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第一句话,还让人可以接受,可第二句,差点没让气得吐血!

几个手指已经按在举牌器的家伙,一哆嗦,差点又再次摁了下去!

原本以为是有高人在场,看出了玉佩的价值,可没想到,只是试试喊价的乐趣?这他妈的是有病么!

拍卖师脸上表情一怔,心道这二号包厢的贵客,看来是个识货的人啊,分明看出了玉佩就值一千万,硬生生将价格喊到了将近三亿?

他的表情有些玩味,似乎看出了什么,笑吟吟指着三号包厢:“既然二号贵客已经放弃,那恭喜三号贵客,以两亿八千万的价格,得到这护身符玉佩!”

喇叭声不小,整个拍卖室的人都能听到,楼下已经传来一阵嘲弄的声音。

尤其是苏寒最后一句话,只是为了试试乐趣,而随意喊价,没想到竟然有人跟上去了,还直接喊到了将近三亿?

这不是傻子么!

此刻,三号包厢里的白空,瞪大了眼睛,别人眼中的傻子,不就是自己么?

他咬牙切齿,怒拍桌子,气得恨不得直接将包厢的蔷撞翻,冲过去杀了苏寒!

苏寒竟然只是玩玩?试试参加拍卖会的乐趣?

这王八蛋竟然让自己花了两亿八千万,买了个玉佩?

白空涨红了脸,尤其是听到楼下的议论声,满是嘲讽,他真得要气炸了!

“老板,没事,这玉佩至少是个护身符,能保护你安全的。”女人小声安慰着,心想这两三亿的钱,对老板来说算不得什么吧?

他怎么会那么生气呢。

花钱当然不生气,被别人当做傻子来耍,这么丢脸的人,尤其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怎么会不生气?

等过几天消息传出去,说一个傻子,在拍卖会上,花了将近三亿买一块玉佩,他白空还不被人笑死。

“嗯,我知道,至少是个护身符,价值连城了。”白空点了点头,安慰着自己。

而隔壁,苏寒依旧平静,稳如泰山。

乔雨蔓满脸的好奇,盯着苏寒,忍不住问道:“姐夫,那玉佩真的这么值钱么?”

“最多值一千万吧。”

苏寒没有压低声音,直接开口,隔壁刚安慰完自己的白空,气得心口剧痛,最多值一千万?

那个该死是王八蛋早就看出了玉佩的价值,故意坑自己?

“咳咳咳!”

他差点被茶水呛死,涨红着脸,肥大的身子,都颤抖起来,自己被人当猴耍了!

“这种玉佩护身符就是扯淡,没有任何保命的效果,玉佩的材质倒是不错,一千万里,六百万是月佩的价格,还有四百万,是洛城东的名声加成。”

苏寒的声音传来,更是让白空心头在滴血,脸上更的火辣辣的。

也就是说,实际上六百万的东西,自己花了将近三亿来买?

这不是有钱,这他妈的根本就是冤大头啊!

“混蛋,这家伙是故意坑我的!”

事到如今,白空哪里还想不明白,自己刚刚嘲讽了苏寒,他没有回应,但却在这里给自己设陷阱,轻易就坑了自己将近三亿啊!

下方,还是不断议论,有人同样看出来了,苏寒根本就是在忽悠众人,甚至可能根本就是洛城东找来的托,硬生生将价格太高了。

没想到,三号包厢还真有个傻子,如此轻易就上当了。

“我刚刚说了吧,这玉佩顶多值五千万,喊上亿的都是不识货!”

“可不是,那个两亿八千万买走的,更是脑袋有问题,哈哈哈哈!”

“不懂是哪位人物?咱们港城果然财大气粗的人多啊!”

……

议论声不断,让白空恼羞成怒,可已经成交的东西,他可不好再反悔,否则得罪了洛城东,即便是他,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“没想到第一件藏品,就能让大家如此兴奋,接下来第二件,一样不会让你们失望。”

拍卖师笑吟吟一拍手,屏幕上立刻切换,一盏满是斑驳的油灯显示在屏幕上。

斑驳的铁锈,满是油漆的灯罩,看过去好似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,连提拉的手柄,都已经残破得几乎要断掉,这东西竟然也是洛城东的藏品?

“这盏油灯是洛先生从一座古墓里淘换来的,具体年代已经无从考究,但让人惊奇的是,哪怕过了无尽岁月,这油灯,依旧可以点燃,”

拍卖师介绍着,“有人会说,这么破的灯,有什么好的,但事实上,这灯,比刚刚的玉佩护身符,更神奇,只要点燃油灯,放在家里,可保家中平安!”

要不是洛城东大名鼎鼎,在座的人肯定会把这拍卖师当成骗子,这油灯能不能点燃起来,都是问题,还又能当护身符用?

开什么玩笑!

刚刚才有一个傻子被骗了,这立刻又拿出第二件来,打算再骗一次?

“这件油灯的起步价依旧是一千万,大家可以开始了。”拍卖师笑吟吟看着众人,不过多介绍,从他的脸上,根本就看不出一丝信息。

一时间,竟然没人出价,似乎还在被刚刚被苏寒忽悠,而犹豫不决,就连“托”都不出价了,这东西,恐怕真没什么价值。

楼上,高阳看着苏寒,开口道:“苏先生,这油灯,我们要么?”

苏寒的眼神,一直落在那油灯之上,他一直没开口,直到拍卖师让人将实物取了出来,他的眸子瞬间亮了。

“这油灯,我们势在必得!”

跟刚刚那件玉佩,说的是一模一样的话!

高阳楞了下,此刻看苏寒的脸上,可不觉得他是开玩笑,也不觉得苏寒是要再坑隔壁的人。

他犹豫了片刻,点了点头:“既然苏先生说要,那我们就抢回来!”

他立刻摁了举牌器,见苏寒点了点头,朗声道:“五千万!”

“二号包厢出价五千万!看来今天二号包厢的贵客,已经领略到竞拍的乐趣了,”拍卖师笑着,大声道,“一口气五千万,还有没人更高的?”

话音落下,顿时不少人都诧异不已,那个二号包厢的“托”,竟然又开始了?

依旧是一口气喊到五千万啊!

“我估计着,这次他就喊一次就停,谁接谁是冤大头!”有人忍不住开口,坚决不相信楼上那个“托”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