憋屈了好些日子,想到自己被苏寒所伤,君少阳此刻心里还是一阵恼火!

甚至,从小到大,他就没有真正受伤过,别说苏寒,就算是比苏寒强大十倍的人,也不敢对他动手。

“这武道隐门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差距。”君少阳冷哼一声,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铁山,“等我狠狠教训这帮白痴,再去将森罗抓回来!”

“是!”铁山恭敬道。

铜山死了,他的亲弟弟死了,这笔抽他一定要报,不杀光那些混蛋,他心里怎么咽得下这口气!

盖然站在那,被君少阳身上的杀气,吓得瑟瑟发抖,哪怕他是海沙帮的帮主,可在君少阳面前,也不过只是一条狗罢了。

“盖然,我说了,可以让你海沙帮成为这武道隐门中最强的门派,”君少阳淡淡道,“我想做的事情,从来就没人可以阻拦我。”

“多谢主人!多谢主人!”盖然顿时惊喜万分,“有主人出手,什么狗屁隐门世家,根本就不是对手!”

他拱手,弓着身子,谄媚地笑着。

“很好,上次那黑山派和崆峒派侥幸必死,这次,我让他们灭门!”

君少阳脸上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气,“铁山,这件事就交给你,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,这武道隐门,也该来点有意思的事了。”

铁山点头,没有说话,只是眸子里迸发的浓烈杀气,让盖然都不禁心惊肉跳!

武道隐门将要掀起腥风血雨,黑山派和崆峒派,便是首当其冲!

铁山立刻带着人离开,而君少阳依旧坐在那,如同一位帝皇,可以掌控他想掌控的一切。

“这些该死之人,我都会一个一个杀光!”君少阳残忍至极,没人可以羞辱他,任何敢得罪他的人,都难逃一死。

在他的心里,最应该死的人就是苏寒,但他并不想直接杀了苏寒,而要让他眼睁睁看着那些敬畏他的人,一个一个死去!

他缓缓闭上眼睛,伤势刚刚恢复,让他依旧有些疲倦,再调息两日,便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,届时,便是苏寒等人的死期!

而与此同时,铁山带着盖然等人,已经出发,直接朝着黑山派和崆峒派所在而去。

他们带着极致的杀气,没有丝毫留情,恐怖至极!

黑山派哪里知道,海沙帮会霸道到这种地步,武道大会已经结束了,可盖然等人,竟然还找来闹事。

“噗嗤——!”

黑山派掌门咬着牙,嘴里吐出鲜血,死死盯着盖然:“你、你好狠心!”

同为武道隐门中人,盖然却成了走狗,为了一己之私,可以杀了通道中人。

“无毒不丈夫!”盖然冷笑着,“你当初羞辱我的时候,没想到今天吧?哼,我告诉你,未来这武道隐门中最强的门票,就是我海沙帮!”

他拔出匕首,鲜血飞溅,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,他亲自动手了,要了黑山派掌门的性命。

猩红的眼睛里还有一丝疯狂,更带着一丝紧张和慌乱,但很快便消失了。

“你做得很好。”铁山看了盖然一眼,淡淡道。

他的语气里并没有赞许,有的只是不屑和嘲讽。

不过是少爷手下的一条狗,真以为自己有什么很大的价值么?

需要他的时候,他就是一条狗,不需要他的时候,想杀便杀了!

“多谢夸奖!”盖然笑着,对铁山十分客气,“还有那崆峒派,这次可以一并灭了!”

这两个门派在武道大会的时候,都羞辱过自己,盖然早就恨不得将他们灭了,狠狠教训他们一番。

铁山没有说话,转身就走,盖然立刻跟了上去,身后,血流成河,黑山派的人,死伤惨重,几乎没有人生还……

悲剧再次发生,这一次,铁山亲自动手,大开杀戒,将弟弟铜山死的怨气,全部发泄出来,整个崆峒派无一幸免!

就连几个年少的弟子,都被铁山毫不留情,直接拧断了脖子,手段残忍至极!

短短一天时间,黑山派与崆峒派皆是被灭,惨厉至极。

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,谁也没想到,海沙帮竟然强势到这种地步,竟然干出这等天怒人怨之事。

他们更没想到,君少阳带着如此暴戾的杀气,一时间,得知消息的几个门派,都大惊失色,愤怒不已。

蜀山。

刚刚得到了消息,李正阳依旧有些不敢相信,直到看到了现场案发的照片,他整个人愤怒得涨红了脸!

“啪!”

他一巴掌将桌子拍碎,浑身颤抖:“君少阳他们好大的胆子,畜生!”

杀了那么多人,跟之前英雄岛岛主石破天,杀害贺家满门,几乎一样,这些人……怎么会有这么狠的心啊!

“那盖然真是走狗,跟他同属武道隐门,真是我们的耻辱!”几个弟子,同样愤怒。

“师父,我们也要小心,想来那君少阳是锱铢必较之人,心胸狭窄,恐怕会对我们不利!”

大弟子飞龙立刻道,“我们要通知其他门派,都加强防御,做好准备才是。”

李正阳点了点头:“立刻通知各大门派,隐门世家,做好万全准备,更要同仇敌忾,联合起来,将这些罪恶之人绳之以法!”

“砰——!”

他话刚说完,大门被人一脚踢开,重重砸在地上,轰隆作响。

李正阳脸色顿时一变,身边,飞龙跟郑辰几个人,更是有些慌乱。

“李掌门可是这武道隐门中德高望重之人,不知道把你杀死,会不会激怒更多人啊。”

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传来,满是戏虐。

李正阳眯着眼睛看了过去,君少阳大摇大摆走了进来,脸上满是不屑!

“我要的,就是激怒整个武道隐门,就算你们整个武道隐门与我为敌,那又如何?”君少阳看着李正阳,嘴角扬起一抹戏虐,“将你们全部弄死……应该感觉会很爽吧?”

“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!”

李正阳怒斥,手指着君少阳,冷笑起来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武道隐门中,从来就没有这号人物,突然出现,更是如此霸道,肆意杀人,绝对不是善类!

“哼,想知道我是谁?”君少阳脸色渐渐沉了下来,眸子里闪过一丝高傲,“我来自昆仑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