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苏先生!”

  看到苏寒来了,铁炮立刻迎了上去,压低声音道,“这老头子,跟昨天那个药师仙一起来的,是不是来找茬的?”

  只要苏寒一声令下,他立刻让人将两个家伙赶出去!

  苏寒挥了挥手:“没事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现在敢在天海闹事的,还真没有,强如当初的主上,可都差点死在天海,谁还敢来天海闹事?

  这就是一座禁地!

  苏寒走了过去,药师仙忙开口道:“师父,就是他。”

  药王抬起头,见苏寒气势不凡,竟然如此年轻,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这般年纪,就已经成为别人口中的神医,当真是让人惊叹啊!

  他微微拱手:“老朽药王,武道隐门药王谷的谷主,昨日我徒儿冒犯苏门主,在这玄气医馆差点闹出人命,我今天特来道歉。”

  药王很客气,哪怕面对的是一个年轻人,甚至比自己的土地年纪还小,他依旧做足了姿态。

  见来者客气,苏寒自然不会倨傲,拱手回礼:“前辈言重了,没有产生严重后果,那就可以弥补。”

  堂堂药王谷谷主,竟然亲自上门来道歉?

  苏寒有些诧异,站在一边的铁炮更是瞪大了眼睛,他还以为这老头子是来闹事的,没想到,竟然是上门来道歉的。

  “前辈,请里面坐。”

  苏寒看得出,这药王是有话要跟自己说,否则不会急匆匆这么早就赶来,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,远道而来,可不容易。

  “多谢苏门主。”药王依旧客气。

  心中对苏寒也多了几分好感,在他的印象中,但凡年轻有为之人,多是心高气傲,但眼前的苏寒,明显不会,甚至比他想象中还有懂礼数。

  “铁炮,备茶。”苏寒转头吩咐,便领着药王进了玄气医馆。

  药师仙不敢说话,就像一个小孩儿,恭恭敬敬跟在药王的身后,哪里还敢像昨天那样,胡乱说话。

  在药王的面前,他就是一个后辈,而看过去,药王跟苏寒,似乎就是平辈论交,按照武道隐门中的规矩,他药师仙,恐怕都得喊苏寒前辈!

  “苏门主,昨日之事,师仙已经跟我说了,如果我猜的不错,你用的可是巫医一脉的祝由术?”

  药王并不拐弯抹角,开门尖山,直接开口就问。

  “正是。”苏寒自然不隐瞒,看得出,药王今日而来,肯定是有事,“我也在近日因缘巧合之下学到的。”

  他没说,自己只是看了阿毒施展一遍就学会了,否则药王恐怕会吃惊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药王点了点头:“今日前来,一是为了替我这徒弟,给苏门主道歉,毕竟差点惹出事情来,二来,是想跟苏门主请教一些事情。”

  听到自己师父的话,要跟苏寒请教东西,药师仙整个人楞住了。

 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师父,有些不敢相信,大老远赶来天海,甚至没有一刻停留,师父竟然是为了向苏寒请教一些东西,这……这是开玩笑吧?

  “前辈说笑了,愧不敢当啊。”苏寒忙笑道,让这样的前辈来跟自己请教,他可不敢,“请教谈不上,探讨一二,倒是可以。”

  见苏寒如此客气,药王笑了起来:“我药王谷专治内伤而闻名,在武道圈子里,也算是有名气,但我曾经遇到一个伤者,他的内伤,我治不了,让他最终死了,所以这些年,我一直都很内疚,听闻苏门主医术了得,所以想问是否有解救之法,了却我一桩心事。”

  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那个病人四肢经脉俱损,神志不清,气血淤积于胸,口不能言,耳不能听,眼不能视,我以针灸之法,破他胸口淤血,清除喉间化痰,以雷云草锻烧成齑粉,灌入耳中,再以灵猴肝,冲击药汁覆眼,同时配合充盈精气之药,为何他没能恢复?”

  药王问得很认真,将事情也说得很清楚。

  这个问题在他心中已经很多年,一直让他愧疚不已,没能将人的命救回来,让他至今还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苏寒微微皱眉,认真听着,心中已经思索起来。

  药王所说的病症,他似乎在哪里见过,光光从药王阐述来看,这个病人几乎已经到了必死的地步,整个人身体机能接近枯竭,想救回来,几乎不可能。

  但听药王所用之法,苏寒便能猜到药王的判断。

  他沉默片刻,药王安静等着,并没有打扰苏寒,若是能一下子就回答出来的话,那才是真正胡说八道。

  他几十年都没能想明白的问题,苏寒就算医术通天,也不可能随口就能说出来。

 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就连药师仙站在那,也纹丝不动,脑海中将自己师父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,认真思考起来。

  可他越想,越觉得复杂,整个脑袋都已经迷糊了,丝毫抓不住一丝有用的信息,似乎师父应对那些病症的方法,根本就没有错,为什么不能把人救回来呢?

  药师仙直接陷入跟药王一样的困惑之中。

  这样的问题,根本就没有答案吧?

  药师仙见苏寒也沉默,皱着眉头不说话,心中总算好受了一些,至少师父不懂的东西,这苏寒也不懂啊。

  他心中正松了一口气,苏寒突然缓缓抬起头,眼神里带着一丝光芒。

  “药王前辈,这个病人,你以针灸之法,是否依次刺入的是三阴脉络、涌泉穴、太溪穴、关元穴?”

  药王一怔,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,楞楞地看了苏寒几秒钟,缓缓吐出一口气:“你连这都能猜得到?”

  他只说了用银针刺穴,可没有说刺的是哪几个穴道,可苏寒猜测得分毫不差!

  光是这等水平,就足以让他惊叹了。

  药师仙也愣了,自己刚刚还想说这个问题苏寒怕是回答不上来,可这一开口,就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几个穴道,他突然觉得好熟悉……

  “不错,我正是刺入这几个穴道。”药王开口道。

  苏寒此刻,转头看向药师仙,正色道:“看来,药师仙差点治死人,药王前辈你的责任可不小啊。”

  他一句话,让药师仙脸色微变,就连药王,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,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