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他眼里,这些武道隐门的人,跟蝼蚁又有什么区别?

  他看着苏寒,苏寒同时看着他,两个人四目相对,皆是眼神平静。

  这让君少阳不禁有些诧异,刚刚自己强势一击,直接破了刘震的金钟罩,就算是那半百老头唐奇等人,眼里都闪过一丝惊奇。

  反倒是这苏寒,从头到尾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。

  “你很不错。”君少阳看着苏寒,突然开口道。

  他的口吻,显然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仿佛能得到他的表扬,便是苏寒他们最大的荣耀。

  君少阳看着苏寒,嘴角微微扬起。

  “你也不错。”

  苏寒看了他一眼,语气同样平静,淡淡一句,让君少阳不禁楞了一下。

  他没想到,苏寒竟然敢用这种语气来跟自己说话,仿佛……跟自己是平等的,这家伙……找死么!

  君少阳眸子陡然变得犀利起来,站在一边的铜山看到,顿时身上爆发出恐怖的杀气,不过一步,便掠了出去。

  “大胆!”

  那只拳头,仿佛一道电光,不过眨眼间就冲到了苏寒跟前,像一只狂暴的野兽,凶狠不已!

  苏寒站在那依旧纹丝不动,身边的黑鹰同样冲了出去,鹰爪功,爆发!

  “轰隆——!”

  不过不瞬间,两个人猛地撞击在一起,各自又后退了出去。

  君少阳与苏寒依旧站在那,动都没有动,甚至就连眼神和表情,都没有半点变化。

  铜山脸色微变,没想到黑鹰竟然能受得住自己一拳,显然也已经达到化劲层次,尤其是那一身澎湃的血气,恐怕在他手上,不知道收割了多少人的鲜血!

  那种几乎要凝成实质的杀气,让铜山都有些诧异,哪怕自己的实力比黑鹰高上一些,可在那种血气之下,自己的心境显然已经受到了影响。

  铜山没有再出手,黑鹰同样站在苏寒跟前,就像是一尊护卫。

  君少阳没有动手,黑鹰就不会让苏寒动手!

  一时间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彼此看着对方。

  反倒是进了屋子的唐奇等人,心中有些惊骇,没想到外面竟然有打起来了。

  唐俊如想出去看看,被唐奇拦住了。

  “不用出去,他们不会再动手了。”唐奇开口道,“看来这次的武道大会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  外头,苏寒看着君少阳,淡淡开口:“武道大会还没开始,要切磋,也再等等。”

  他瞥了铜山一眼,毫不客气道,“就算要动手,也轮不到你,你还没资格。”

  一句话,让铜山顿时面红耳赤,想要再动手!

  只是苏寒那淡漠的眼神,让他不禁心中一震,这种感觉,只有在面对君少阳的时候才有,苏寒一个武道圈子的人……怎么可能!

  想到在后山,他要击杀黑山派掌门等人的时候,苏寒一颗石子,制止了自己,铜山心里还憋着一口气。

  “难不成,你想跟我们少爷动手?”铜山冷笑,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“你更不配!就留你两天好活,等到擂台上,我要你的命!”

  铜山叫嚣着,可苏寒根本就没看他,仿佛,他只是一道空气,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。

  这种无视,让铜山气得想杀人,可君少阳没有开口,他也不敢动手。

  “看来你很有自信,”君少阳看着苏寒,眼中多了一丝兴趣,“只是你根本不知道,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。”

  他摇了摇头,一副不屑的表情:“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,能给我带来一些乐趣。”

  说完,君少阳便不再理会,转身进了屋子。

  铜山深深看了苏寒等人一眼,立刻跟了进去,只留下盖然,像一只看门狗,尴尬地站在门口,没有君少阳的话,他根本就不敢进去。

  见苏寒等人看着自己,盖然大腿禁不住一阵颤抖。

  君少阳他惹不起,眼前的苏寒等人,他同样惹不起!

  “实力弱不要紧,但若是连做人的尊严都丢了,那才是真正的悲哀。”

  苏寒看了盖然一眼,说了一句,便转身进了门。

  院子里,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,除了涨红着脸,羞愤不已的盖然,再无一人,就好像刚刚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,海沙帮如此威风的事情,盖然又怎么会不让别人知道?

  很快,整个蜀山上的门派都知道了,刘家金钟罩硬功被人一招破了,甚至被赶出了院子,狼狈不已。

  更让所有人惊奇的是,打败刘家的人,竟然是海沙帮!

  那个接连被唐家和洪门羞辱的三流门派海沙帮!

  摇身一变,就成为了可以媲美隐门世家的强大门派?

  若非看到刘家的人都被赶了出来,家主刘震甚至还受了伤,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,这才多久,变化也太大了吧。

  一时间,海沙帮这三个字,让不少人都忌惮,甚至还有人嫉妒。

  武道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突然风云变化,让人看不清楚,原本以为只是看着隐门世家的热闹,可没想到,一个海沙帮突然就崛起了。

  夜色渐渐沉了下来,不少门派的人都已经准备休息,明日便是武道大会开启的日子。

  他们都要养精蓄锐,争取在大会上,拿出自己最强的实力,证明自己!

  房间里,苏寒盘腿坐在那,黑鹰跟铁炮等人都站在一边,默不出声,不敢打扰。

  他们很清楚,那君少阳不是一般人,哪怕就是身边的铜山,都算得上是极强的高手,除了黑鹰,他们之中还真没人可以抗衡。

  此刻苏寒正在练功,他们自然不去打扰。

  盘腿坐在那的苏寒,闭上了眼睛,浑身放松,仿佛进入到一种奇妙的境界。

  周遭一切声音,都进入他的耳朵,清晰不已。

  脑海里,一道道经文浮现,者字诀、临字诀的经文不断滚动,交叉,发出一阵阵诵读雷音。

  突然间——

  似乎有一道光闪过,苏寒瞬间便抓住了那道光,猛地睁开了眼睛!

  他这段时间,一直都在捉摸阵法的问题,从阴墓那边回来,苏寒对阵法的了解,便已经入了门,没有办法从阴墓那个神秘人身上学习到阵法,那他就想通过临字诀和者字诀来推演!

  若是让那阴墓里的神秘人知道,苏寒竟然是用这种办法来推演,恐怕都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