没让我省过心!”

“对不起,爹,这事我并不知道,更何况,庄放他也没证据证明是少阳做的。”

君扬咬了咬牙,“你孙子已经死了,难道还要将他拉出来鞭尸么?”

君战微微皱眉,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“爹,苏扬没死,”君扬见大长老没吭声,立刻转移话题道,“我安排的两个人,都死了,两个没用的废物!现在苏扬已经回到俗世,要不要……”

他在想,要不要派人去俗世,将苏扬杀了!

“暂时别离开昆仑,现在太多人盯着了,更何况,老道人一直下落不明,他在暗处,我反而更担心,”君战眉头紧紧皱起,“既然这事现在都是你负责,我不想多过问,但你记清楚,你是君家之人,所做一切,都应该为的是君家!”

说完,君战便转身离去。

而君扬站在那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。

“君家之人,为的都是君家……”他突然笑了,笑得有些讽刺,“爹啊,你就是这种思想,青青才会死,你孙子少阳才会死啊!君家……不过是别人手下的一条狗罢了!”

他冷然笑着,狰狞的面孔上,满是疯狂:“苏扬父子必须死,北域前线……也必须我亲自来掌控!”

……

从君家坐望峰上下来,庄放的脸色就没好过。

拿不到解药,儿子可就没救了。

庄放心里怎么能不急。

“君家这一群王八蛋!果然心狠手辣!”手下亲信怒骂着,“家主,那现在怎么办,拿不到解药,也没能知道毒药的成分,那神医也没办法了。”

庄放阴沉着脸,心知君家连大长老都失口否认跟他君家有关,那就是算死,他们也不会承认。

“先回去。”

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先回庄家,看看苏寒有没有什么别的手段。

此刻的庄放,已经将君家当做仇敌!

若是自己的儿子,因此而丧命,那他会不顾一切,也要让君家付出代价!

庄放等人立刻启程,连夜赶回幽冥城。

庄家。

苏寒坐在那,悠然喝着茶,仿佛这就是他自己的家,没有丝毫客气。

他一脸的傲气,给人的感觉便是一个天才,容不得别人半点质疑!

“小兄弟!”

外头,庄放急匆匆赶来,见苏寒在悠然喝着茶,连忙拱手道,“冒昧打扰小兄弟……”

“没拿到解药吧?”

苏寒直接开口,看了庄放的脸色一眼,“也没拿到毒药的成分?”

庄放脸色一怔,尴尬地点了点头:“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?”

君家不松口,他就算请动庄家的大长老,也未必就能将解药拿到手。

那一家人,都是不要脸的东西!

“没有了。”

苏寒直接摇头,“没有解药就算了,可连毒药的成分都不知道,我如何炼制解药?这事就算是慕容大师,也毫无办法吧。”

慕容然可是丹药大师,他肯定很清楚药理,庄放丝毫不能怀疑自己。

“我明白小兄弟的意思,”庄放自然听出来苏寒的意思,脸上更是为难,更带着一种绝望,“可……难道我儿子就只能一直昏迷,然后等死?”

他的眼睛,瞬间就变得通红,恨不得再杀回君家,跟君家讨个公道!

“庄家主,”苏寒抬了抬眼皮,看了庄放一眼,“说实话,你真是笨得可以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