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哪里能不害怕,那种惨白‘色’,根本不是正常的颜‘色’,而且那种瘆人的感觉,甚至还散发着一种‘阴’冷!



馆长感觉自己喉咙都被卡着,说不出话来,吓得瑟瑟发抖。。。!



他转头,梅升同样害怕,但见过一次,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了。



更何况,苏寒还在这,肯定不会有事!



“好大的胆子,在这种地方,也敢做‘乱’!”



苏寒轻斥一声,那物顿时颤抖,猛地要冲出去,不等他反应,苏寒手指的铜钱戒指,已经飞出一道黑光,瞬间掠了过去,直接将玻璃窗都给覆盖住,根本不给一丝机会!



“啵——!”



轻微的一声响动,仿佛玻璃泡破碎了一半,那物瞬间又恢复了平静,安静落在那,没有半点反应。



而那团黑气一闪而过,瞬间便分散到了整个博物馆。



“影子,吃干净点,下次可没多少这种机会了。”



苏寒话音刚落,空气里边传来一声闷闷的响声,好似……小孩子在撒娇一般,听得馆长几乎要哭出来。



“啪嗒——!”



灯光再次亮了起来,众人心里才有些安稳。



此刻,馆长哪里还敢怀疑苏寒,喉结滚动,讪讪道:“苏、苏大师?那东西……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

太过惊悚了,刚刚那惨白的光芒,让馆长的心,都跟着提了起来。



“要你命的东西!”



苏寒轻描淡写道。



馆长体若筛糠,瑟瑟发抖,害怕地声音都在颤抖:“啊啊!苏大师!苏大师你得救救我啊?你一定要救救我啊!”



一想到自己只能再活一个月,馆长那张脸,都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。



叫这一声大师,他心里已经是彻底相信了。



亲眼所见,还能有假?那种瘆人的感觉,还能有假?



“馆长,我都说了,苏先生不是一般人,他本来是国医堂的神医,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亲自去问问,”梅升跟着道,“苏先生好心来帮我们,你却……”



他摇着头,同样生气,要不是苏寒肯帮忙,他们这些人,恐怕都会被影响了。



“是是是,我错了,我知道自己错了,”馆长忙道,“苏大师,还请你千万不要生气,我们这些老学究,都是这种臭脾气,我跟你道歉,我跟你道歉啊!”



馆长喉结滑动,急得都快哭了。



他可不想死啊。



几个保安,同样看着苏寒,眼里满是祈求,他们人微言轻,哪里敢说什么,可苏寒说了,这不干净的东西,会影响所有人,他们不能不怕啊。



“馆长,坚信科学是没有错的,”苏寒认真道,“但对这天地,存在必要的敬畏,更是必要的,很多事情,科学并没法解释,不是么?”



馆长猛地点头,小‘鸡’啄米一般,哪里还敢说什么。



手指的铜钱戒指,微微一颤,苏寒便清楚,影子回来了。



“好了,这博物馆里不干净的东西,我已经清除了,但你们身残留的,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

苏寒看着众人,淡淡道,“既然我出手了,自然不会让你们有事。”



有了苏寒这话,馆长他们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大师,真大师啊!”馆长拱手,恭敬不已,“多谢苏大师,之前多有冒犯,真是过意不去,希望大师不要放在心。”



苏寒淡淡点头:“馆长,我需要在博物馆布置一番,你不会有意见吧?”



想到之前苏寒布置的水杯,都被自己给清理了,馆长脸有些难为情,忙道:“不会!不会!绝对不会,苏大师是为大家好,之前是我不对,我跟苏大师道歉。”



他哪里还有之前的倨傲,变得客气至极。



苏寒自然不会跟馆长计较,不多说什么。



影子已经将那些‘阴’魂都清理干净,博物馆内,短时间不会再有不干净的东西,而馆长他们身残留的那些,也容易解决。



用‘阴’阳地术,彻底清理了一遍,苏寒又开了几方‘药’,让他们安气凝神。



“去国医堂抓‘药’,可以用大锅熬煮,当茶喝,三日后便没问题了。”



苏寒将‘药’方‘交’给馆长,馆长立刻点头。



“多谢苏大师!多谢苏大师!”



他立刻小心翼翼将‘药’方‘交’给梅升,“梅主任,这事‘交’给你了,你来处理我才放心啊!”



知道梅升跟苏寒关系好,馆长对梅升也客气了许多,没有之前那种领导的做派。



梅升心一喜,脸依旧不动声‘色’,对苏寒越发感‘激’起来。



“好,我立刻去办。”



“这博物馆内,光亮跟空气,要求要高一些,我已经布置好了,馆长这些日子,尽量呆在这里,你的身体会恢复得更快。”



苏寒看了馆长一眼,“另外,给你开的‘药’方,切记要按时按量服用,可消除你这次的麻烦。”



馆长满脸感‘激’,点着头:“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苏大师,还请到我办公室在一坐。”



他伸手做请,要不是有苏寒出手,他恐怕还真只能活一个月了啊。



刚刚苏寒一出手,他便能清楚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,那种沉重的疲劳感,几乎一瞬间便消失了大半!



这不是大师是什么?



不是大师,能有这种能耐?



还好苏大师大人有大量,没跟自己计较,不然自己可……



“也好,有些事情还想请教馆长。”苏寒对这些物的来源很有兴趣,或许跟九字真经的阵法字诀有关,他不能不好。



“苏大师客气了,谈不请教,我知道的,自当告知苏大师。”馆长笑着,立刻请苏寒进了办公室。



客客气气泡好茶,馆长依旧显得有些局促。



面对这样的风水大师,他哪里会不紧张,坐在自己面前的,可是一位高人啊!



“馆长,其实我对这些物的来历有些兴趣,不瞒你说,这些物,都带着一丝邪气,如果没有好好控制,恐怕会惹出大麻烦。”



苏寒喝了一口茶,便直接开‘门’见山,“相信馆长也看到了,这些物很珍贵,是我们民族的瑰宝,更需要好好处理,否则变成害人的东西,只能销毁了。”



馆长心一颤,明白苏寒的意思,能要人命的物,可不只是物啊!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