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大喊着,立刻派人去支援其他副将,这明显是被人下毒了,可他们如此小心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?

不够只是喝了一杯茶而已,竟然就……

黄田立刻喊来军医给自己解毒,在昏迷之前,听到手下传来惊恐的大叫声。

整个北域前线,似乎一下子便乱了起来,各种喊叫声不断,更有不少人急匆匆来回跑动,兵器抖动的声音,甚至还有追击发生的战斗。

一时间,划破前线营帐的夜空。

许久,才沉寂下来,只是夜色里,明显多了一丝浓重的戒备,整个营帐,里里外外都是人,几乎几步便能看到战士严防死守,密不透风!

黄田缓缓醒来,玄气一震,才将那一丝浑浑噩噩,完全给消除。

他坐了起来,脑袋还是一阵剧痛,但意识已经清醒了,见军医还站在那等着,忙道:“这是什么药?我竟然没有一丝察觉。”

“黄副将,这种药,我暂时不知。”军医有些为难道,“好在副将实力高强,本身便可抵抗,否则……”

否则他就算在这,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

无色无味,甚至无形,谨慎如几个副将,竟然都没有一个人发掘,足以看得出这药的厉害,但庆幸这种药,隐蔽性强,毒性就弱了不少,否则今日自己的命可就没了。

黄田没有为难军医,挥了挥手:“下去吧,严加调查!”

突然间,他回过神来,看着站在一边的护卫,厉声道:“其他几位副将如何了?”

几个护卫,严阵以待站在一边,脸色有些难看,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没有人敢说话。

“到底怎么了!”

黄田声音粗了起来,心脏猛地一沉,瞬时间感觉了一阵不妙,冲过去一把提着护卫的衣领,“告诉我!”

“张龙副将和徐洋副将……被杀了。”那个护卫,不敢看黄田的眼睛,整个人几乎颤抖起来,嘴唇动了动,勉强说出一句话。

听到这句话,黄田整个人,脑袋都轰鸣了起来,似乎被巨雷击中,灵魂都在颤抖。

他眼神里满是不敢相信:“不、不可能!这怎么可能!”

顾不得穿上铠甲,黄田立刻冲出营帐,朝着另外两个副将的住处而去,身后的护士立刻跟了上去:“保护副将!”

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让整个北域战线都沸腾了,一股肃杀的气氛,笼罩在北域前线之上!

黄田急忙冲了出去,却见整个营帐里,气氛都不对劲。

他立刻跑了过去,罗飞副将正半跪在地上,用白布遮盖着尸体,见黄田跑来,脸上难掩悲痛。

“老黄,”罗飞摇了摇头,声音哽咽,“张龙跟徐洋……被杀了。”

黄田瞪圆了眼睛,就连脸上的苒须都在颤抖:“不可能!”

他冲了过去,掀起白布,张龙跟徐洋两个人的尸体已经变得冰冷而僵硬,他们的脖子上,都有一道血线,明显是呗人,趁着中了毒,直接隔断喉咙!

即便他们实力再强,如此一来,也绝无活命的可能。

“我们中毒了,若不是我的护卫反应及时,我也死了。”罗飞眸子里爆射出一阵怒气,一拳轰出,地面的草皮都被拳劲打出一个坑洞,“到底是谁!是哪个王八蛋害死了我的兄弟!”

黄田没有说话,一张脸已经阴沉到了极点。

他将白布缓缓盖好,那只手,都在颤抖。

四个副将,不过才多久,就死了两个!

这北域前线本来就是他们四个掌控,如今死了两个,对北域前线来说,就是最大的损失。

苏扬刚离开没有多久,若是北域出了问题,他们就是死,也没法跟苏扬交代!

“查!”

黄田咬牙,捏了捏拳头,关节咔咔作响,周围的战士,也都一个个咬牙切齿,副将的死,对他们来说,那是一种挑衅!

“给我严厉地查,必须查到凶手,抓出来!”

黄田立刻开始部署,没有一丝犹豫,兄弟被杀,他怎么能坐视不理。

“老黄!”

罗飞立刻喊住他,“你冷静一下,张龙他们的死,太蹊跷了,我们是怎么中毒的?又是什么人想啥杀我们?现在你怎么查?”

黄田看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:“那你的意思,是不要查了?那我兄弟的死,谁他妈的来偿命!”

“你现在毫无后续,动用那么多兵力去查,前线的守卫任务怎么办?”

罗飞同样大吼,粗犷的声音,让人的耳膜都被震痛了,“我们答应过将军,要守好前线,就算我们都死了,也必须要做到!”

该有的守卫强度,绝对不可以更改,更不可以抽调更多的人去调查这件事,前线战士数量本来就不够,若是再分心到其他上面,一旦地狱来袭,那就完蛋了!

“前线镇守不会出问题,我兄弟的死,我也必须讨回一个公道!”

黄田怒吼着,紧握的拳头,满满都是杀气,此刻的他,浑然一头发狂的野兽,谁也拦不住。

看着黄田带人离开,罗飞皱眉,叹了一口气:“提升防御等于,营帐里的安全第一,发现不对劲,立刻告诉我!”

“是!”

整个北域前线军营之中,气氛已经变了,被一股怒火和杀气笼罩着。

而语北域相隔千里的南域,君扬坐在那,悠然喝着茶,外头的动静,都进了他耳朵里,他却没有丝毫反应,似乎外面的一切,都跟他无关。

“家主,前线那边出事了。”门拉开,一道身影走了进来,“死了两个副将。”

君扬动作没有变,依旧漫不经心喝着茶:“知道了。”

似乎死了两个副将,对他来说,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就算死了四个,跟他又有什么关系?

他只会说一句,死得好。

“还有一件事,幽冥城庄家家主庄放来了,正要冲进来,要不要派人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阁楼的门被人一脚踢开,浑然没有一丝客气!

“砰!”

大门四分五裂,庄放整张脸上,泛着怒气,从苏寒那得知了自己儿子中毒的事情,他满腔怒火赶来南域君家!

盯着坐在那的君扬,庄放毫不客气:“君扬,你倒是很悠闲啊,没想到你君家之人,竟然都如此歹毒!你儿子打伤我儿子就算了,竟然还趁机下毒,你知道不知道,我儿子现在快死了!”

君扬坐在那,缓缓转过头,一张脸从平静变得恼怒,更瞬间变得狰狞:“那我儿子呢?他已经死了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