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那一对父子,君扬脸色更是难看,他一把提着主上的衣领,恶狠狠道:“不许在我面前,提到那个混蛋的名字!”

“你怕了么?”

主上毫不示弱,“堂堂君家二小姐,昆仑名门之后,却选择了一个俗世的普通男人,这丢了君家的脸?所以你就将她杀了?”

主上此刻就像一个疯子,“你不仅杀了她,更想杀了她的孩子,杀了你的亲外甥!只可惜……只可惜啊!”

君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的拳头关节咔咔作响,几乎要将主上一拳轰杀致死!

“只可惜,那个俗世的普通男人,却拥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,若是当年你接纳了他,君家现在该强大到什么地步?”

主上的语气里满是嘲讽,就像看着一个傻子。

君扬一个错误的选择,让整个君家,从本可以升入天堂,却瞬间掉落地狱!

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你那个外甥……”想到苏寒,主上的嘴角,那种狡黠,让君扬身子发颤,眸子里好似有火焰在燃烧,“他的天赋更是恐怖!”

“砰!”

君扬一拳砸了过去,主上整个人倒飞出去,重重砸在墙上,手臂弯折,骨头尽碎!

张嘴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瞬间苍白下来。

只是主上脸上依旧保持着笑意,是那种嘲讽的笑,幸灾乐祸的笑,尤其是看到君扬脸上的愤怒,他越发开心。

“看来你很想死!”君扬咬着牙,恶狠狠道。

“我死无所谓,我早就死过一回的人,又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主上哼了一声,“只是,你要看着君家灭亡了,这对父子,本可以让君家,成为这昆仑中的顶级势力……只可惜,只可惜你自以为是!君扬,君家的未来,只会葬送在你手里,等你死了,看你如何面对君家的列祖列宗!”

他仿佛已经看到,苏寒一拳轰杀君扬,一只脚踏平君家!

“轰!”

君扬动了!

好似一个疯子!

巨峰想要去拦着他,可以他的实力,哪里拦得住!

“家主!”巨峰大喊。

君扬已经疯狂,狂暴如龙,强悍的实力爆发,根本就不给主上一丝活命的机会,那恐怖的拳头砸过去,玄气翻滚,几乎瞬间便将主上的身体,轰成了两截!

“噗——!”

主上的脸,瞬间失去一切血色,身体都被君扬拦腰轰断,鲜血飞溅了一地!

只是,他的脸上,还是那副幸灾乐祸,似乎就是故意在气君扬。

“你放心,那一对父子……会知道真相的……”主上喉结滚动,鲜血不断从嘴里喷出,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意,让君扬发狂。

“轰!轰!轰!”

地面上,鲜血飞溅,甚至都已经被轰杀成了肉泥!

“家主!家主!”

巨峰大喊着,根本就不敢过去拦,发狂的君扬,就算是他,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。

好一会儿,君扬才稍稍冷静下来,而地面上,哪里还看得到主上,早已经化作肉泥,死得不能再死了!

君扬粗重地喘着气,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拳,那双眸子里,满是暴戾和杀气!

想到当年的事,让他心情十分复杂。

“我错了么……我没错!”君扬心里杀气暴起,“我没错!”

那张狰狞的脸,即便是跟了他多年的巨峰,也感觉心惊胆战!

森罗同样是跟了家主多年,结果却是被轰杀成了肉泥,这种下场,谁又能想到?

甚至,连他身上的九字经书都还没能找出来,主上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“家主……”巨峰试探喊了一句,生怕君扬此刻还在暴虐之中,见君扬已经渐渐冷静下来,他才松了一口气,刚要开口说话,突然脸色一变,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。

玉佩上面,已经有了裂缝!

“家主!”

巨峰忙道,“巨灵死了!”

君扬心中猛地一震,他转头看着巨峰,“你说什么?”

刚刚主上才说,巨灵必死无疑,此刻就有这样的消息了?

巨峰将巨灵的本命玉佩放在手上,上面的裂缝已经证明,巨灵死了,他脸色狰狞,看着主上那不完整的尸体,心中不免有些忌惮,“他……他说的是真的?”

如果巨灵身死,被他说中了,那君少阳……

君扬不禁心中沉了下来:“不可能!”

他嘶吼起来,“我君扬的儿子,谁敢杀?谁敢杀!”

话刚说完,他自己的身子都猛地颤抖起来,想到主上刚刚的话,那一对父子……他们若是知道当年自己做的事情,别说杀了君少阳,恐怕连整个君家,都敢杀!

尤其是想到那个男人如今在前线的威望,还有主上口中,当年那个孩子,天赋更为可怕,君扬心里突然有一丝慌乱。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的。”君扬立刻让人取来君少阳的本命玉佩,见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缝,不禁更是担心起来。

“家主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巨峰担心不已,哪里想到,俗世之中竟然还有那么可怕的家伙,竟然连先天之境的巨灵都能杀了。

尤其是那个家伙,很可能就是主上口中所说,当年二小姐的孩子,那可是君扬的外甥啊!

“立刻派人去俗世,救回少阳,”君扬开口,顿了顿,“我亲自去!”

“家主,现在已经无法离开昆仑了。”巨峰有些为难道,“有人盯着君家,你若是再离开昆仑,恐怕会引起其他势力的不满,那君家的处境,就更不妙了。”

“混账!”君扬大怒,拳头紧握,狂暴的杀机,让人感觉呼吸都变得压抑。

他手里捏着君少阳的本命玉佩,上面的裂缝只是一丝,恐怕也受伤不轻,哪怕伤了自己儿子的,是跟自己还有关系的外甥,那也不可饶恕!

“立刻让君家长老,全部过来!”

君扬深吸一口气,眸子里变得冷静,更多了几分血腥。

很快,几位长老都来了,闻到大堂之中的血腥气味,不禁全部皱起眉头,没想到君扬竟然直接在君家,如此虐杀了一个人。

“家主,你喊我们前来,所为何事?”有人开口,似乎对君扬有些不满,“这君家大堂,什么时候成为了你杀人的地方?”

“闭嘴!”

君扬大怒,猛地一拍桌子,丝毫不给面子。

他冷笑着,扫视一圈,仿佛一只发狂的野兽,眸子里满是暴戾和血腥,“君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你们对我再不满,也都给我安静听着!”

ps:有点卡文,今天就四张,我好好捋捋剧情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