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天师身子一震,想到了阿毒这个巫医,上次自己都差点死在阿毒的手里,要不是苏寒及时出手,他可就完了。

  想到这,他不敢再大意,看着那燃烧起来的蜡烛,小心翼翼问道:“那这次……会不会是更可怕的家伙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对这港城,苏寒还没张天师清楚,他看着那根蜡烛,“等他出手了,才能知道。”

  张天师脑门上一阵冷汗,等对方出手,那不是已经迟了?

  乔雨蔓若是出事了,那这港城还不得被苏寒掀翻啊!

  可现在苏寒也只是猜测,并没有找到隐藏在黑暗里的人,所以才要用这种办法,等对方出手了,再通过自己的罗盘,反向追踪,可万一对方实力很强……

  “雨蔓身上也有火焰石,是我特别制作的,就算对方实力比我强很多,一时也伤不了她。”

  看出了张天师的担心,苏寒开口道,“你的罗盘准备好吧,一旦对方动手,立刻锁定他的气息!”

  仓子晴既然说那个服务员有问题,那苏寒就相信她,不能再有一丝大意,但没有任何线索,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了,好在张天师的搜魂罗盘效果不错。

  只要对方出手,那便能在瞬间锁定,找到他的位置!

  “好!”

  张天师不敢再大意,屏气凝神,集中注意力,控制自己的罗盘,放在那阵法之中。

  才刚将罗盘放置进去,他不禁心头一颤,仿佛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已经跟罗盘连接起来,能够探查到极广的范围,比他之前至少要大了十几倍!

  他有些诧异地看了苏寒一眼,又看了看地面上苏寒刻画出来的阵法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。

  “这就是借势。”

  苏寒淡淡开口,“借天地之势!”

  阵法存在的意义,便是以阵法符文的方式,沟通天地,借用天地之势为己用。

  人力有限,但天地之力无穷无尽!

  若是能借用天地之势,那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?别说张天师,就算是苏寒,也根本不敢想象,或许……连叶天成都不知道吧。

  苏寒站在那,纹丝不动,而张天师同样屏气凝神,全神贯注盯着自己的罗盘,不敢有一丝走神。

  借用苏寒布置的阵法,他也想看看,自己的搜魂罗盘,可以强悍到什么地步!

  夜色渐渐变得浓郁,时间匆匆流逝,很快便到了深夜。

  阵法上的蜡烛感觉过去有些奇特,短短一根,燃烧了足足三个小时,却还没有燃烧完,要是普通人观察到这一点,恐怕都会被吓得惊叫起来。

  突然间,苏寒眸子动了动,那蜡烛火光轻微摇晃,让他顿时警惕起来:“有动静了!”

  张天师虎躯一震,全神戒备!

  此刻,位于一处偏僻之地,算是港城的郊区,周围十分寂静,荒无人烟。

  在这一座简易木屋周围,散落着不少蛇虫,肆意爬动,让人看着都感觉头皮发麻!

  各种毒物,发出一丝丝让人寒彻到骨子里的声音,谁看了都会被活活吓死。

  而在木屋之中,灯光昏暗,一盏油灯燃烧着,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气味。

  而在那油灯之下,梅疯双手合十,夹着从乔雨蔓身上弄来的头发,口中念念有词——

  不多时,狂风呼啸,惊得地面上那些毒物,都立刻汇聚起来,将木屋全部包围,在昏暗的灯光下,蛇皮、蝎子尾巴、蟾蜍的眸子,散发着森冷的寒光……

  “将你的灵魂禁锢,让你有口不能言、有耳不能听、有眼不能看!”梅疯轻斥一声,立刻将那一丝头发,塞进一个火红色的布包,而后立刻丢进早就准备的漆黑鲜血中!

  她的眸子里,重瞳闪烁,比那些蛇蝎还要恐怖!

  嘴里念念有词,突然怒吼一声,双手一拍,仿佛发出了什么指令,顿时,身边那些毒物,一个个好似着了魔一般,前赴后继,全部钻进那血盆之中。

  看过去,诡异之极!

  “剧毒之物化作血水,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……”梅疯冷笑着,“苏先生,就算你再厉害,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传染一个,一个个在你面前腐烂、死亡……你也会崩溃了吧?”

  如此恶毒的手段!

  重瞳闪烁,森冷的光芒让人心颤,梅疯脸上杀机一闪,见毒物全部钻进了血盆,便立刻点燃,顿时,惨叫声不断,哪怕在这荒凉的郊区,也让人头皮发麻!

  “毒魔,散!”梅疯满脸得意,这一手段,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,因为杀伤力太强,损耗也大,上一次用,似乎还是灭了那一个村子……

  突然间,阴冷的风吹过,似乎带走了什么东西,让周围的空气都有了变化。

  梅疯知道自己的阴魔已经散发出去,要不了多久,乔雨蔓便会全身溃烂,而跟她接触的每一个人,都会被传染,就算是那苏寒……也必死无疑!

  她就坐在那,重瞳看着血盆里的漆黑毒血,不断被那布包吸收,脸上狰狞的冷笑,瘆人至极。

  而与此同时,正在酒店里,跟仓子晴聊天的乔雨蔓,突然哎哟一声,脑袋猛地后仰,似乎有人在用力拔她的头发!

  疼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!

  “怎么了?”仓子晴顿时担心起来。

  “不懂怎么回事,老是感觉有人在拔我的头发,好疼呀。”乔雨蔓回头,身后哪里有什么人,整个房间,除了仓子晴,就再没有别人了。

  如此诡异的事,就算是仓子晴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,她刚刚可是看到了乔雨蔓脑袋后仰,那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拉头发,才会有的动作!

  “苏先生给你的火焰石项链在身上么?”仓子晴赶紧问道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

  乔雨蔓伸手摸了摸,一阵皱眉:“呀,刚刚换衣服,忘了戴上去了。”

  她站起身,指着梳妆台上的火焰石项链,耸了耸肩,“在那呢。”

  仓子晴顿时紧张不已,她立刻站了起来,速度极快,冲到梳妆台上,将火焰石项链取来,忙跑到乔雨蔓的身边:“快!戴起来!”

  她话音刚落,房间里的灯,瞬间灭了!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