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佛一头嗜血的雄狮,君扬突然爆发,一声大吼,丝毫不给庄放面子,“你儿子这不是还没死么?可我儿子已经死了!”

庄放心脏一跳,有些意想不到,他的确没有听说过这件事。

君扬的儿子,君少阳死了?

“你说什么?”庄放看着君扬,眸子里散发出一道冷芒,“你儿子怎么死的?”

他可不知道,君少阳就是被此刻正在庄家悠然喝茶的苏寒杀死的!

“跟你无关。”

君扬不想理会,脸色极为难看,每次想到自己的儿子被苏寒杀了,他就恨不得去找苏寒,将相关的人全部杀了。

可现在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哪怕就是想报仇,也得等事情安定了才行。

“哼,你儿子的死,的确跟我没有关系,但我儿子,那是我儿子!”

庄放见君扬态度不好,依旧没有给面子,冷冷道,“你儿子跟我儿子比武切磋,却是暗暗下毒,如此卑鄙的手段,竟然也用得出来,我不管那么多,把解药给我,这件事,我可以既往不咎!”

君扬转头,看着庄放,好似看着一个傻子,眸子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,更带着一种无所谓:“什么解药?下毒?你怎么知道是我儿子下的毒,庄放,你别以为我儿子死了,你就可以随意污蔑他!往他身上泼脏水!”

轰隆——

狂暴的气势涌动,君扬浑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。

外头君家的人,立刻冲了进来,将庄放他们团团围住。

庄放眸子扫了一圈,自己带来的人,也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,只要庄放一声令下,就算这是君家的地盘,他们也照样敢动手!

“君扬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想法,你儿子死了,难道还想拖我儿子一起死?”

庄放身上的气势开始升腾,那张脸已经阴沉到了极点,“我儿子身上的毒,就是你们南域特有的!别跟我说那么多没用的,今天不把解药给我,我就掀翻你们整个南域!”

为了自己的儿子,庄放顾不得那么多。

庄林还躺在床上,随时可能会死,若是没有解药,甚至没弄回毒药的组成成分,那他儿子也要没了!

“放肆!”

君扬怒吼,“南域,又岂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!”

他站了起来,冷冷盯着庄放:“听清楚了,解药,没有!送客!”

君扬一挥手,身后君家的人,立刻冲了上去,挡在庄放等人身前。

“庄家主,请吧!”

那护卫领头,眸子清亮,但心中也是一阵忌惮,现在面对的可不是普通人,同样是大势力之一的庄家啊!

“庄家主……”见庄放丝毫未动,护卫领头皱了皱眉,“还请离开君家,否则别怪我不客……啊!”

他话还没说完,一道寒光闪过,狂风轰鸣,庄放抬手便是一掌,掌风如刀,狠狠打在那的护卫领头的身上,直接将他打得飞了出去!

“砰!”

地面震颤,恐怖的玄气爆发,以庄放的可怕实力,一个护卫领头,算个屁!

竟然还敢在他面前叫嚣。

“庄放!”

君扬雷霆大怒,“这是我君家!”

双方人马,顿时剑拔弩张,空气中火药味,瞬间弥漫起来。

“解药!”

庄放丝毫没有退让,“今天我没拿到解药,那就让你君家再死几个人!”

轰——

几乎瞬间,君扬动手了!

他脚下一点,好似一阵旋风,霎时间冲了出去,庄放同样没有手软,两个人瞬间便冲撞到一起,恐怖的玄气爆发!

两个皆是正罡之境巅峰期的强者!

只一招,玄气狂暴,震得四周墙壁爆碎,周围的人,都不敢靠近,立刻爆退出去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招式快得眼花缭乱,不过眨眼间,二人已经交手十几招,气势太过骇人!

正罡之境巅峰期的强者,当真是恐怖如斯!

站在一边的君家护卫想要插手都根本没有资格,他们盯着庄放带来的人,严阵以待,一旦他们动手,那今天就注定有人要死!

“庄放!容不得你在君家撒野!”

君扬一声爆喝,长拳而出,玄气在拳头上,高速旋转起来,一拳出,发出一连串的气爆声,好似炒黄豆一般,噼里啪啦!

“砰!”

庄放一样没有手软,手掌猛地拍出,跟君扬狠狠撞击在一起,两个人都同时后退。

“不给我解药,我誓不罢休!”

庄放怒吼一声,正要再度出手,一道声音响起:“住手!”

闻言,庄放脸色微变,冷哼一声,却还是停了手,他看了一眼从外头缓缓走来的人,不禁皱眉:“怎么,今天难道你君家的人,是想留下我了?”

君扬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恭敬喊道:“大长老。”

即便那是自己的亲爹,在外人面前,那也是大长老,就算他这个家主,也得恭敬对待。

君战迈步走来,龙行虎步,身上并没散发出多可怕的气息,但庄放知道,若是动起手来,自己撑不过几招。

“庄放,你言重了。”

君战长须抖动,一双剑眉横起,他看了庄放一眼,“我没必要杀你,这都是误会而已。”

他若是杀了庄放,难道庄家的老爷子不发狂,到时候君家也讨不了好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君战走了过去,看了君扬一眼,脸色沉了下来,“身为一家之主,大打出手,成何体统!”

君扬低着头,不敢说话。

庄放站在那看着,知道这只是君家在做做场面而已,并没有放在心上,他现在,只想要解药,拿回去救自己儿子!

“庄放,我们君家,跟你们庄家,都是大势力之一,应该本着为昆仑着想,不应该发生冲突,我相信你父亲,肯定也是这种想法。”

君战淡淡道。

“大长老,我并不想发生冲突,我只想要解药,你孙子趁着跟我儿子比武切磋,却是暗暗下毒,如此卑劣的行径,难道就是你君家的家教?”

庄放毫不客气!

君战脸色微变,却依旧沉稳:“我孙子已经死了,这事,自然由得你说,随便污蔑我君家,似乎有些过分了吧。”

他盯着庄放,淡淡道:“我可以给你面子,也可以丝毫不给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