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,他探出手,正要将药丸抓在手中,镇邪塔中,却突然生出一股巨力,将药丸抓了回去。

不过眨眼间,便再次没入镇邪塔,苏寒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丝。

他身形一动,眨眼间便消失了,下一刻,镇邪塔门打开,苏寒的身影一下子钻了进去。

“苏先生!”

郑辰大惊,没想到突然会发生意外,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,苏寒在跟谁说话?

他忙挣扎着站了起来,心中一动:“是那君少阳?”

君少阳被苏寒关进镇邪塔吃苦头,没想到竟然还不服气,想将苏寒炼制的丹药抢走?

郑辰站在外头,有些担心,看着镇邪塔石门已经关闭,脸上满是着急。

“轰——!”

而此刻,镇邪塔内,苏寒站在那,不远处,君少阳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显得十分狰狞,他手里抓着那一枚药丸,冷冷看着苏寒。

“哼,看来这丹药对你来说,很重要。”

君少阳声音有些沙哑,被关在这镇邪塔中,每天他都要遭受烈火焚烧,那种痛苦,让他几乎要疯了。

当听到苏寒的声音时,他恨不得冲出去将苏寒给杀了!

可他出不去,根本出不去,那就只能将苏寒引进来!

“把丹药还给我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”苏寒看着君少阳,语气冷淡,“不要执迷不悟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君少阳的眸子陡然变得犀利不已,他张开手,掌心上真是刚刚那枚丹药,“绕我一命?我知道你不敢杀我,你一样在忌惮我背后的势力,苏寒,你很聪明,知道我背后的人,不是你可以得罪的。”

君少阳同样聪明,苏寒若是敢杀自己,恐怕早就动手了,还至于留着自己到现在?

他盯着苏寒,声音冷了下来:“我可以告诉你,到最后死的人,一定是你!”

越是了解到这点,君少阳就越发肆无忌惮。

“我最后说一遍,不要执迷不悟。”

苏寒盯着君少阳,声音越发清冷,“我不杀你,不是不敢杀你,而是相比较死,在这镇邪塔中,吃尽苦头,才算是对你的惩罚!”

他大吼一声:“我要杀你,就算你老子在这,我也当着他的面杀!”

“轰隆——!”

君少阳暴怒,瞬间动了,仿佛一直发狂的野兽,恨不得立刻咬死苏寒:“你找死!”

从来就没人敢这样对自己,从来没有!

君少阳立刻冲了过去,他猜测苏寒不敢真的杀自己,那自己完全可以以命搏命!

“砰!”

苏寒站在那,文丝未动,仅仅只是手一抬,顿时一道狂风袭来,猛地轰击在君少阳的身上,将他打飞了出去。

“怎么可能!”君少阳睁大眼睛,满脸不可思议,“这不可能!”

手中的丹药掉落,苏寒看都没有再看君少阳一眼,伸手将药捡了起来,小心翼翼放进瓶子里,收了起来。

“看来你是越来越傻了。”

苏寒转身要离开,跟这君少阳,他根本就不想多浪费时间。

“你别走!休想离开!”

见苏寒要离开,君少阳手掌一拍,翻身而起,再次冲了过去,这次更为凶猛!

啪——!

苏寒猛地回头,眼神犀利,仿佛蛮荒野兽,大吼一声:“滚!”

如雷音一般,在镇邪塔中回荡,飓风狂暴,从四面八方,猛地轰击在君少阳的身上,直接将他打得横飞出去,重重砸在墙壁上,张嘴便喷出鲜血。

“噗——!”

君少阳面色更是惨白,怎么都不敢相信,苏寒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,“这镇邪塔……你竟然可以控制这镇邪塔?”

他有些难以置信,此刻的镇邪塔,完全就在苏寒的操纵之中,在苏寒的领域,自己就算实力再强,也根本不是对手啊!

“我说了,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要杀你,易如反掌!”

苏寒看着君少阳,冷哼一声,“你若是还不知悔改,那就在这镇邪塔中,等着被磨灭肉身,成为阴魂吧!”

他的声音,阴寒至极,让君少阳都不禁浑身颤抖,仿佛瞬间掉落万丈冰窖,彻体通寒!

君少阳身子猛地一抖,再反应过来,苏寒已经离开了镇邪塔,气得他疯狂怒吼。

“放我出去!苏寒你放我出去!”君少阳发狂,嘶吼着,“我不会放过你,我爹也不会放过你的!我要你的命!”

咔咔!

石门再次关上,苏寒走了出来,远处的郑辰才算松了一口气,只是听到镇邪塔中传来的嘶吼声,他不禁有些害怕。

“苏先生!”

他忙拄着拐杖走了过去,有些不安,“那君少阳,还没死?”

苏寒点了点头:“他实力高强,能抵抗不少时间,让他吃尽苦头再说。”

他回头,看了镇邪塔一眼,双手结印,立刻布置下一个阵法,一旦君少阳发狂,想要冲出这镇邪塔,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!

届时阵法触发,会在第一时间将君少阳的肉身完全磨灭,让他成为一道阴魂!

“放我出去!苏寒你放我出去!”

“我爹不会放过你,他会杀了你的!”

君少阳好似一个疯子,嘶吼着,在整个山顶回荡着……

对此,苏寒丝毫不理会,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,就算是昆仑里的人又如何?

难不成昆仑中人,便高高在上,可以肆意虐杀武道隐门中人?哼!

君少阳自以为是,现在就是在付出代价。

下了山顶,苏寒便回到了蜀山宗门,李正阳等人,已经在等着了。

“刚刚那声音,是君少阳吧?”

李正阳问道,他知道君少阳还没死,他背后的势力,恐怕早晚会找来。

“镇邪塔虽然已经修复好,但一直没人操控,现在将君少阳关在里面,也算是可以让镇邪塔发挥作用,”苏寒淡淡道,“李掌门,你可以将控制镇邪塔的方法,教给几个弟子,相信以他们的天赋,未来肯定可以掌控镇邪塔。”

他看了郑辰等人一眼,“蜀山的未来,要靠他们。”

苏寒想得很远,并非只是要关押君少阳而已,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,更知道自己未来的挑战,绝对不只是君少阳跟他背后的人而已。

他们,算得上什么挑战?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