嗡——

君少阳的脑袋一阵轰鸣,难以置信!

“不可能!你胡说!不可能!”君少阳歇斯底里,“巨灵是先天之境的强者,就凭你想杀他?你做梦!”

他大吼着,好似一个疯子:“你休想骗我!!”

苏寒换换调整着呼吸,跟一个疯子,他不需要多说什么废话,手掌一挥,阵法立刻开启,巨灵的尸体,就仿佛浮在水面上一般,急速流动,直接冲进了镇邪塔中。

轰——

镇邪塔猛地颤抖一下,石门打开,又瞬间关闭,没丝毫不给君少阳逃脱的机会。

苏寒根本就不废话,直接将巨灵的尸体送了进去,顿时,镇邪塔安静下来。

君少阳没有了声音。

他看着巨灵的尸体,那浑身是血的尸体,整个人麻木了,心脏猛地一颤,顿时多了一股恐惧!

连巨灵都能杀死,那苏寒……到底是什么人啊!

巨灵那魁梧如山的身体,倒在地上,浑身鲜血斑驳,尤其是心脏位置,高高隆起,君少阳甚至能闻到浓烈的血腥气味!

巨灵死了,那他更没有机会离开镇邪塔了?

“不!”君少阳嘶吼,“不!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

巨灵真的死了,他甚至还吃了一颗灵气丸,怎么可能死?

苏寒不过是超凡境界的家伙,怎么可能杀死巨灵?这怎么可能!

镇邪塔中,传来君少阳那歇斯底里的怒吼声,仿佛要将镇邪塔都给震塌。

而苏寒站在外面,依旧平静,换换呼吸着,感觉着自己身上的伤势,正在不断恢复,脑海中,“者字诀”的经文不断在诵念,似乎能够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再生,不断修复着。

如此玄妙!

“看来叶前辈说得对,这者字诀跟临字诀,都十分不凡,只是我的实力太弱,一直没法理解而已。”苏寒心中暗暗道。

自己的实力不够,境界更是差了太多,就算是这九字经书玄妙,自己也未必能明白具体该怎么使用。

倒是叶天成这等真正的高人,即便给他九字经书,连看的兴趣都没有。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眸子渐渐变得深邃。

而镇邪塔中,君少阳已经疯狂了,他怒吼着,就像一个发狂的疯子!

“你找死!你找死!”

君少阳大吼,“苏寒,快放了我,否则我君家定要你性命!我还要杀了你全家,杀了你身边所有人!我君家不会发我放过你的!”

“放我出去!快放我出去!”

“我君家一定会杀了你!杀了你!”

……

君少阳恣眼欲裂,气得浑身颤抖,他哪里知道,强如巨灵,都会死在这俗世之中,那苏寒到底有什么能力,能将先天之境的巨灵都杀了。

就算是他,也根本做不到啊!

“是么,看来君家真的很霸道。”

君少阳发泄着怒火,突然听到苏寒一句话,那语气中,冰冷的杀气,哪怕透过镇邪塔,也依旧让他身子颤抖。

他不禁心中一紧,骨子里的恐惧,瞬间蔓延出来。

“你想做什么?苏寒!你到底想做什么!”

“看来我跟你君家的恩怨,早就已经结了,”苏寒淡淡道,“既然你君家早晚要杀我,那我先跟你们算账,这第一笔帐,就从你身上讨回来!”

闻言,君少阳大惊失色,更是慌乱无比:“你想做什么!你别乱来!你别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镇邪塔已经开始剧烈摇晃,八条铁锁链疯狂甩动着,阵法启动!

“苏寒!苏寒!”君少阳发出一阵惨叫声,仿佛喉咙里灌了沙子一般,瞬间沙哑,“啊啊——!”

苏寒双手结印,同时施展阴阳地术和阵法,脸色十分坚决!

君家三番两次要杀自己,难道真当他没脾气么?

从主上,到铁山,到现在的巨灵,接连出现这样的高手来要自己的性命,甚至威胁到自己身边的人,苏寒怎么能忍?

“启!”

一声轻斥,镇邪塔猛地一震,随之便传来君少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仿佛硬生生被挖去血肉,那种痛苦,让他生不如死!

周围,李正阳等人,听到那惨叫声,都觉得心头一紧,有些害怕。

但他们知道,苏寒下此狠手之前,已经给了君少阳好几次机会。

可他非但不好好珍惜悔改的机会,反而一而再再而三挑衅苏寒,那就是他自己找死了!

“啊——!”

惨叫声,在整个山顶回荡着,很快便没有了声息,看得周围的人,一阵心颤。

“轰隆——!”

镇邪塔石门打开,不少人顿时紧张起来,以为君少阳会冲出来,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只是,除了一阵血腥气味,根本就没有人。

“已经……磨灭了肉身?”李正阳眸子一缩。

这镇邪塔是他蜀山的至宝,他自然能够感觉得到,君少阳的肉身,被苏寒用阵法,硬生生磨灭了!

几乎是凌迟一般的手段!

将君少阳身上的血肉,一块一块挖下来,彻底磨灭,只剩下那一道阴魂!

如此手段,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,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,饶是知道苏寒向来心善,但看到这种手段,李正阳也不禁心脏剧跳。

看来苏寒是真的怒了。

“我留你一道阴魂,继续忏悔吧!”

苏寒冷哼一声,看着从石门飘出来的君少阳阴魂,已经虚弱到了极点,一丝风吹草动,都可能让他烟消云散!

他转动铜钱戒指,影子立刻窜了出去,一把将君少阳的阴魂收了起来,带进铜钱戒指里。

留着君少阳一道阴魂,到时候进入昆仑,面对那君家,才有筹码在手上!

周围,唐奇等人,都被苏寒这种强悍的手段惊呆了。

饶是他们见多识广,也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手段,借用镇邪塔,硬生生将人的肉身磨灭,只留下阴魂?这种阴阳地术,恐怕就算是陈啸天跟李正阳这等本就是奇门中人,也从未见过!

“唰——!”

君少阳的阴魂,被苏寒直接收进铜钱戒指,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他的脸色带着一丝冷峻,更带着浓烈的杀意!

“君家……看来我们之间的仇怨,早就结下了,你三番两次来杀我,这笔账,我早晚跟你们算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