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日蜀山若是能再度崛起,更应该感激苏寒他们啊!

李正阳深吸一口气,看着站在身边的郑辰,认真道:“郑辰,老前辈看重你,就别让他失望,也别我们蜀山失望,好好努力吧。”

“是,师父!”郑辰认真点头。

苏寒跟老道人等人离开,黑鹰他们跟在后头,知道苏寒师徒久别重逢,肯定有不少话要说。

更何况,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此刻的苏寒,心情有些低落,铁炮他们都能感觉到。

毕竟知道这样的消息,对谁来说,都会很难受。

苏寒跟老道人并排走着,他的脸色并不好看,哪怕杀了君少阳,他也不觉得高兴,更没有报仇的感觉,相反,心里越发悲凉。

明明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液,却要到自相残杀的地步么。

“苏寒,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,”老道人看了苏寒一眼,开口道,“这些事情,你都会慢慢知道,别着急。”

他往嘴里灌了一口酒,咂咂嘴道:“有一件事,我可以提前告诉你。”

苏寒转头,看着自己师父,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。

“你娘没死。”

嗡——

苏寒的脑袋,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,他站定在那,看着老道人,脸上满是惊喜:“师父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他一把抓住老道人,眼睛通红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:“你刚刚说什么,我娘没死?”

老道人点了点头,压低声音道:“虽然没死,但也很难醒来,就算是我的医术,也没能将她救醒,想来你对者字诀的理解已经很深了,或许未来,你可以救醒她。”

他看着苏寒,叹了一口气,“你父母都是苦命人,你也别怪你爹,他很想报仇,但更重要的,是保护你成长,并且让你娘留住一口气,他付出太多了。”

对自己的父亲,苏寒没有一点印象,但他知道,会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君家!

“我知道,”苏寒点头,“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他。”

他突然很想看看自己的父亲,想看看他长什么样,想听听他的声音。

“快了。”老道人只是简单一句,伸手拍了拍苏寒的肩膀,“所以你更需要打起精神来,未来需要你做的事情,还有很多。”

苏寒的眸子渐渐亮了起来,得知自己的母亲没死,他不知道有多开心。

就算听师父说,母亲还在昏迷,无法醒来,但至少还保住了一条命,只要自己能将者字诀彻底研究透,说不定就能将她救醒!

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苏寒的脸上,渐渐多了光彩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当得知自己母亲的遭遇时,苏寒满腔怒火,恨不得立刻杀死君家所有人!

他的心情低落到谷底,更是悲痛不已。

但此刻听到母亲还没死的消息,苏寒心中顿时惊喜万分,不管怎么样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一定要将母亲给救醒!

“走吧,我们先回天海。”老道人笑了笑,便不再说,跟苏寒等人,直接回了天海。

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,一切都变化太快了。

老道人上次来天海,还是二十多年前,看着这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都不禁咋舌。

“这俗世的变化太大了,生活更是精彩啊。”老道人抹了抹嘴巴,“我当年来天海的时候,这不过还是小镇子,荒凉得很,现在发展得真是不错啊。”

这样的俗世,就该属于普通人,属于他们生活的空间,而不是所谓的武道高手应该呆的地方。

要是这样的平衡被打破了,遭殃的,依旧只是普通人而已。

“师父,当初要不是你跟乔爷爷说了娃娃亲,我也不会来天海。”苏寒心情放松不少,笑着道。

“对对对,那娃娃亲,现在那姑娘怎么样了?”

老道人忙问了起来,“你这小子,是不是被人嫌弃了?要是人家不要你,我跟老乔说去!”

自己的徒弟,可不能委屈了!

“她啊……”苏寒脸上浮现一丝温柔,“我带你去见她。”

乔家。

得知老道人来了,乔建荣是最激动的那一个,早早就做了准备,更是紧张地好似一个小孩,在大厅里来回走动。

“怎么还不来?不是说已经下飞机了么?”

乔建荣那个着急啊,不时看着门外。

“老爷,姑爷他们回来了。”吴妈走了进来,刚开口,乔建荣便跑了出去,也不顾自己年纪大了,腿脚没有以前那么利索。

“老道人!”

看到老道人的瞬间,乔建荣便红了眼眶,急急忙忙走了过去,“可终于来我乔家了啊!”

上次在外旅行,无意间就遇到过老道人一回,此番可是真正老道人上门来了,乔建荣哪里能不激动。

“老乔,看来你身体不错啊,哈哈哈哈。”

老道人毫无拘束,丝毫没有高手的模样,看过去就像个云游四方的江湖术士罢了。

“托你的福啊,苏寒这小子给我调养得好!”乔建荣忙伸手,“快请进!请进!”

对老道人,他万分感激,那可是乔家的大恩人啊!

老道人自然不会拘谨,跟乔建荣说笑着,便迈步走了进去。

“我珍藏了不少好酒,这都十几年了,你要是再不来,我就自己喝了。”乔建荣知道老道人从来没有架子,自然也不多加拘束,那样老道人反而不喜欢。

一听到有好酒,老道人眼睛都亮了。

摇了摇自己的酒葫芦,嘿嘿笑道,“那还不快拿出来?我这酒葫芦都快空了呢!”

他看了苏寒一眼,突然一拍脑袋,忙道:“等等!老乔,还有更重要的事啊,我徒弟的媳妇呢?你那孙女,是不是嫌弃我徒弟了啊?”

他环顾一圈,都没有看到女孩子,苏寒这小子,可别被人家嫌弃了,那就不好了。

乔建荣大笑起来,还嫌弃?现在乔雨珊不知道多喜欢苏寒,都跟一个人似得。

他正要说话,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,一道身影飞快跑了进来。

“爷爷!爷爷!听说有客人来了?谁呀谁呀!”

乔雨蔓背着个包,快步跑了进来,活脱脱一个精灵,顽皮的大眼睛,眨了眨,看到老道人,不禁更是好奇起来。

而老道人看到乔雨蔓,哪里认得出来,顿时楞在那里,看了苏寒一眼,又看了乔建荣一眼,最好盯着乔雨蔓:“这就是我徒弟媳妇?不错!不错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