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制好了丹药,苏寒就准备早点去阴墓,帮那叶天成疗伤,想到上次叶天成说,再去看他,记得带好酒,苏寒又是一阵好笑。

这叶天成,跟自己师父老道人一样,看来都是爱喝酒的人啊。

“我会蜀山周围布置一番,加强防御,你们尽快恢复,用那炼骨酒,洗经阀髓,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,”苏寒交代道,“唐门等其他门派,现在都已经在努力提高自己了,相信未来的武道隐门,肯定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他说完,便不再耽误时间,在蜀山宗门外布置一番,便立刻离开了。

李正阳等人,也都知道苏寒的良苦用心,努力地恢复自己的伤势,希望能尽快使用炼骨酒,洗经阀髓,开发自己身体的潜能。

“苏先生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啊。”

郑辰禁不住感慨,在他心里,苏寒如今的地位,比李正阳还要高,是他真正的偶像!

“若是能跟随苏门主学习,你们一定要把握住机会,师父这辈子是到终点了,但蜀山的未来,绝对不是终点,你们明白么?”

李正阳严肃道。

“是,师父!”

三个人大声喊着。

蜀山,山顶之上,镇邪塔屹立在那,仿佛一柄剑,直插云霄!

狂风呼啸,吹得周围山林摇晃,树叶沙沙作响。

八条铁锁链带着一丝斑驳锈迹,可依旧给人一种古朴的气息,让人望而生畏。

“咚咚——!”

镇邪塔中传来闷响,仿佛有什么野兽关押在其中,想要冲破禁忌,逃出来一般。

“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”

君少阳状若疯狂,一直被关押在镇邪塔,让他几乎要发疯!

尤其是再次轻易败给苏寒,让他恨不得杀了苏寒,这种羞辱,他承受不了,根本就承受不了!

“砰!”

挥起一拳,君少阳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,疯狂砸着石门,可依旧文丝未动,仿佛有一道波痕,在那石门之上,不管自己再努力,都无法破开一丝。

“该死!该死!”

他哪里想到,自己看不上的镇邪塔,区区一个道器罢了,竟然能困住自己,“若不是苏寒用阴阳地术伤了我的魂魄,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!”

君少阳歇斯底里,钢牙欲碎,眼神里流露出一股暴虐,“爹……你快来救我啊!”

他真的要绝望了,再这样下去,自己恐怕真会老死镇邪塔,甚至被磨灭肉身,只剩下一道阴魂,他光是想想,就觉得恐惧。

“爹——救我啊!”

君少阳嘶吼着……

声音,仿佛能穿透世界,远在昆仑之中,坐望峰。

“啪!”

玉石打造的桌子,被一巴掌直接震碎,四分五裂,吓得手下人不敢说话。

坐在那的中年男子,看过去跟君少阳有几分相似,只是头发多了一丝斑白,此刻脸上满是怒气,眉头皱着。

“岂有此理!”

君扬胡子都吹了起来,一身铠甲都还没来得急卸下,“真当我君家没有脾气么?既然他们觉得前线不需要君家,那就算了!”

他抬起头,扫视一圈,眸子神色变化:“少阳呢?”

自己已经回来一会儿了,怎么不见君少阳过来请安。

“家主,少爷不见了,似乎……”手下人,支支吾吾,抬头偷偷看了君扬一眼,见他正是气头上,更是犹豫,“似乎偷偷跑出昆仑了。”

“胡闹!”

君扬立刻站了起来,脸上的怒气瞬间爆发,比之前还要恐怖,“现在是什么时候,还敢这样胡闹!昆仑各域都已经说好,暂时不要离开昆仑,难道我没说这话?”

他的眸光能杀死人!

吓得手下人瑟瑟发抖,无奈至极:“少爷想走……我们哪里敢拦。”

两父子都是如此暴脾气,他们哪里不知道,拦?他们也得拦得住啊!

君扬微微眯着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。

他心情显然很不好,在前线丢了人,气得他直接回来,想到那个家伙,他依旧在后悔,当初没有下死手,直接将他杀了!

“家主,还要一件事……”手下人见君扬似乎冷静了一些,上前一步,压低声音道,“森罗死了,少爷很可能就是去找森罗的。”

他们这些心腹都知道,森罗是君扬一早就派到俗世中,有别的任务,这么多年过去,森罗突然传来死讯,让人怀疑。

闻言,君扬抬起头,显然,他也不相信:“森罗死了?哼,这家伙在搞什么鬼,难不成他找到了经书?”

对君扬来说,森罗心里会想什么,他大概能猜得到,但自己这个儿子,真是不让人操心:“我暂时没功夫去管这个,让巨灵兄弟两个,去把少爷跟森罗带回来,若是被其他域的人发现,我君家之人违背协议,离开了昆仑,就更麻烦了。”

他怎么能不恼怒,前线形势紧张,他君家,若是不能借此机会崛起,打压那师徒两个,未来就更不好说了。

战争,有时候很残酷,但有时候,更是机会!

“是,家主,我们立刻去带回少爷!”

……

巴山,阴墓之中,喝着苏寒带来的好酒,叶天成感觉自己的胃都活过来了。

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。

“果然是好酒,真没想到,竟然如此合我口味。”叶天成大笑,一口气将一整瓶白酒都给喝光了,脸色微红,却没有一丝醉意。

他看了苏寒一眼,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再来找我,说吧,这次又是关于阵法的什么问题?”

叶天成很聪明,知道苏寒是想请教自己关于阵法的问题,借此突破,走出自己的路,对这样的后辈,他自然也愿意多提携一番。

苏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这次暂时没有什么问题,可以把这个机会保留到下次提问吗?”

叶天成楞了一下:“你小子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“叶前辈,我这次来,其实是为你治伤的,我有把握,让你的意识恢复清明,”苏寒开口,不等叶天成开口,他从怀里掏出药瓶,才一打开,便有一股药香散发开,“这是麒麟丸。”

叶天成眯着眼睛认真看了一眼,正要开口,突然一道麒麟嘶吼之音,瞬间在他耳边轰鸣起来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