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山洞离开,巨灵便搜寻着君少阳的气息,找到了主上,自然还要再将少爷带回去,否则如何完成家主的任务?

只是刚刚主上的话,让他心里依旧有些担心,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
似乎主上口中的“父子”,真的存在,也真的会让君家付出代价!

“不管什么人,有损君家的威名,就该付出代价。”巨灵想着,哼了一声,身影便消失了黑夜之中。

……

苏寒回到天海,整个人放松不少,只有回家,才会有这种感觉。

乔家之中,乔雨珊光着脚丫子,坐在沙发上,一边用平板电脑处理工作,一边吃着水果,倒也轻松悠哉。

她现在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,让乔氏集团继续发展,成为一家真正的跨国企业。

外有港城联系合作,还有海外凯丽那边接通渠道,乔氏集团的发展速度极快,这些根本就不需要苏寒来担心。

“小腿再捏捏。”吃着水果,乔雨珊的小嘴动了动,语气里带着一丝撒娇。

坐在一侧的苏寒,将她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,温柔按摩着,也不说什么话,就只是安静地帮她消除疲劳。

“雨蔓在港城还好吧?”

乔雨蔓抬了抬眼皮。

苏寒点头:“挺好的,以后她就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巨星了。”

只要按照这个路线走,肯定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“那就好,她能实现梦想,我为她高兴。”

乔雨珊点了点头,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,光白的脚丫子突然抬起,在苏寒的胸口上踢了踢:“那今天家里就我们两个咯?”

苏寒抬头:“嗯?”

“上次跟婉儿姐逛街,新买了两件小衣服……”乔雨珊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,连脖子都变得红了,“我穿给你看看?”

家里就两个人,还有小衣服看?

苏寒轻微咳嗽两声,一本正经道:“那就、那就看看?”

说着,两个人的眼神里都闪过一丝慌乱,好似刚恋爱的小情侣,一会儿眼神又变得火热……

平板丢在沙发上,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,大厅里,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,只留下楼梯上那哒哒哒的急促声音,随之而来的,是一声“砰”,门关了!

一夜无话。

一大早起来,苏寒便送乔雨珊去公司,那娇嫩的脸上满是光泽,显然昨晚两个人对小衣服的研究和探讨,非常有深度。

对苏寒来说,能照顾好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,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不管是李婉儿、乔雨珊,还是省道山下的林琳,又或者是在京都,帮他看着长生食坊的林美妤,他都不能辜负。

一夜耕耘,让苏寒的精力越发充沛,调和阴阳,让苏寒也感觉到了,这样的方式,对自己的实力提升,果然有极大的好处。

驱车到了梦幻娱乐城,杨子成等人都还在忙碌。

这段时间,为了帮助武道隐门各门派提升实力,洪门的人,可以说是忙坏了。

不禁要给他们送去炼骨酒,更要指导他们使用,短短时间,洪门在整个武道隐门中的威望,已经提升到了极点,比百年前还要辉煌!

而苏寒这个武道盟主,还是做着他最擅长的事——甩手掌柜。

白天的娱乐城,倒是显得安静和清闲,杨子成他们去忙了,苏寒想喝茶都找不到人了。

正想着离开,苏寒抬头一见,苍之空刚好从房间走了出来,看到苏寒,脸瞬间就红了,变得娇羞不已。

苍之空忙低着头,转身又要进房间,假装没有看到苏寒,可一下子就被苏寒喊住了。

“你还躲我?”

苏寒有些哭笑不得。

上次的事,他就算再笨,也已经发现了。

自己是男人,有没有那回事,难道他会不清楚?

苍之空站在那,好似一个做错事的小孩,紧张而不安,手指捏着衣角的模样,看得苏寒更是好笑。

他走了过去,微微俯视着苍之空:“你救了我的命,明白么?”

“可你救了我更多次。”苍之空抬起头,声音糯糯的,让人听了十分舒服,尤其是那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,仿佛在剪辑着苏寒的样子,深深藏进自己的脑海中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扯平了?”

苏寒玩味道。

苍之空一下子有些慌乱起来,想到自己姐姐说的话,她顿时又犹豫了,很想鼓起勇气说喜欢苏寒,可一想苏寒身边早就有人,而自己如此普通,她又有些自卑。

“这娱乐城,算是我第二个家,”苏寒伸手,抓着苍之空的手,柔声道,“家里,需要有女人在,明白么。”

苍之空猛地抬头,看着苏寒,似乎一下子心都变得透亮。

“我说过了,你不是这里的客人,”苏寒认真道,“把自己当这的一份子,下次你再敢见我就转身走,我饶不了你。”

他伸手,在苍之空鼻子上轻轻一刮,便笑着离开,只留下早已经满脸绯红,心跳如鹿撞的苍之空,娇羞无限。

等她回过神来之时,苏寒已经离开了。

城西药材一条街,苏寒来找老张,肯定就是有事。

而且不是小事。

听到苏寒不是说要金蟾卵的事情,老张松了一口气,每次苏寒来,他从感觉苏寒是来打劫的,可把他心疼坏了。

“你说这铜钱戒指?”

他指着苏寒戴着手指上的铜钱戒指,直摇头,“我早说过了,就算是我,也不清楚这戒指的来历,更别说有什么作用了,但他是一枚道器,我是可以肯定的。”

老张无奈耸耸肩,八字胡翘了起来:“我就是一个药贩子,哪里会懂哦。”

苏寒皱眉,取下铜钱戒指,认真看了又看:“这铜钱戒指,我总感觉不凡,甚至比蜀山的镇邪塔,还要神秘,只是,除了收藏阴魂,加持阴阳地术之外,我也不知道还要什么别的使用方法。”

就等于是明明一个宝贝在自己的手中,却无法发挥更大的作用,这让苏寒有些无奈啊。

他能肯定的是,这铜钱戒指绝对不一般,光是看上面的纹路,苏寒就觉得繁复不已。

“苏先生,有可能,只是你的实力还没到那个层次,所以才看不透这戒指而已。”老张突然笑了笑,眸子里光芒闪动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