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站了起来,走到空旷的地方,双手虚抬,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间,他右脚猛地一跺,顿时,地面上的灰尘震颤——

几道波纹流转,不过眨眼间,便有阵法纹路出现,交织在一起,构建成一个防御圈子。

老前辈心中一惊,看到那阵法纹路,脸上满是震惊。

他看着苏寒,有些难以置信,这阵法……他什么时候懂的?

似乎苏寒第一次进入这山林,差点就被自己阵法迷失,要不是靠着者字诀推演,他连走都走不出去,哪怕第二次来,也花了不少时间,才走到这阴墓之前。

可刚刚,苏寒一跺脚,瞬间构建出一个阵法,虽然在他眼里,弹指可破,但能做到这一步,相当不容易。

最重要的是,苏寒之前并不会阵法啊。

“这是……谁教你的?”老前辈不禁开口问道。

苏寒摇摇头:“没人教我,是我自己推演出来的,目前只能做到这一步,我想请教老前辈的就是,我这……算不算阵法呢?”

他要问的问题便是这个,通过者字诀推演出来的阵法纹路,与那经文描述的方法有些不同,就连苏寒自己都不确定,这是不是就是真正的阵法纹路。

苏寒从未涉足过这个领域,哪里会清楚,所以他想来请教老前辈,至少要判断自己推演的路,是否正确。

老前辈没有说话,盘腿坐在那,沉默了许久,只是在他的眼中,有一道光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苏寒没有打扰,静静站在那等着。

过了好久,老前辈才吐出一口气,随之点头:“真没想到,你通过者字诀,都能推演出阵法纹路,太让人吃惊了。”

就算是他,在苏寒这个年纪,也没有做到这一步,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,若非自己亲自证实过苏寒之前不懂阵法,他根本就不敢相信,有人能做到这一步。

他的眼神很亮,看着苏寒,突然多了一丝光芒:“我早说你像我的徒弟,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分!”

苏寒一怔,没有明白什么意思。

“你推演的方向并没有错,但有一个问题,”老前辈直接道,“者字诀是关于玄门之术的经文,主要作用是修复,而阵法一脉,核心是变化!”

苏寒心中大动,认真记着,此刻的老前辈似乎清醒了许多,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十分响亮。

“阵法一脉,还从没出现过像你这样的人,就算是我,也不敢说你未来会走到哪一步,”他看着苏寒,眼神越来越亮,仿佛看着一块璞玉,“我只能告诉你,你推演出来的的确是阵法纹路,但具体要怎么走,我不能说,不能影响你自己的判断,和你要走的路。”

他的话,让苏寒有些诧异,这分明是说,自己走的路,跟这老前辈所精通的阵法,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。

殊途同归,可阵法一脉,难道还有别的路可以走?

“前辈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你身上有三页九字真经的经书,如此年轻,就能达到这一步,真不简单。”老前辈似乎没有听到苏寒的话,自言自语道,“有意思,有意思啊。”

他的眼睛很亮,更带着一丝兴奋,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。

“前辈,你恐怕误会了,”听到他的话,苏寒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身上并没有三页经书,只有两页。”

他并不是担心老前辈会抢夺自己身上的经书,否则在第一次他恐怕就已经动手了。

能不把九字经书放在眼里的,又怎么会是一般人?

“两页?”老前辈眼睛里的光,爆射而出,仿佛可以穿透苏寒全身,将他看个彻底,“我说三页,自然是有三页,别人会错,但我叶天成,绝对不会错!”

叶天成!

老前辈的名字,叫做叶天成?

这是苏寒第一次知道老前辈的名字。

他说自己身上有三页经书?

苏寒心中一动,突然想到了什么,喉结忍不住滑动,如果说师父老道人给自己的《天经》是九字经书的一部分,那地之卷、人之卷都应该是一页经书。

地之卷是者字诀,那人之卷……难道也是一页经书?

“前辈,原来你叫叶天成啊。”苏寒心中震荡不已,自己的玄气功,便属于人之卷,看来这玄气功也不一般,自己都没意识到,反而叶天成看出来了。

或许自己能炼制出帮他治伤的药,就已经暴露了。

这叶天成当真是厉害啊!

叶天成淡淡点头:“这个名字,恐怕并没有多少人听过,但我的另一个名字,应该还算有点名气吧。”

他的眸子瞬间变得火热,仿佛有一道利剑,在他眸子里闪烁,看得苏寒都不禁心潮澎湃,浑身血气沸腾起来!

“我的道号,通天!”

嗡——!

仿佛被一道雷劈中,苏寒整个人,浑身都麻木了,通天?

敢叫这种名字的,怎么可能是普通人!

只是,他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个道号,也不知道这叶天成到底是什么人,光是他的阵法造诣,就足以让人震惊,一身惊世骇俗的手段,同样让人好奇。

就连这一个道号,都霸气得让人想要顶礼膜拜!

“看在你给我治伤的份上,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阵法的事,但具体的路,要你自己走。”

叶天成似乎神智清醒了多,不理会苏寒什么反应,便自顾自说了起来,不过几句话,就让苏寒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,似乎一切都变得通透了!

如同庖丁解牛,每一句话都直指本心,让苏寒震撼不已!

他楞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叶天成已经不再多说。

苏寒今天被震撼得不行,他对叶天成的身份越发好奇起来,至少在这俗世世界,肯定没有这号人物,如此强悍,如此可怕的存在!

他站在那,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叶天成刚刚说的话,如同一根木桩。

叶天成也不打扰,任由苏寒在那领悟,心中越发满意。

好一会儿,苏寒眼神变得亮了起来,缓缓吐出一口气,拱手恭敬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!”

叶天成点了点头:“许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,有些累,没什么事,你就离开吧,我要疗伤了。”

苏寒不敢再打扰,拱手再三道谢,便转身要走。

“记住,九字真经不过是一根领域的归纳和总结,作为参考可以,但每个人的路不一样,”身后,突然传来叶天成的声音,“另外,下次再来,记得带点好酒,我想喝酒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