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扬现在出现在昆仑,恐怕还没接近北域前线,就已经被君家的人盯上杀了。

现在的他,根本就不适合去昆仑,而且这俗世中,更需要他存在。

“武道隐门已经团结起来,有这些人在,俗世的力量,一样不可小觑,”苏寒认真道,“我知道昆仑前线那些将士,本身也只是各大势力发配的底层而已,在爹的手里,都能成为精兵强将,那现在武道隐门这些开发天赋的高手,肯定可以更进一步。”

苏扬整个人有些懵了。

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,竟然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!

不仅是一位医德高尚的神医,能用自己的个人魅力,征服整个武道隐门,更是能让整个武道隐门的人都团结起来!

这已经不仅仅实力的体现,更是一种人格魅力!

“他们会信任我么?”

苏扬笑了笑,“这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

苏寒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很快!

作为武道隐门盟主的苏寒,第一次发布了盟主令,各方门派掌门人,全部前来天海,召开大会!

坐在最上方的苏寒,身上并没有什么霸道的气息,相反,他的目光十分平和,就像过去那般沉稳。

“各位,”苏寒扫视一圈,朗声道,“把大家请来,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”

李正阳等人都坐在下方,一个个认真听着。

对他们来说,现在的苏寒,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,整个武道隐门,未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,会有什么结果,很大程度上,就取决于苏寒!

“地狱通道的情况,我想大家都清楚了,有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,必须告诉大家,”苏寒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,“那通道的裂缝只能暂时补上,但过不了多久,便会彻底打开!”

闻言,不少掌门脸色都变了,地狱通道打开,那就意味着,将要面对地狱里那帮恶人的冲击!

李正阳跟唐奇等人,是早就知道了,还是大漠那边的时候,老道人就已经跟他们说了。

这对武道隐门来说,是个挑战!

“那可如何是好?听说那地狱里,关押都是一些恶人,而且……不知道有多少啊!”

“怕什么,他们敢来,我们就将他赶出去!”

“对!没错,休想在我们的土地上,胡作非为!”

……

人群里,立刻有人喊了起来。

如今的他们,跟过去不一样,脸上充满了自信,更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感。

武道隐门,本身就应该承担这一份责任!

“大家先别着急,”苏寒伸手虚压,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,落针可闻,他看着众人,“这对武道隐门来说,是个挑战,过往,我们会把希望寄托到昆仑头上,以为那里面的家伙,会想办法保护我们,保护整个俗世,但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们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在危难之前,没人会帮我们!”

苏寒的声音,让所有人身子一颤。

昆仑……

曾经他们眼里高高在上的存在,可经历过君少阳,以及那些昆仑的人,在这胡作非为之后,所有人都明白了。

只要是人,就有七情六欲,哪怕是昆仑里的人,同样有善恶之分,甚至比俗世中的人更为可怕!

“我们自己的家,需要自己保护。”

苏寒开口。

“没错!我们武道隐门存在的意义,便是保护一方,不受危害!”

“大家团结起来,一起对抗!”

群起激昂,气氛顿时高涨起来!

苏扬坐在一边,心中感动不已,眼眶都微微泛红,他没想到,二十多年没回武道隐门,当年不断衰败,更是如同一盘散沙的武道隐门,如今完全变了一番模样。

“苏寒,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应对?”

陈啸天开了口,他知道苏寒把大家喊来,肯定就是已经有了对策。

要应对可能来袭的地狱恶人,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,甚至可能会让整个俗世都变得混乱,这不是他们能够接受的事情。

“有办法。”

苏寒点头,“未雨绸缪,早做打算,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准备了。”

所有人,注意力都集中过去。

“先跟大家介绍一个人,”苏寒站了起来,指着苏扬,脸上满是自豪和骄傲,郑重道,“这一位,是我父亲!苏扬!”

整个大厅,顿时都安静了,随之便哗然,没想到苏寒的父亲竟然出现了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唐奇激动地站了起来,眼神闪烁,显然已经认出了苏扬,“你是当年那个《天经》传人?”

此刻他才恍然,为何一直觉得苏寒身上有一道影子,似乎似曾相识,现在想来,难怪!难怪啊!

“不错,我是当年的《天经》传人,”苏扬站了起来,看着唐奇,笑了笑,“这位应该是唐门掌门唐奇前辈,我们见过。”

唐奇忙拱手:“别喊前辈,当年大恩,唐奇还没报答,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再见到你。”

他禁不住感慨,更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“当初你救了我一命,如今你儿子,又救了我孙儿一命,这可是缘分啊。”

这不仅是缘分,他唐家,更是欠了苏家两份恩情了!

苏寒楞了一下,没想到自己父亲,竟然跟唐奇认识。

“当年的《天经》传人?怪不得啊!”

“是啊,当年一手医术惊天,行走江湖救人无数,后来莫名惨死……原来没有死啊!”

“没想到竟然是苏先生的父亲!我就说苏先生如此精湛的医术,更有高尚的医德,跟当年那个《天经》传人如此相似,原来是父子啊!”

“久仰大名!”

“当年家父有幸得到前辈的救治,虽然他已经不在人世,但我依旧要替他,感谢前辈!”

不少人都回想起来,拱手跟苏扬道谢,谁都没想到,当年传闻已经惨死的《天经》传人,竟然还活着。

甚至,就是苏寒的父亲!

“各位不用客气,行医之人,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。”

苏扬拱手还礼,没想到,二十多年过去,竟然还有人记得自己,这让他心里暖暖的。

看到如此场景,苏寒心中更是激动,脸上满是自豪:“这就是我爹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