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女人长得很普通,算是那种丢到人群里,也不会多注意一点,只是她的眼睛似乎跟常人有些不同,竟然有两个瞳孔!

  重瞳者!

  在这个时代,看到有重瞳的人,算是比较稀奇,看过去还有些瘆人。

  “阿毒是我的徒弟,就算要她死,那也是我的事!”

  梅疯冷笑了一声,那双特殊的眸子,散发着森冷的阴毒光芒,“你让我失去徒弟,那我就让你慢慢失去,身边的每一个人……”

  她站起了身,抓着那发黄的纸张,便消失了。

  ……

  酒店之中,苏寒等人刚刚安顿下来。

  曾海已经做好了前期准备,跟这边的几家合作伙伴联系好,准备在红磡开启演唱会,让乔雨蔓正式进军干完工程娱乐圈!

  他们要做的,就是让乔雨蔓成为海内外都知名的大明星!

  乔雨蔓正跟曾海讨论着演唱会的细节问题,对这些专业的东西,苏寒可不会插手,反正他也听不懂。

  “刚刚那个服务员有些不对劲。”

  门口,苏寒靠在墙上,仓子晴走了出来。

  苏寒有些诧异,没想到仓子晴观察能力如此细致:“是有什么发现么?”

  他刚刚倒是没有注意,连那个服务员的面都没有看到。

  “感觉。”仓子晴并不能十分肯定,只是身为杀手的一种直觉,“我刚刚出去看了,那个家伙已经不见了,所以我担心,那个服务员是有所目的,才接近雨蔓的。”

  虽然被自己阻拦了,但对方若是有备而来,会不会已经得手,仓子晴并不确定。

  更何况,跟苏寒认识久了,仓子晴的眼界早就打开了,哪里还会认为自己这个金牌杀手的眼光,就足够看清这个世界。

  就算是苏寒,恐怕都不敢说这样的话。

  苏寒微微皱眉:“我知道了,雨蔓身上有火焰石项链,驱邪避害能抵抗一些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,便先离开了,安全问题,永远是苏寒放在第一位的,既然仓子晴说了那个服务员有问题,那苏寒就不会放过一丝细节。

  这世上还有很多东西是他未知的,哪怕有火焰石项链,苏寒也不敢太过大意。

  他走了几步,又转头回来,笑了笑道:“雨蔓身边有你在,我放心多了。”

  说完,他的身影便消失了,留下仓子晴站在那,微微楞了一会儿,突然间轻笑一声。

  笑得很轻松,似乎得到了认同感,似乎……是得到了苏寒的表扬。

  房间里,乔雨蔓正跟曾海讨论着演唱会的细节问题,要举办好一场演唱会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前期的场地准备、工作人员安排、活动宣传以及品牌合作等事宜,繁复至极,好在有曾海这个专业人才,没错都能将事情搞定。

  乔雨蔓要做的,就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唱歌就行。

  “这一次的港城之行,可以说非常重要!”

  曾海换了个发型,显得时尚不少,“雨蔓,港城这边的娱乐圈子有多火爆,你应该很清楚,我们华国的明星,港城这边的就占据了三分之二!”

  乔雨蔓点了点头,她哪里会不知道,想余丽思那样的顶级歌后,整个内地也就她一个而已,根本没法跟港城这边相比。

  “所以你要抓住这次机会,一炮而红!”曾海一握拳头,“在港城也打下一片江山,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,推广选出那边,我已经跟萧雪媚萧总沟通过了,全权由她负责……”

  曾海话还没说完,乔雨蔓就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哪里不知道,曾海跟那个萧雪媚,正在谈恋爱!

  “咳咳,谈工作呢,严肃点啊。”曾海红了脸,“你这丫头,难道我就不能谈恋爱么?”

  他站起身,挥挥手:“好了好了,跟你说那么多做什么,你好好休息,这几天千万保护好嗓子,就等着你开唱了。”

  乔雨蔓点头,还是忍不住笑,突然间,她感觉似乎有人拉了一下她的头发,让她下意识脑袋后仰,有些吃痛地转头。

  可身后哪里有人啊?

  “怎么了?”见乔雨蔓表情变化,曾海问道。

  乔雨蔓摇了摇头:“没事啊,错觉吧。”

  说着,她也起了身,反正没有她什么事,那便去休息好了,保护好嗓子,等演唱会开始,可有的辛苦了,她要争取在这次的演唱会上取得成功!

  刚走了两步,乔雨蔓又忍不住哎呀一声,伸手捂着自己的脑袋。

  她转头看着曾海,可曾海距离她还有两米的距离,哪里有那么长的手臂:“你抓我头发干嘛?”

  曾海楞了,比划了一下,他的胳膊得再长两米还差不多:“我抓你头发做什么?”

  他才不会那么无聊,逗乔雨蔓玩呢。

  乔雨蔓一脸委屈,更有些莫名其妙,摸着自己的头发,嘟囔着:“是不是我最近玩得太累了,怎么老是有这种错觉?”

  好像有人跟在自己的身后,一直拉自己头发,想想过去,还真是有些恐怖。

  “累了就好好休息,可别关键时候掉链子啊。”曾海笑了笑,嘱咐了两句,便先去忙了。

  乔雨蔓也没放在心上,耸了耸肩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  夜色渐渐沉了下来,港城的夜晚,比米国不夜城还要有名,这里是购物天堂,只有你想不到,而没有买不到的东西。

  “姐夫这个家伙,跑哪去了,还说要他陪我去逛街呢。”

  来了港城不去逛街买东西,那怎么好意思呀。

  “好了,雨蔓,你还是好好休息,演唱会可就这几天,你别太累了,”仓子晴笑笑,跟在乔雨蔓的身边,“你姐夫他有事去办,等忙完了再陪你逛街也一样。”

  乔雨蔓无奈,看着仓子晴:“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听我姐夫的话?”

  仓子晴一怔,笑道:“因为他说的都对。”

  与此同时,苏寒此刻正在张天师的宗门之中。

  地面上刻画了一道阵法,看起来并不复杂,但张天师连眼睛都已经看得直了,短短时间便能布置出一道阵法,可比他钻研阵法残本几十年还要厉害!

  “苏先生,你说有人要对雨蔓不利,可是这港城懂得阴阳地术的人,应该没有吧。”张天师皱着眉头,这港城,除了他,还真没听说过有人懂这些。

  “不可大意,你忘了高老爷前两任妻子和孩子了么?”

  苏寒看了张天师一眼,手指一点,阵法纹路上的一根蜡烛,顿时点燃起来,“有的人隐藏很深,是不会轻易露面的。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