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差一点,要不是那铁山自己离开,今天恐怕是躲不了了,自己受的伤还没能恢复,在铁山面前,根本就是不堪一击。

  一旦被铁山抓住,必死无疑!

  主上迅速离开,远离铁山之后才敢松一口气。

  “看来少爷离开昆仑了,在这种关键时候,竟然还如此冒失,”主上不禁冷笑,“如果只是为了出来杀我……那我还真是有点价值啊。”

  大敌当前,各势力想的不是怎么应对,竟然还在为了一己之私,尔虞我诈!

  跟苏寒比起来,他们还真是落了下乘。

  越是跟苏寒打交道久了,就连主上都十分敬佩苏寒:“昆仑里的争端,才是最激烈的,苏寒,我倒是期待,你会走到哪一步。”

  主上笑了一声,再次隐没在黑暗之中,没有恢复实力之前,他不想送死。

  君少阳离开了昆仑,恐怕目的之一就是自己,那个家伙,可能还不知道,自己所说的天赋可与他比拟的人,就是苏寒!

  而铁山身上的玉佩碎了,让他脸上瞬间泛起腾腾杀气!

  玉佩碎了,就代表着自己的亲弟弟铜山,死了!

  强悍如铜山,这俗世之中,怎么可能还有人能杀得了他?更何况,还有少爷君少阳在,难道少爷也出事了?

  铁山不敢有丝毫停留,甚至放弃即将到手的主上,也必须立刻离开,去找君少阳。

  毕竟,若是少爷出事,那他们所有兄弟,都得死!

  按照消息,铁山很快就找到了海沙帮所在,当看到铜山的尸体,他默默无言,站在那许久,浑身散发着的恐怖杀气,让盖然等人,根本就不敢说话,只能瑟瑟发抖。

  “谁杀了我弟弟。”突然间,铁山抬起头,那双眼睛,布满了血丝,看过去十分恐怖!

  他转头,盯着盖然,脸色狰狞无比!

  “大胆,你怎么能这样跟我们帮主说话!”盖然手下的弟子,见铁山一点都不客气,顿时大吼起来。

  “噗嗤——!”

  没有丝毫犹豫,铁山出手,一掌将那个家伙,活活打死,吓得其他人,哪里还敢说话。

  “闭嘴!都给我闭嘴!”盖然更是破口大骂,对着那些弟子,怒吼起来,“谁让你们废话的,死了也是活该!”

  他这一句话,让手下那些弟子,一个个都有些懵了,自己的弟子被人杀了,盖然骂的竟然还是他们?

  盖然顾不得那些,转头看着铁山,讪讪笑着:“阁下不要生气,不要跟这些垃圾一般见识,铜山大哥是被那洪门的人杀死的……”

  他就像一条狗,哪怕只是在铁山面前,也依旧只是一条狗。

  海沙帮的那些弟子,一个个都看呆了,不知道自己选择跟了这样的师父,是不是个错误。

  海沙帮哪里有变得强大,不过是成为了别人的狗,别人可以肆意虐杀而已!

  “洪门!”铁山眯了眯眼睛,咬着牙吐出这两个字,“我与你们不死不休!”

  他身上那森冷的杀气,让盖然不禁颤抖:“主人……主人受伤了,在里面疗伤。”

  他喉咙发干,心中十分后悔,自己怎么会答应君少阳,如今这局面,根本就不是他能掌控的。

  铁山没有再看他,转身进去找君少阳,而盖然不敢跟进去。

  看着那些弟子,盖然欲言又止,见他们眼神之中竟然都带着鄙夷和难以置信,盖然勃然大怒。

  “你们懂什么!若不是我,你们这辈子都只是垃圾!永远上不了台面的垃圾!”盖然恼羞成怒,咬着牙道,“就算只是给别人当狗,那也是一位强者手下的狗,你们懂么!”

  几个弟子咬牙,脸色十分难看,他们深深看了盖然一眼,不说话,只是摇头,随之坚定地转身离开。

  屋子里,君少阳气色并不好看。

  被苏寒用镇邪塔铁锁链狠狠抽了一鞭子,仿佛抽打在他的灵魂之上,剧痛无比,若非如此,那天他未必会直接退让。

  “真没想到,他竟然还会阴阳地术,出乎我的意料了。”君少阳缓缓吐出一口气。

  他这一生,可还没有受过伤!

  如今被一只他眼里的蝼蚁伤了,这让他十分恼怒,若是传回昆仑,那他还有什么脸面?

  “少爷!”

  铁山走了进去,恭敬喊道。

  看得出铁山脸色阴沉,君少阳淡淡道:“铜山死了,是那洪门长老黑鹰杀死的,我想替他报仇,只可惜……”

  铁山点头:“多谢少爷为我弟弟报仇,铁山感激不尽!”

  就连君少阳都受伤了,看来那洪门不简单啊,这俗世之中,竟然还有这种高手?

  君少阳微微点头:“等我这伤好了,再找他们算账,届时,我会将他们全部杀了!”

  这不是为了铜山报仇,而是他自己要泄愤!

  苏寒让他受伤,这笔账,绝对要清算。

  铁山自然猜到了,只是以他的身份,哪里敢说:“少爷好好养伤,等少爷伤好,便是那洪门覆灭之时!”

  “对了,找到了么?”君少阳语气平静,对他来说,铜山他们就算死了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该表现地重视,还是需要。

  权术这种东西,不管是在什么环境下,都是需要的。

  “找到了,森罗死了,但还残留了一丝,”铁山点头,“少爷,恐怕那森罗,找到了一页九字经书,就是裂字诀,一体双魂,如今森罗死了,但却新生了一道魂魄。”

  这是君少阳之前的猜测,铁山已经可以证实了。

  “哼,他好大胆子!”

  君少阳怒拍桌子,“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们君家了么?痴心妄想!”

  得到了九字经书,竟然不上交,反而自己修炼,这家伙该死!

  他一动怒,便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,被那铁锁链抽中的伤口,依旧剧痛无比,每次痛起来,都让君少阳气得想杀人。

  君少阳脸色微微苍白,看得铁山一阵担心,如果被家主知道,他们没有保护好少爷,那就是死罪!

  “少爷,我先帮你疗伤吧,等你伤好,我们便去要了那些人的性命!”铁山拱手道,“至于森罗的下落,我已经捕捉到了,他没有机会逃脱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