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到媳妇两个字,乔雨蔓的脸顿时就红了,尤其是见苏寒就站在那老道人身边,一下子明白过来。

红扑扑的脸蛋上,显得有些紧张,抓着自己衣角,忙扭捏起来:“谁是你徒弟呀?”

老道人眼睛一转,指着苏寒一眼:“他啊!”

乔建荣顿时大笑起来,见跟在后头的乔雨珊走了进来,忙解释道:“老道人,你认错了,那个才是雨珊,这个是妹妹雨蔓。”

老道人向后看去,登时瞪圆了眼睛,摸了摸胡须:“这个才是雨珊?不错!都不错!”

他上次见乔雨珊的时候,她还是个小娃娃,哪里知道现在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。

“爷爷,”乔雨珊走进来,喊了一声,便走到苏寒跟前,见还有个老道人,心中不禁一动,“苏寒,这位是……”

“我师父,老道人。”苏寒介绍道。

老道人看着乔雨珊,越发满意,尤其是见她对苏寒的态度,显然这小两口子,感情还是很不错的。

“雨珊,还认识我么?”老道人笑了笑,又拍着自己脑袋,“我糊涂了,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都还是个小娃娃,哪里会记得。”

“哈哈哈,这不重要,看来我跟你爷爷定的娃娃亲,还蛮合适的嘛。”

乔雨珊红了脸,忙喊道:“老道人爷爷,你别嫌弃我这个徒弟媳妇就行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老道人大笑,“不嫌弃不嫌弃,我高兴着呢!”

他转头一看乔雨蔓,见乔雨蔓眨着大眼睛,又笑道:“雨蔓也不错,也很不错啊!”

一个也字,也不知道带着什么意味。

见自己徒弟的婚事没有问题,他也算放下心来,便拉着乔建荣去看他收藏的好酒了。

乔雨蔓看了苏寒一眼,鼓着腮帮子,小声问道:“姐夫,那真是你师父啊?比你还厉害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比我厉害多了。”

师父老道人的武道实力有多强,苏寒不知道,反正能一招击败君家四长老跟五长老的人,怎么可能会差?

京都老教官可是说了,自己的师父,那是站在武道巅峰的人!

现在看来,这说的,是在昆仑,而不只是在俗世。

“哇!”乔雨蔓顿时有了兴趣,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起来,“那他还收徒弟么?”

她满脸期待,看得苏寒一阵诧异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不等他说话,乔雨蔓已经放下了背包,好似一只顽皮的精灵,踮着脚跟了过去,似乎真想追着老道人问,肯不肯收她当徒弟。

“这个丫头。”乔雨珊无奈摇头,“怎么还跟长不大似得。”

乔雨珊拉着苏寒的手,见他的眼睛还微微有些红,轻声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么?”

苏寒点头。

“我知道父母的消息了。”苏寒开口道,“他们……都还活着。”

乔雨珊惊喜,抓着苏寒的手,更紧了几分:“苏寒,这是好事呀。”

她自己从小就没了父母,很能体会到这一点,如今苏寒能有父母的消息,她当然为苏寒高兴。

“嗯,等时机成熟,我带你去见他们。”苏寒点头,轻轻笑着。

时机成熟,他要救醒自己的母亲!

乔家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,乔建荣更是高兴不已,老道人能来,他都仿佛一下子年轻下来。

这么多年,他一直保持的习惯,就是收藏好酒,为的就是有一天老道人上乔家来,他有好酒来招待。

老道人酒量相当好,似乎不管喝多少,都不会有丝毫醉意。

酒过三巡,乔建荣已经被扶着回房去休息了,老道人坐在那,依旧精神抖擞。

“老道人爷爷,你酒量真好!我给您倒酒!”

乔雨蔓此刻乖巧地不行,小心翼翼给老道人倒酒,一边说着好话,“你能培养出我姐夫这么厉害的徒弟,你肯定比他更厉害!”

老道人胡子一翘:“小娃娃,你很会夸人嘛!”

“我说的只是实话而已!”

乔雨蔓给老道人又倒了一杯,笑嘻嘻道,“我最崇拜厉害的人了,尤其是像老道人爷爷这样,又和蔼可亲,武功又高强,连酒量都这么好,我爷爷已经是酒中高手了,这不都被你打败了嘛!”

这丫头,连自己爷爷都拿来当陪衬了。

老道人眯着眼睛,哈哈大笑,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,得意道:“那是,在喝酒上,还没人敢跟我比,小娃娃,你很有眼光!”

乔雨蔓一听,弯弯的眼睛,好似月牙一般,俏皮得不行:“可不是么!老道人爷爷,你这一身本领,教给了我姐夫,不过这酒量,可怎么教呀,我姐夫,他酒量可不算好哦。”

她看了苏寒一眼,让苏寒一阵无奈。

“雨蔓,你这夸人已经没有底限了啊,”苏寒翻了个白眼,“酒量这东西,可怎么教?”

“谁说不能!”

乔雨蔓立刻反驳,又给老道人倒了一杯,“老道人爷爷,我姐夫肯定是没这方面的天赋,恐怕是不能继承你这酒神的衣钵了,不如……你看我怎么样?我酒量很好的!”

她立刻严肃起来,拍着自己的胸脯,“我在ktv玩的时候,喝酒还从没怕过谁!”

噗——

苏寒嘴里的菜,都差点喷了出来,这丫头,绕来绕去,就是为了让老道人收她为徒?

这丫头片子,还真是有想法。

“雨蔓,不要调皮。”乔雨珊同样无奈,自己这个妹妹,虽然已经成年了,可不还跟孩子一样么?

乔雨蔓嘟着嘴,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,委屈道:“干嘛呀,人家就是想……学功夫嘛。”

老道人笑了笑,看着乔雨蔓,认真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,为什么要学功夫呢?听说你唱歌唱得好,这不都已经成了大明星么。”

乔雨蔓耸了耸肩,嘟囔着:“唱歌,又不能保护别人。”

她看了苏寒跟乔雨珊一眼:“一直都是姐夫跟姐姐保护我,我、我也想保护他们。”

老道人心中一动,上下打量着乔雨蔓,越看眼里的惊喜越多,不禁摸了摸胡子。

“师父,雨蔓贪玩,你就别跟着她胡来了,她一个女孩子,练什么功夫,别闹了。”苏寒见自己师父还真一副认真打量的模样,忙开口道。

“谁说是胡来?”

老道人突然开口,还一脸有些失望的乔雨蔓,顿时抬起了头,“其实,雨蔓的天赋真是不错,不,是非常好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