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苏寒红了脸,乔雨蔓反而更加肆无忌惮,不肯撒手,仿佛一只树懒,挂在苏寒的脖子上。

“潜规则?姐夫你怎么不早说!”

说着,她就要亲上去,“你害羞的样子,可真是好玩呀!”

“别闹!”

苏寒推开乔雨蔓,后退两步,“你这家伙,最近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,小心我告诉你姐。”

乔雨蔓嘟了嘟嘴,一脸的委屈:“你还好意思说我呢,这段时间都不陪人家玩,我两场演唱会你都没去,还敢说我呢,我才要去姐姐面前告你状!”

她哼了一声,知道苏寒这段时间事情特别多,到处跑,就连家里都没有多少时间呆,更别说还有时间陪她玩呢。

以前觉得自己的姐夫好厉害,无所不能,让人崇拜,可现在她觉得,自己的姐夫太厉害了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反而要承担的事情更多了。

他……也很辛苦。

“对不起,雨蔓,这段时间的确有些忙,这样,等港城那边事情发展好了,你在红磡开演唱会,我一定去。”

苏寒笑着道。

“你保证!”乔雨蔓立刻拉着苏寒的手,“拉钩!”

苏寒无奈耸肩,都成年人了,还玩这套小孩子的把戏,他只好跟乔雨蔓拉钩:“那行,拉钩。”

“拉钩,上吊,一百年,不许变!”乔雨蔓勾着苏寒的手指,念念有词,“等等,还要盖个章。”

不等苏寒反应,她突然踮起脚尖,在苏寒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,随之便慌乱逃离,好像做了什么坏事,生怕被别人抓住一样。

苏寒摸着自己的脸,一阵无奈。

“这孩子……真长大了。”

左右无事,苏寒便离开玄气传媒,想到这段时间,自己的确是冷落了身边的人,他心中也有些愧疚。

不管是乔雨珊,还是李婉儿,又或者是林琳还是远在京都的林美妤,她们虽然从来不说,但苏寒知道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陪在她们身边。

这个时候,他真希望自己有分身之术啊。

“要是能从森罗那学到分身之术多好,”苏寒心中一阵遗憾,本想挖掘出森罗可以一分为二的原因,可惜森罗一死,身体就像是被人禁锢了一样,什么都探查不到,“影子,你抓紧时间提升自己,我感觉这铜钱戒指,会给你很大的帮助。”

苏寒心中有一种感觉,这铜钱戒指,恐怕比蜀山的镇邪塔还要厉害!

只是就连老张也不知道这铜钱戒指的来历,看来也只能靠自己不断去摸索了。

不去想那么多,难得暂时清闲下来,苏寒便立刻驱车去找李婉儿跟乔雨珊,总该好好放松一下。

……

昆仑山。

在武道隐门中,绝对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!

晨露弥漫,仿佛有一道道仙气飘散,呼吸起来,都让人感觉神清气爽。

几座巍峨高山,直插云霄,郁郁葱葱的山林,更让这里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。

山顶,一座巨大的建筑,仿佛就是硬生生凿出来的一般,气势惊人。

小院之中的练功房门缓缓打开,一个年轻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。

“少爷,你总算出关了。”外头,几个人站着那,已经等了许久。

君少阳看了几个人一眼,淡淡笑着:“我只是闭关参悟一些东西,怎么,最近有事发生?”

他器宇轩昂,清秀的脸上带着强大的自信,一眼看过去就气质不凡,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,恐怕一生的起点,就是别人为之奋斗一生都难以企及的终点。

“森罗死了。”站在下方的人,拱手道。

君少阳皱眉:“他死了?”

“森罗传回信息,说是找到了九字经书,但对手太可怕,让他身受重伤,他还说,少爷如果知道那经书在谁手上,肯定会惊喜的。”

手下人如实禀告,他们知道森罗说的话并不够完整,这个家伙,太狡猾了。

“惊喜?”

君少阳眉毛一挑,“能让我惊喜的事情可不多,家父派他去俗世寻找经书,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吧,竟然毫无成果,死了也就死了吧。”

他脸上,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。

“少爷,森罗这个人……肯定有事瞒着你,”手下人想了想,认真道,“他传回来的话,就有些蹊跷,我猜测,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,对少爷有威胁的人。”

君少阳脸色顿时就变了,澎湃的杀气瞬间弥漫,牢牢将那个手下锁定,轰隆一声巨响,一掌直接将那手下打得飞了出去!

“砰——!”

手下重重砸在地上,脸色苍白,吓得惊魂未定。

“威胁我?区区俗世,那武道隐门中,还能有可以威胁我的人?笑话!”君少阳脸色阴沉看了那手下一眼,“森罗若是敢骗我……那他就算死了,我也会把他的三魂七魄找回来,钉死在石柱上!”

那森冷的杀意,让所有人都禁不住颤抖。

君少阳手一挥,瞬间散去那种气势,眸子里的光芒,不断闪烁。

森罗既然会传回来信息,显然在外面有所发现,能让他重伤的人,看来有点意思。

“这事家父知道么?”他开口问道。

“家主上前线去了,那边……据说出了点情况,还不知道,我们立刻来告诉少爷了。”手下人站了起来,脸色依旧苍白,“就是担心武道隐门那边有些事情……”

怕有人真的会威胁到君少阳,毕竟森罗那种人,他说的话,谁也不知道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

“是么,正好闲着无事,那我们出去走走。”君少阳淡淡开口。

“可是……那规矩。”手下人开口,见君少阳没有爆发杀气,这才敢继续说下去,“昆仑里不是说,前线战事不稳定,不允许我们随便外出……”

君少阳丝毫没有理会,迈步朝着外头走去。

“昆仑本就属于武道隐门,我们又怎么算外出呢。”

他迈步而去,身上的气息渐渐收敛,清秀的脸上,带着一丝好奇,更带着一丝冷酷。

“对我有威胁的人……”

君少阳禁不住冷笑,“区区武道隐门的一班老弱病残,能对我有威胁?看来那九字经书,要落到我手里了。”

(本章完)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