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没得选,必须离开昆仑,前往地狱通道,去俗世镇守那边,哪怕只有他一个人,他也要想办法!

而昆仑北域前线,苏扬还真不放心,让君家的人来掌控!

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,苏扬比谁都清楚!

“将军!”

众将士齐声大吼,眼里满是不舍。

但苏扬说的那句话,他信不过别人,但信得过这些年一直征战的兄弟们!

就为了这一点,他们也必须坚持镇守在这前线,绝对不能后退半步。

“将军,我们几个跟你去吧。”副将开口,他看了一眼站在苏寒背后的几个人,眼里闪过一丝怒火。

跟苏扬相比,那些家伙不过是站在背后指手画脚,却从来没做出任何贡献的垃圾!

哪怕他们是这昆仑中的大势力,掌控了昆仑几乎所有的资源!

“你们留在这。”苏扬眼神闪烁,微微示意自己身后的人,副将立刻就明白了,“这里需要你们,俗世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他脸上带着一丝笑意:“我儿子在那!”

他已经从老道人那得知,苏寒已经成为武道隐门的盟主,统领着整个武道隐门,这能耐,可比自己强悍多了!

整个武道隐门……就算跟这北域前线的将士相比,也丝毫不弱啊!

“我明白了,将军!”

副将点头,随之走到战士前头,几个人相视一眼,全部瞬间跪了下来:“恭送将军!”

他们很清楚苏扬必须离开,更清楚,他们更该留下来,就算不为了昆仑那些大势力,为了俗世,为了苏扬,他们也都必须留下来。

“兄弟们再见!”

苏扬重重点了点头,不再说什么,转身便直接离开。

所有将士都看着苏扬的背影,一句话没有说,只是看着他渐渐走远。

“咳咳!”

见苏扬已经离开,君扬走上前,扫视一圈:“苏扬虽然离开了,但并不影响我们北域前线的镇守任务,你们别忘了,苏扬始终是外人,是俗世中的人,而你们,才是真正昆仑中的人!”

他朗声道:“从现在开始,北域前线镇守,由我来掌控!”

君扬的脸上满是得意,看了一圈,下方的将士,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。

他的脸色微变:“副将!”

几个副将站在那,依旧文丝未动,甚至好似根本就没看到君扬站在那,没有听到君扬开口说话。

他们的眼神,依旧看着苏扬离开的方向,哪怕苏扬的背影,已经消失在他们的眼里!

“混账!”君扬怒骂,冷哼一声,“我现在掌控你们,难道你们没听到么?”

他勃然大怒!

眸子里满是锐利的光芒,盯着那几个副将,恨不得直接将他们给杀了,竟然完全无视自己,好大的胆子!

“众将士!”

副将依旧没有理会,甚至背转身,仿佛从头到尾就没看到过君扬一样,“将军暂时离开,将北域前线交给我们,所有人都提起精神来,做好自己的防御工作,镇守北域!任何人不得松懈!”

“是!”

战士们齐声嘶吼,几乎能响彻苍穹,让站在背后的几个大势力的家主,一个个心神震荡。

这一群将士……身上恐怕已经烙刻上了苏扬的名字!

谁也替代不了!

将士之前,君扬就像一个傻子,站在那,孤零零的一个,看过去甚至有些好笑,他说的话,根本就没人听,他的身份,也根本没人承认!

“我们……似乎真做了一件错误的事。”庄放皱着眉头,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,越发浓烈。

似乎这一次他们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,却忽略了这二十多年来,在前线厮杀,浴血奋战的将士!

这些人……跟苏扬早已经密不可分,哪怕苏扬只是一个外人!

“该死!”

君扬脸色铁青,就要发作,被几个人拦住了。

现在苏扬刚离开,正是将士情绪不稳定的时候,这个时候若是激怒他们,恐怕会惹出大事来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当初被他们发配到这里的底层,现在却成了驻守北域前线至关重要的人。

“可恶!”

君扬的脸色阴沉,十分难看。

他看着几个副将,脸上满是杀机!

“家主!”

身后,站着两个两个老者,低声道,“苏扬准备离开昆仑,老道人似乎去办什么重要的事情了,暂时无法出现在苏扬身边保护他。”

“另外,在昆仑境内,有人一直在盯着,我们不方便动手,只能等他离开昆仑……”

君扬眸子一缩:“杀了他!”

“是!”两个老者立刻点头,身影悄然退去。

君扬站在那,看着高大的城墙,看着那些将士站在那,禁不住冷哼:“苏扬,你以为没有你,这北域前线就没人掌控得了么?这都是君家的……未来一切都会是君家的!”

而与此同时。

天海市!

苏寒已经做好了准备!

炼制了足够的丹药,分配到每个人的身上,他身上带着九转麒麟草,还有一些必备的药材,为的就是能进入昆仑,去救自己母亲。

自从得知自己的母亲还没有死,苏寒的心,就已经牵挂着。

他已经迫不及待,想要进入昆仑,去见自己的父母。

“我最后提醒你一遍,确定想好了么?”

巴克看着苏寒,认真道,“昆仑的入口就是那几个大势力在掌控,包括君家,你一旦进入,他们肯定会知道。”

苏寒要去昆仑,斩杀君家所有人,足以看得出,他们之间的血海深仇有多可怕。

“而且,既然那通道是被他们掌控,哪怕他们约定好了,不允许轻易出入昆仑,但这约定,对他们本身来说,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。”

巴克的话,是在提醒苏寒,若是真的跟君家发生冲突,恐怕还要考虑俗世,苏寒身边这些人的安全。

毕竟,真杀红了眼,昆仑的约定和规矩,谁还会遵守?

“我必须去昆仑!”

苏寒看着巴克,深吸了一口气,“那两个人,我想见他们,已经二十多年了!”

巴克心神震动。

“行,我带你去,算是我报答你为我治伤的恩情。”巴克道,“进了昆仑,你我两清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