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收起镇魂术,没有再看盖然一眼,转身直接走进了院子,黑鹰等人也只是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盖然。

只留下盖然一个人,举着拳头,却好似一座雕像站在那,纹丝不动,脸上的表情,满是惊恐和后怕。

“怎么回事?盖帮主怎么不动手?”

“那洪门的人都已经走了!”

不远处,几个人忍不住道,苏寒等人都已经走进了院子,盖然怎么还没动手,举着拳头好玩么?

只有几个门派掌门,看到了盖然眼里的惊骇,不禁心头剧颤。

“一个眼神……”祁龙喉结动了动,他看到了苏寒的眼神,仅仅只是余光,都让他感觉浑身一颤,脊梁骨都发冷,而首当其冲的盖然,又会是什么样?

他忙走了过去,伸手在盖然伸手轻轻一拍,盖然瞬间放松下来,绷直的身体,几乎已经变得僵硬。

盖然呼吸急促,转头看向祁龙,两个人相视一眼,彼此都是一阵诧异。

“好可怕!”

盖然深吸一口气,仅仅只是一眼,就几乎将自己的灵魂都给钉死了!

这是什么实力?

这又是什么手段?

“盖帮主,你怎么不动手啊,教训洪门那些家伙啊!”

“就是,还真以为自己跟唐门一样么?太嚣张了!”

不远处,依旧有人叫嚣,可盖然哪里还敢自讨没趣,惨白着一张脸,看着祁龙,“祁兄,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?”

祁龙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点头。

只是一个眼神啊!

“看来洪门跟我们,真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人。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别说那高高在上是隐门世家,就连刚回归的洪门,他们都比不上啊!

想到之前李正阳说,根本就不需要苏寒亲自出手,他手下随便派一个人出来,盖然都不是对手。

此刻,他们才算是真正明白李正阳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这武道大会还没开始,就已经让盖然跟祁龙心中有些无力,面对这样的对手,他们哪里还有什么机会?

“盖帮主,你怎么不动手啊!”

“难道要让那洪门骑在你们的脖子上么?”

不断有人起哄,气得盖然脸色更是难看,他心中怒骂,有本事你们去啊,苏寒一个眼神恐怕都能让你们吓尿!

他从未这么丢人过,可今天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就接连丢了两次人,看着那些人嘲讽的眼神,盖然阴沉着脸,不想再说话,连着他门下弟子,一个也都垂头丧气。

连海沙帮的帮主都被人嘲笑,他们更是抬不起头。

“走!”盖然不想再多说什么,立刻带着人走开,十分狼狈。

蜀山后院里,苏寒带着人走了进去,郑辰早就安排好了,给乔雨蔓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,十分周到。

“谢谢郑辰大哥,还有你上次带的火锅!”乔雨蔓嘻嘻笑着,像个顽皮的精灵。

“嗨,跟我还客气?”郑辰笑着,上次在娱乐城,乔雨蔓还献唱一首,好听的歌声,让他的耳朵都几乎要麻了。

知道乔雨蔓是俗世中的大明星,听她的演唱会,据说都要花好多钱呢!

安排好了苏寒等人,郑辰便先忙去了,这次武道大会来的人不少,都要他们一一安排,哪怕只是在外住帐篷,那也需要他们来安排地点。

“那些家伙,真当我们洪门好欺负么?哼。”黑鹰哼道,依旧有些不满,“一些井底之蛙,真当自己是个武道隐门,就了不起了。”

以他的实力,一个人就能将整个海沙帮压得抬不起头!

这些家伙,都是在安逸中度过多年,跟他们这些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人来比,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“黑鹰前辈,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,”苏寒淡淡道,“他们轻视我洪门,自然要付出代价,这次武道大会,看来我们也得展露一些实力了,至少,不能让他们将洪门当做三流的势力。”

这对洪门来说,根本就是侮辱!

苏寒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,竟然将洪门当做跟他们一样的层次。

“好了,大家安顿好就可以随处逛逛,这蜀山是个不错的地方。”

不过是一件小事,苏寒并未太放在心上。

“嘻嘻,姐夫你好厉害!”乔雨蔓像一只小兔子,伸手挽着苏寒,笑嘻嘻道,“刚刚我可看到了,你一个眼神就把那家伙吓得动弹不得,太厉害了!”

苏寒翻了个白眼:“是不是这样?”

……

距离苏寒他们房间不远的地方,安排的是唐家的人。

唐奇坐在那,身边的门人立刻泡好茶,递了上去。

“怎么,看上那姑娘了?”见自己的孙子有些走神,唐奇不禁笑了起来,“才见一次,就能让你这么迷恋?”

唐俊如楞了一下,笑了笑:“爷爷,你别取笑我了,我只是一时走神了。”

对自己的孙子,他怎么会不了解?

“把你丢到那满是杀戮的环境,锻炼了这么多年,难免积累了不少戾气,需要女人也正常。”唐奇淡淡道,“不过,那姑娘身边的年轻人,可不好惹。”

唐俊如眸子一缩,冷峻的眉毛微微挑动。

“这次武道大会,你要做的,就是一战成名,最好……横扫一切,就算是李家那小子,也得俯首称臣!”唐奇认真道,“唯此,你才可能进入那个地方,明白么?”

唐俊如好像没有听到自己爷爷说的话,脑海里浮现出了苏寒的脸,眸子里霎时间闪过一丝杀气!

“俊如?”唐奇喊了一声。

“啊,爷爷,你说得对,我不会让你失望,那些垃圾,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,就算是李家他们,同样没法跟我相比。”

唐俊如点了点头道,“我会让他们后悔来参加武道大会!”

“恩。”唐奇点了点头,一招手,座下弟子立刻走了进来,附身在唐奇的耳边,说了两句。

“是么,原来他们就是洪门的人。”唐奇眼睛一亮,“怪不得,我从来没有见过,那小子如此年轻,就已经成为洪门门主了?”

他的脸色微微一变,显然也十分诧异。

“洪门门主?”听到唐奇的话,唐俊如不禁问道,“爷爷你说的是刚刚那个姑娘身边的年轻人?就是将英雄岛岛主石破天逼死之人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