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那一双眸子扫过,让四长老跟五行老身子都不禁发颤!

“没想到你竟然走到那一步了!”五长老满是震惊,眼神里的不安和恐惧越发浓重,“你……你真敢对我君家下手?”

“我说了,你们杀自己的女儿,我老道人管不着,”老道人瞥了五长老一眼,浑身杀气迸发,哪里还有刚刚那随性而散漫的模样,“但敢动我徒弟,连君战,我也照杀不误!”

霸气至极!

言下之意,护短再明显不过了,反正苏寒是自己的徒弟,谁敢杀他,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!

“你以为自己能护得了他?”四长老咬牙切齿,“我君家要杀之人,谁也救不了!”

老道人眼神扫过,盯着四长老,微微眯起了眼睛,一丝浓烈到极致的杀气,仿佛凝成了实质,瞬间爆射而出,猛地打在四长老的身上!

“你试试?”

一句简单的话,仿佛有两枚钉子,直接将四长老钉在地上,脚下丝毫动弹不得!

那种恐怖的压迫感,让五长老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。

他知道老道人不会轻易动手,到了老道人那个层次,更不会轻易沾染因果,他担心的是苏寒啊!

此刻的苏寒,通红着双眼,眸子里满是仇恨!

亲生母亲,被自己的亲生外公和舅舅杀了,这是多大一笔血仇!

恐怕比被外人杀了,还要让苏寒愤怒!

他身上恐怖的天赋,一旦兑现,就算是君家,恐怕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气氛瞬间变得紧张,四长老若是再敢出手杀苏寒,老道人不会有丝毫客气,绝对会一击必杀,将四长老直接斩杀!

当着自己的面,杀自己徒弟,真当自己脾气好么?

“师父,”苏寒开了口,他看了君家几个人一眼,声音似乎恢复了平静,只是谁都听得出,那平静的声音里,杀气涌动,“君家的人,留给我自己杀吧。”

老道人转头,看着苏寒,点了点头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:“好,这帮杂碎,留给你杀。”

说完,他看着四长老跟五长老等人,脸上依旧杀气横生:“我老道人不轻易杀人,但若是逼我动手,你君家可挡不住,今天我放你们一马,回去洗干净脖子,等我徒弟去杀你们吧!”

他的话,让四长老感觉极大的羞辱!

还要回去等苏寒来杀他们?

不过一个超凡境界的小子,还想杀他们?

若非有老道人在这,今天苏寒必死无疑!

“你……”四长老暴怒,很想动手,被五长老拦住了。

跟老道人动手,那是自寻死路,“五哥,别冲动,他走到那一步,我们不是他对手,恐怕要让大哥出手才行。”

他没想到,老道人到了这把年纪,还能更进一步,如今的实力,太过强悍,他们根本招架不住。

想当着老道人的面杀苏寒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可想到,这个妖孽一般天赋的孩子,身上可是流了一半君家的血啊,这本可以是君家最大的助力,甚至可以让君家成为昆仑中顶级的势力吧?

五长老心里想着,一个前线战场上的苏扬,威望很高,受人敬仰,一个妖孽天赋的苏寒,成长起来,绝对不会差去哪里,更何况还有一个老道人,这师徒关系摆在那。

君家……君扬这个畜生,干了什么事啊!

“今天你在这,我们杀不了他,”五长老眼神复杂,看了苏寒一眼,“我们可以走,但走之前,让苏寒把少阳放出来,那是我君家之人。”

他们来的目的,便是救回君少阳。

五长老甚至本身想劝苏寒归顺,但事情现在发展到这一步,根本不可能,甚至……这笔血仇,已经让苏寒记在心里了。

“苏寒,不管怎么说,君少阳算是你的表哥,你放他一马。”五长老开口,语气之中,多了一丝请求。

“老五,你跟他那么客气做什么?”

四长老不满,冷哼一声,咳嗽了两声,“放了少阳,否则别怪我君家,对你不客气!”

苏寒笑了。

他真的笑了。

君少阳现在在自己手里,四长老还跟这样跟自己说话?

“不客气?”苏寒冷笑一声,盯着四长老,“你想对我怎么不客气?”

他手指上的铜钱戒指一闪,顿时一道黑影浮现,正是那君少阳的阴魂,半个身子钻了出来,还有一半却是被死死卡在铜钱戒指中,动弹不得!

看到四长老跟五长老,君少阳脸上满是惊喜。

“四爷爷,五爷爷,救我!快救我啊!”君少阳大喊着,脸上狰狞,能够看得出嘴型,却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那凄惨的模样,肉身直接被磨灭,只剩下灵魂,让四长老跟五长老,看得顿时暴怒不已。

“少阳!”四长老大喊,“快放了少阳,你听见没有,放了少阳!”

他手指着苏寒,恶狠狠道,“放人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苏寒丝毫没有理会,不客气?

自己的师父老道人就在这里,不客气?他倒是别嘴上说,动手啊!

“咔!”

苏寒一探手,一把抓住君少阳的阴魂,手掌中玄气浮沉,仿佛一道烈火,瞬间腾空而起,烧灼君少阳的阴魂,噗嗤噗嗤的声音,看得人触目惊心!

“啊啊!啊啊!”

君少阳身子扭曲,张着嘴嘶吼,可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看过去十分诡异。

可光是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被玄气焚烧,会有多痛苦!

那可是苏寒用来炼制丹药的玄气之火啊!

“放了少阳!”四长老大怒,恣眼欲裂,嘶吼着想要冲过去,可老道人站在那,他根本就没机会,在老道人面前,他还想救人?

自己能活命就不错了!

“苏寒,放了少阳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你亲人,”五长老皱着眉头,喉结滑动,只能这么说,“你们身上,流着……”

“别在那放屁了!”

苏寒突然爆喝,死死盯着五长老,仿佛看着一个笑话,“你想说我们身上流了一部分相同的血?”

“那我娘呢!”

苏寒的脸在颤抖,那是因为愤怒,因为极致的杀意,“你们杀她的时候,有想过她身上,也流了君家的血么?”

他的话,让五长老浑身一颤,张着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“君家……这笔债,我要你们血债血还!”苏寒怒吼,手掌猛地一收缩,砰的一声,顿时君少阳的阴魂,瞬间魂飞魄散,“这只是利息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