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然正准备着药材,计算用量来配比,突然听到护卫的声音,整个人楞了一下,随之脸色都变得涨红起来!

“有人来救少爷?”

这种事情,每天都在发生,总有一些江湖术士来庄家,说是可以医治庄林,可就没有一个有用。

对这个,慕容然都不想理会,可听到后半句,让自己不要炼丹,这是什么意思?

“你说什么,说清楚点!”

慕容然脸色不太好看,冷哼了一声,“若不是为了救治少爷,我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炼制三味丹么?让我不要炼丹,这是谁说的话!”

他的语气里,瞬间充满了怒气,吓得护卫脸色一白,变得支支吾吾。

“是、是那个年轻的医生……他说的,”护卫喉结滑动,下意识后退两步,“他跟家主说,让你不要炼丹了,只是浪费资源……”

“砰!”

慕容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不可遏,“你说什么!”

“不是我说的!不是我说的啊!”护卫忙解释着,“是那个医生说的……我只是,来通知大师。”

他讪讪笑着,“因为那个医生说,大师炼制的三味丹,不仅没法救治少爷,还会让少爷的病情加重……”

护卫没有那么多头脑,直接将苏寒的话,全部说了一遍。

慕容然的脸色,已经变得青紫,随之更是黑了一片,几乎可以看到鼻孔里在冒烟!

显然已经被气得要爆炸了!

“信口雌黄!胡说八道!”

慕容然怒吼一声,一把将桌子上的药材全部扫落在地上,那冲天的怒火,吓得周围的人,一个个噤若寒蝉!

没人敢说话,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。

“哼,好狂妄的医生,我倒是要见识见识,到底什么来头,连我慕容然都不放在眼里了!”

慕容然咬着牙,脸色铁青,大步迈了出去,身上散发着的怒火,足以将周围的人焚烧!

“谁这么不长眼,敢这么说大师……这不是找死么。”

“你还敢说,这幽冥城中,还有谁比大师更懂得炼制丹药啊!”

……

几个护卫面面相觑,都吓得不轻,一时也楞了,到底这三味丹,还要不要继续炼制啊。

另一边,苏寒跟着庄放,已经走进了庄林的房间。

几个丫鬟在周围伺候着,房间里满是药材的味道,混杂在一起,让人禁不住皱眉。

“你是打算把他当做药罐子么。”

苏寒看了一眼,皱着眉头道,“什么药都用,本来没什么事,都快被你治死了。”

闻言,庄放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:“这昆仑中有名的医生我都请了,都没能治好我儿子的病,经手的人多了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苏寒看了庄放一眼,有名的医生都请了?

自己的父亲,虽然当年为了救母亲,牺牲了自己所有的天赋,但医术还是可以的,还有自己的师父老道人,他难道都找过?

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苏寒可是清楚得很。

对这些大势力,苏扬本身就没有多少好感,不会轻易出手帮他们救人。

“你很幸运,遇上我了。”苏寒的语气里,满是傲气,根本没有往日的谦虚,仿佛这昆仑中,他就是最厉害的神医,无人可比!

事实上,也的确如此,就算是现在的老道人跟苏扬,在“者字诀”的理解上,也绝对比不上苏寒,论医术,苏寒的理解明显更深一些。

庄放不理会苏寒如此自卖自夸,压着火气,拱手道:“还请小兄弟出手吧,先看看我儿子的病再说。”

苏寒微微仰着头,一副傲然的模样,要不是苏寒真表现得有点样子,庄放哪里还能忍得住,早就把苏寒赶出去了!

“请!”但此刻,他依旧只能客气一些。

苏寒走了进去,越是往里面,房间里的药味越重,郑辰几个人都有些受不了了。

就算是正常人,在这种环境下呆久了,就是没病,也得中毒了吧?

“把门窗都打开通风。”苏寒开了口。

“不能打开,慕容大师说了,我儿子现在身体虚弱,经不起一丝风寒,万一……”

“现在我说了算。”

苏寒直接摇头,“什么大师?懂治病么?”

他一句话,呛得庄放整个人呆在那里,还从来没人敢如此质疑慕容然啊!

那可是他庄家的丹药大师,论炼制丹药,可没人比他更厉害。

可是苏寒的口中,似乎不值一提!

“我不懂治病,那你懂么!”不等庄放开口,门外传来一声冷哼,语气里,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。

慕容然大步迈了进去,气得脸色发青,长须都抖动起来,他冲了进去,盯着苏寒,一看苏寒竟然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更是冷笑连连。

“还以为是什么高人来了,就你一个毛头小子,也敢质疑我!”

慕容然手指着苏寒,毫不客气,“谁给你的胆量!”

看着慕容然,苏寒只是淡淡一笑,浑然没有一丝紧张,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:“难道你错了,都不允许别人指出来?宁愿让一条命白白丢了,也不能质疑你?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

慕容然气得身子发颤,“你说我会治死少爷?你到底什么意思!”

自己堂堂炼丹大师,此刻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,质疑成这样,他哪里能忍啊。

“那你自己看。”

苏寒伸手,将正在床上昏迷的庄林手臂拉了出来,手腕处,已经青黑一片,明显可以看到淤积的血液在动脉之上固结,“四肢上的动脉已经固结,只要锁骨两侧,以及心脏位置的血管固结,他就必死无疑!”

慕容然低头看去,顿时瞳孔收缩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他是炼丹大师,对药理可以说是非常精通!

但对医理,他敢说自己懂,却不敢说精通,此刻看到庄林四肢腕处青黑一片,就知道苏寒说得并没有错。

一时之间,他沉默了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反驳。

慕容然脸上的表情变化,哪里能逃得过庄放的眼睛。

见慕容大师都变了脸色,庄放顿时明白过来,苏寒说得是对的!

“那现在可有办法,救我儿子?”庄放此刻哪里还敢有什么不满和怨恨,连忙拱手,恭敬道,“小兄弟,请你出手,救我儿子一命,我庄家定当报答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