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声爆喝,顿时让那几个看热闹的人,全部楞住了。

庄家的……贵宾?

他们看着苏寒,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,嘴巴张开,仿佛可以吞进一颗鸡蛋!

“来人!”

庄放急急忙忙追了出来,见有人要跟苏寒动手,还就在他庄家门口,顿时雷霆大怒,“有人在庄家门口胡来,你们都瞎了么!”

这段时间因为儿子的病,他可没少发火,此刻哪里还忍得住。

好不容易有个人有希望救醒自己儿子,要是被人伤了,那不等于断送了自己儿子的性命!

顿时,一大群护卫从庄家冲了出来,吓得那几个看热闹的人,瑟瑟发抖,一个个都惊慌不已。

“啊——!”

“饶命!饶命啊!我们不知道、不知道他是庄家的贵宾啊!”

几个人开口求饶,一眨眼,便被几十个护卫团团围住,光是那股气势就足以吓死人!

尤其是暴怒的庄放,这可是幽冥城中庄家的家主,在这幽冥城,说一不二!

苏寒站在那,依旧没有动,似乎从头到尾就跟他没有关系,那份淡然,此刻让几个看热闹的人看过去,都不觉心中一颤。

这是大人物!

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!

从头到尾,根本就没想跟他们一般见识,可他们自己却找死,还特么的在这门口等了这么久。

“小兄弟,真是怠慢了,还请不要生气。”

庄放走到苏寒跟前,拱手恭敬道,那客气的模样,更是让几个看热闹的人,已经完全懵逼了。

这是庄家的家主啊!

放在整个昆仑,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除了同级别的家伙,谁还能让他如此客气?

“怠慢?既然你们不信任我,那我自然不丢人了。”

苏寒却依旧是傲气,冷哼了一声,丝毫不在意庄放的道歉。

几个看热闹的人,几乎都要哭了!

庄放那么客气,苏寒反而还不给面子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丝毫不给面子?天啊!

他到底是什么人啊!

这胆子也太大了吧!

“真是抱歉,我向你道歉!”庄放拱手,不敢再有一丝倨傲,事关自己儿子的性命,自己的脸面又算得了什么。

事情轻重缓急,庄放拿捏得清楚,更何况,苏寒能有如此精妙的手段,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?

“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整个庄家的未来,都是他的身上,我不能不谨慎,还望小兄弟见谅。”

庄放认真道,“医者父母心,小兄弟肯定也能理解我们作为父母的,看到自己的孩子变成那样,心里有多痛苦。”

他的眼眶微红,就算他是昆仑大势力代表人物之一!

但在自己的儿子面前,他就是只是一个父亲而已!

苏寒转头,看着庄放,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当年被迫跟自己分开,二十多年才能见面相认,这么长的时间里,苏扬心里可一直都是被愧疚和思念占据啊。

“好,我可以帮你一次,但别再冒犯我。”

苏寒看了庄放一眼,“我容不得任何人质疑!”

依旧是嚣张和霸道!

“多谢小兄弟!”

庄放惊喜不已,连忙拱手,请苏寒等人再次回庄家。

“我、我们……那我们……”几个看热闹的人,被那些护卫包围着,欲哭无泪,他们怎么会招惹到这样恐怖的家伙啊!

就连庄家家主都得客客气气,恭敬行礼道歉的人,哪里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啊!

“哼,连我们庄家的贵宾都敢招惹,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其中一个护卫厉声喝道,“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,回头等苏先生发落!”

铁甲护卫,看的几个人心惊肉跳,哪里还敢说什么,只能后悔自己有眼无珠,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。

再次将苏寒请了进来,这一次,就连慕容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若是再气走苏寒,那恐怕庄放都会大怒。

虽然心里不舒服,但此刻,他哪里还敢质疑什么。

“令公子中的毒,我想庄家主应该知道吧?”

苏寒认认真真把脉后,抬头看了庄放一眼,“你说他是跟人比武打架受了内伤,大家都是习武之人,什么内伤会造成血块淤积?”

庄放皱着眉头,并不想开口说出那两个字。

“只能说,令公子在跟我比武中,被人下黑手了。”苏寒却是毫不避讳,“以我的了解,这毒,来自南域。”

苏寒一句话,让庄放的眼神就变了。

他微微点头:“小兄弟果然厉害。”

此刻,庄放看向苏寒的眼神,已经完全不同,哪里还有一丝的质疑。

苏寒接连的诊断,都精准无比,甚至连刚刚才发现的毒,是来自南域,这都能判断出来,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“这毒,的确来自南域,只是我一直没注意到,我儿子竟然是中毒!”

庄放的脸上,闪过一丝怒气,更有一道阴冷的杀气!

想到自己儿子在床上躺了这么久,甚至差点没了性命,他心底就压抑不住的想杀人!

“想要解开这毒,也不是不可以,但我想庄家主比我更清楚,南域那边的山,毒草毒花毒虫什么都有,很多毒,都是由不同的毒物配合炼制而成,若是不确定是哪几种毒物,我贸然炼药来应对,风险可想而知。”

苏寒没有丝毫废话,“所谓一物降一物,万物相生相克,只有真正摸准了病症的原因,我才能对症下药,除此之外,就算是大罗金仙,也救不了你儿子。”

听到苏寒的话,庄放点了点头,他自然能够理解。

南域那边……君家的毒!

“只要知道了我儿子身上的毒,是哪几种毒物混制而成,你就能解毒,对不对?”庄放看着苏寒,认真道。

苏寒点头:“那是自然,当然还有一个办法。”

庄放眸子收缩。

“若是下毒的人,肯直接给解药,那自然更好,省事了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庄家主既然知道是什么人下毒,那应该也能弄到解药吧。”

解药?

庄放心脏猛地一动,盯着苏寒,有些诧异,强忍着心中愤怒的杀气,“你说这毒,对方早就有解药了?”

“制造毒药的过程,其实就是制造解药的过程,我想这一点,慕容大师作为丹药大师,也应该知道吧。”

苏寒转头,看了一眼,站在一边一直没再说话的慕容然一眼。

见慕容然点了点头,对于药理,他绝对有话语权:“他说得没错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