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没有一丝害怕,反而越发兴奋,好像即将要到手了一般!

  梅疯冲了过去,张开双手,口中念念有词,顿时狂风呼啸,是祝由术!

  比起阿毒,梅疯的祝由术显然要强悍很多,一道道怒吼声响起,仿佛有无数的阴魂在其中嘶吼,让人的耳朵都禁不住生疼!

  站在不远处的张天师已经脸色大变,他想出手帮苏寒,可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忙。

  以他的实力,连阿毒的祝由术都抵抗不了,更何况梅疯的?

  “苏先生小心啊!”张天师大喊着,只能祈祷苏寒自己能够扛得住。

  那戏虐的狂风,震得影子不断后退,根本就无力抵抗,不过眨眼间,便被打散了,只能逃回铜钱戒指中。

  “死吧!”

  梅疯得意不已,自己的祝由术,可比阿毒的要强太多,苏寒绝对抵抗不了!

  “救人的手段,被你用来杀人,你们师徒两个,可真是够丧尽天良的!”

  苏寒冷哼一声,恢复清明,厉声大喝。

  他双手一抬,脚下立刻分开阴阳,一站定,就仿佛顶天立地,一手乾坤挥动,口中念动的咒语,跟那梅疯竟然一模一样!

  梅疯楞了一下,不等她反应,苏寒身后同样传来阵阵嘶吼声,同样狂暴的风暴袭来,同样是祝由术!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

  梅疯不禁诧异,苏寒竟然也会祝由术?

  难道他也是自己巫医一脉的人?不可能!

  巫医一脉并没有多少人,能达到巫师境界,跟自己实力一般的人,更是少了,苏寒他……他是怎么学会的?

  “砰!”

  两道飓风猛地撞在一起,各种嘶吼声,交错着轰鸣,让人的耳朵都要背粉碎了一般。

  张天师几乎要跌坐在地上,脸色苍白:“太可怕了!”

  轰隆巨响之后,梅疯接连后退了十几步,而苏寒只后退三步,高下立判!

  “你怎么会祝由术?”梅疯惊诧不已,手指着苏寒,“你不可能是巫医一脉的人!”

  “是你徒弟教给我的。”

  苏寒哼了一声,眼神奕奕,盯着梅疯毫不客气,“刚刚,你又指导了我一点。”

  梅疯楞了一下,就看着自己施展一次,苏寒就能学会?

  根本不可能!

  “你休想骗我,这祝由术想要学习精通,没有十几年的功夫,根本就不可能,你以为能骗得了我么?”梅疯怒斥,感觉苏寒根本就是在侮辱自己。

  “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妖孽啊!”张天师心里想着。

  十几年?自己研究阵法二十多年,都不如苏寒看个几分钟,妖孽?他是真正的妖孽!

  苏寒没有理会,再次抬起了手,脚下分开阴阳,手掌乾坤!

  再次施展祝由术!

  这一次,比刚刚还要强势,狂风骤起,嘶吼声再度狂暴起来,就连铜钱戒指里的影子,也再度杀了出来,混在那狂风之中,霸气无比!

  “不可能!”

  梅疯脸色大变,再想用这招来对抗,可已经来不及念咒语了,甚至……她刚刚根本就没看到苏寒念咒语,这怎么可能!

  轰——

  一声巨响,狂风爆炸开,将梅疯直接打得飞了出去,重重砸在地上。

  她满脸诧异,根本就不敢相信,就看自己施展一次,苏寒便学会了,甚至比自己的祝由术还要厉害?

  这根本不可能啊!

  梅疯那双重瞳,闪着光芒,满是难以置信,刚刚那一幕,还回荡在她的眼前,苏寒强势一击,祝由术竟然比自己施展的还要可怕?

  甚至,他根本就没念咒语!

  “阵法……”

  远处,张天师却是看清楚了,苏寒施展的祝由术,跟梅疯的其实并不一样,只是借用祝由术的形,而本质上是阵法!

  借用天地之势,自然比梅疯施展的要强悍许多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是这样啊!”张天师激动不已,看着苏寒施展一回,他好像摸到了一点门路,似乎心口那一道门的裂缝,噼里啪啦顿时碎裂开,他能看到门内的一些东西了!

  苏寒站在那,如神一般,居高临下俯视着梅疯:“祝由术本是用来救人,你却用来杀人,那我便告诉你,若是杀人,你在我面前,根本不算什么!”

  比医术,梅疯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,若要杀人,梅疯更是自取其辱!

  他手指梅疯,冷冷道:“自己的徒弟不教好,肆意杀人,甚至连未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,你这个师父不知悔改就算了,竟然还变本加厉!”

  苏寒怎么能不怒,他本以为那阿毒是自己滥用祝由术,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受自己师父的影响。

  原本是用来救人的手段,却被他们当做杀人的凶器!

 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的!”梅疯依旧不敢相信,死死盯着苏寒,那双重瞳有些瘆人。

  苏寒知道,梅疯的眼睛有些奇特,一直看着,一不小心就会中招,他可不会再大意了。

  “哼,想用祝由术来打败我,你休想!”

  梅疯一跃而起,越发疯狂,她死死盯着苏寒,仿佛厉鬼一般,“我才是巫医一脉的人,你算什么!”

  她再度施展祝由术,气势更加可怕,只是,她刚念动咒语,啪的一声,一道影子袭来,瞬间轰击在她身上,将她直接打飞了出去!

  “噗——!”

  梅疯倒在地上,惊恐万分。

  “我说了,在我面前,没用。”

  苏寒语气很淡,看穿了梅疯的招式,让他根本就不再拔梅疯放在眼里。

  祝由术本质上是引魂之术,用来救将死之人最合适不过,可梅疯却是用它来害人,罪不可赦!

  苏寒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梅疯,淡淡的玄气在他指尖告诉旋转,看过去就让人心惊胆战!

  “做错事,是要付出代价的,有时候,就是一条命。”苏寒看着梅疯,淡淡开口。

  “不……不!你不能杀我,否则你身边的人就死定了!”梅疯终于感觉到了恐惧,在地上爬着后退,“我施展了毒魔,会让你身边那个女孩身死,你不能杀我……!”

  梅疯的重瞳里带着恐惧,更有一丝慌乱,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。

  “咻——!”

  并指成剑,苏寒根本就没有再想给梅疯这样恶毒的人任何机会。

  一道玄气化作剑气,瞬间穿透了梅疯的心脏!

  “你太自信了,”苏寒看着梅疯逐渐暗淡的眼神,“你施展的毒魔,根本就没成功。”

  他这最后一句话,让梅疯彻底心死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