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一阵无奈,这叶天成还真是有些怪异,受伤这么严重,竟然还想喝酒?

  想到自己之前冒充是叶天成的徒弟,此刻看来,他跟自己那个老酒鬼师父,还真是有几分相像,至少在喝酒这一方面,很像。

  苏寒从阴墓处离开,这一次来到阴墓,的确收获不小,不仅确定了自己在阵法上的推演是正确的,更是从叶天成那,学到不少东西。

  以叶天成的实力,简单几句话,恐怕就比苏寒自己摸索几年都要来得有意义!

  真正的高手,早就将繁复的东西看得透彻,而能够用三言两语便说得清楚。

  苏寒心中惊喜,掌控了阵法,至少已经入了门,只要自己继续推演下去,早晚会有更大的突破。

  “多亏了叶前辈。”苏寒心中感慨着。

  他对叶天成的身份同样好奇,能对阵法有如此高深的理解,绝对不是一般人,更何况,叶天成的道号,是通天!

  刚叫这种名字的,又有谁是普通人?

  好奇归好奇,苏寒很清楚,自己的实力不够,就算知道了叶天成的身份,恐怕反而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“叶前辈似乎记忆有些混乱,想来是脊椎交感神经受了伤,”苏寒想着,“若是能配制出相应的药,没准就能让他彻底恢复记忆。”

  他心里想了想,便有了主意,要配制药,自然又得去祸害老张了。

  从巴山脚下离开,那里的村民都舍不得苏寒走,一个个大包小包,抓着土鸡土鸭,非得让苏寒带走,都是一些地道的乡村特色。

  苏寒拗不过,知道乔雨蔓这个吃货爱吃,给村民留下些钱,便带着东西回到了天海。

  一路奔波,苏寒没有一丝疲倦,反而变得更加亢奋,能在阵法上有所突破,这让他心情极好。

  将那些土鸡土鸭交给人拿去收拾,他便立刻喊了铁炮等人,全部朝着郊外而去。

  看到苏寒的表情,铁炮等人似乎也猜到了什么,一个个跃跃欲试,兴奋不已,紧握着拳头,仿佛马上要嫁人的闺女,紧张而有些期待。

  “都一帮大老爷们,怎么一副害羞的模样。”

  黑鹰打趣道,“好意思么你们?”

  跟这一群年轻人呆在一块久了,黑鹰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,身上更了那种久违的冲劲。

  “紧张啊!”

  黑鬼嘿嘿笑着,“苏先生可是说了,我们如果学得好,没准可以追上他的实力呢!”

  谁能不兴奋啊!

  他们可不指望真的可以超过苏寒,只要能看到苏寒的背影,能够不被苏寒远远甩在后头,更能帮助到苏寒,那就足够了!

  黑鹰只是笑笑,想到前两天乔雨蔓所说,自己找对象的要求就是比苏寒优秀一点点,特么的这些人心可真大!

  郊外,是一片空地,人迹罕至。

  这种地方,也最适合让铁炮他们来练习战阵。

  下了车,几十个人便站在那,一个个面红耳赤,激动不已。

  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别激动,有你们苦头吃的,想要提升实力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希望你们明白。”

  “嘿嘿,苏先生,我们一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,死都不怕,还怕训练嘛!”铁炮露出大白牙,笑了起来。

  他们连死都不怕,怎么可能会害怕训练?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苏寒点了点头,“学习这战阵的前提,是记忆,有很多东西,需要你们用心去记,这才是最考验人的。”

  他用一根木棍,在地上写了起来:“这阵法,最根本的就是站位,天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说的就是阵法的变化奥妙,你们可以理解这个一,就是你们自己,而二便是阴阳……”

  苏寒开口说着,这些都是他用者字诀推演而来,跟以往的阵法学习方式完全不同。

  他不断说着,铁炮等人认真听着,脸上满是迷惑,几乎就没听懂,本以为是练拳之类的学习,可哪里想到,光这些记忆理解的东西,就足够他们消化一段时间了。

  “阴阳便是两极,而后是四象……”

  苏寒说着,微微抬头,见铁炮等人红着脸,拼命记忆却又不时挠头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我一次性不说那么多,你们先学会这些站位,我已经画在纸上了,将这些记下来,尤其是各个方位之间的联系,这对你们将来战阵变化,同样有很大的用处。”

  一次性说得太多,铁炮他们肯定理解不过来,事情需要一步一步做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。

  苏寒可以肯定,一旦铁炮他们完全理解自己所说的战阵变化走位,以他们这些生死兄弟的默契,绝对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力量!

 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但一群人,绝对可以超过常人的想象!

  或许这就是铁炮他们未来可以走的路。

  对苏寒来说,同样如此,在教导铁炮他们阵法战阵的同时,也是他自己不断推演阵法的过程。

  就像叶天成所说,这阵法一脉,最主要的核心,就是变化!

  一个下午,铁炮等人便站在那画好的地面上,好似丢了魂一般,对着记忆里的站位,不断走动,一个个看过去十分滑稽,不时走错,便会惹来其他人一脚大踹。

  不远处,苏寒站在那,脸上满是笑意,他仿佛已经看到,一群狼在成长,将来一定会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那种恶狼!

  “黑鹰前辈,这边就麻烦你盯着了,别让这些家伙偷懒。”苏寒笑笑。

  “放心吧。”黑鹰点头,铁炮他们哪里会偷懒,他在这的目的,是及时让他们休息,免得过度疲劳,张弛有度,才是练武之人,应该学会的东西。

  苏寒离开,直接去了城西一条街。

  听到苏寒汽车喇叭的声音,正躺在藤椅上的老张,好似炸了毛的猫,瞬间弹了起来,慌乱不已:“嘿,苏先生怎么又来了?”

  他忙起了身,脸上一阵肉疼,仿佛苏寒又要来他这里,要走什么珍贵的好东西了。

  “老张!”

  苏寒喊了一声,老张还没来得及躲起来,只得讪讪笑着:“哎哟喂,苏先生你怎么又来了,那金蟾卵可是真没了啊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