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炮一看就要冲上去,去哪捣乱不行,来玄气医馆捣乱?

  还从来没人敢怀疑苏寒的医术!

  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铁炮伸手,便揪住那个年轻男子的衣服,“苏先生的医术,岂是你能质疑的!”

  “怎么?骗不到人,就想打人了么!”年轻人丝毫不怕,声音更是大了起来,“你们内地的人,最喜欢装神弄鬼骗人,我才不会信!”

  听着他的强调,苏寒觉得有些别扭。

  他拦住铁炮,看着那个年轻男子:“你是港城那边的人吧?”

  “哼,不用跟我客套,你们这样骗人,就不怕影响别人对内地的印象?”那年轻人瞪了苏寒一眼,毫不客气道,“还悬壶济世,中医都衰败成什么样了,还敢在这装神弄鬼,我今天就要揭发你们!”

  苏寒没有理会,笑了笑,眼神从那年轻人身上扫过。

  “你的肾脏移植手术,去年才做的吧?虽然现在恢复得不错,但还是容易感觉到疲劳。”

  苏寒自顾自地开口,他刚说,那个男子就楞了一下,瞪圆了眼睛,看着苏寒。

  自己做了肾脏移植手术的事,他怎么会知道?

  “你现在每个月还要做辅助治疗,因为移植的肾,产生了排斥反应,若是不及时治疗,恐怕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苏寒看了那年轻人一眼,摇了摇头,“可惜了,这么年轻,最多只有一年的活路。”

  那个年轻人,楞在那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腰,心中猛地一沉:“你怎么知道我做了肾脏移植手术?”

  别说苏寒认识自己,那是不可能的,他都是刚到天海,听到有人说这有神医开馆收徒,他还有兴趣来看一眼,可一看到苏寒那么年轻,他就知道,肯定又是骗人的。

  在港城,这种骗人的广告,他可没少见,自己当初治病的时候,被骗太多次,让他都生出一股恨意。

  “我不仅知道你做了肾脏移植手术,我还知道,你的左边大腿内侧有残疾,应该是割开过肿瘤吧?”

  苏寒看着那个年轻人,淡淡道,“这颗肿瘤当初没有要你的命,但心中这肾脏手术,恐怕是能做到了。”

  年轻人顿时脸色大变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要说不小心看到自己腰伤的伤口,猜测到自己做过肾脏手术,那他还能接受,可自己大腿内侧那个肿瘤,可是十几岁时候动的手术,苏寒怎么可能知道?

  他真是看出来的?

  这怎么可能!

  “你、你不可能知道!”年轻人变了脸色,再看苏寒,看了看悬挂在那头顶的牌匾,有些怀疑道,“你真是神医?”

  “苏先生是天海市的神医,如假包换,整个天海都知道,你还敢怀疑”

  铁炮哼了一声,挥了挥手,“走走走,别再这胡说八道,免得坏了我们玄气医馆的名声!”

  闻言,那个年轻人哪里还肯走,惨白的脸上满是着急:“苏先生,那你能看出我的问题,就肯定可以治吧?”

  “治不了治不了,没听苏先生说么,你最多一年活了,走走走。”铁炮毫不客气,人家都打假打到家门口了,还跟他客气什么。

  年轻人更不敢走了,自己最多只能活一年了?

  能一眼看出自己身上毛病的人,还从来没有过吧?

  “苏先生!对不住对不住!”年轻人忙开口“我叫徐方,在从港城来的,以前被当医生的骗多了,心里才有怨气,不相信医生,刚刚冒犯你,可真是对不住,希望苏先生不要放在心上啊。”

  他讪讪笑着,眼神里满是祈求,“苏先生……我这,真的没有救了么?”

  此刻,他才反应过来,这两次做辅助治疗之后,每一次身体都会变得更加虚弱,更容易疲劳,原来这排斥反应一直都有啊。

  徐方顿时面如死灰,祈求地看着苏寒。

  “倒不是没有救,只是你移植的那颗肾脏跟你不是完全匹配,才产生了排斥反应,换一颗就好了。”

  苏寒淡淡道。

  徐方一听,更是哭丧着脸:“哪有那么容易匹配到合适的肾脏,我等这颗都等了两年啊!”

  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一年后就死,徐方耷拉着脸,差点没忍住,在大街上哭了起来。

  “还有一种办法。”

  苏寒继续开口。

  听到还有一种办法,徐方神情一震,扑通一声,直接给苏寒跪下来了:“苏先生,你可得救救我啊!我刚刚真的错了,你救我一命吧!”

  他哪里知道,苏寒真的是神医,自己刚刚说要揭发他们招摇撞骗,现在恐怕只有苏寒能救自己了。

  “我是医生,能救你,自然会救你。”

  苏寒叹了一口气,“医者父母心,我不会跟你一个年轻人计较言语上的东西。”

  看过去,苏寒比这徐方,似乎还要更年轻一些。

  “谢谢苏先生!谢谢苏先生!”徐方忙激动道,“那还有一种办法……”

  “就是欺骗你自己的身体。”

  苏寒笑着道,“让你的身体误以为,移植的那颗肾脏,就是你自己本身的,自然不会再有排斥反应。”

  徐方听得楞了,欺骗自己的身体?这是什么办法,他从来就没听说过啊。

  听起来,真的像骗子啊!

  “你不信?不信就走,苏先生好心救你,你还怀疑来怀疑去的。”铁炮一看徐方那表情,顿时哼了起来,“好心没好报!”

  “我信!我信啊!”徐方忙点头,“苏先生,我信啊,你说怎么办,就怎么办!”

  苏寒点了点头:你进来吧。“

  他转身进了医馆,徐方忙跟了进去,哪里还敢有一丝不敬。

  苏寒为他把了脉,微微点头,便让徐方躺在床上,伸手一抚,一道玄气立刻涌现,将徐方肾脏的位置包裹起来。

  徐方轻轻一颤,只感觉一阵温热,似乎有热水在腰上流动,十分舒服。

  他躺在那,不敢动弹,也不知道苏寒在做什么,只能期待着,苏寒是真的有办法,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
  没过一会儿,苏寒收回了手,轻声道:”好了。“

  徐方一愣,坐起身子一看,腰上开过的伤口上,不知道涂了什么药膏,清清凉凉的,还蛮舒服。

  ”这是生肌膏,帮你祛除伤疤的,至于肾脏,不会再有排斥反应了,“苏寒笑了笑道,”我帮你骗了你自己的身体,让他相信,这肾脏就是你自己的。“

  听过去匪夷所思。

  徐方始终觉得,这好似在开玩笑,他低头看了一眼,突然间瞪大了眼睛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!

  此刻腰上的伤疤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正是不断消失!

  天啊!这怎么可能!

  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反而看得更清楚,让他忍不住惊叫起来!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