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是是!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苏先生千万不要怪罪我们!”

“就是啊,苏先生真是太厉害了,我长这么大,都没见过这种能耐啊!”

几个人哪里还敢质疑苏寒,恨不得赶紧说好话,免得苏寒不高兴。

这样的大人物,不都喜欢别人称赞他们么?

苏寒可没这么这种习惯。

“苏先生,那这博物馆里……”梅升道,“那些文物的话,该怎么处理?”

想到文物活过来了,梅升此刻心里还在打鼓,这种事情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,若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他恐怕到到现在都接受不了。

堂堂科学工作人员,竟然会相信这些东西,说出去都怕被人笑话。

其他几个人工作人员,同样如此,他们活了这么多年,哪里有见过这样的事,差点没被吓死。

此刻得知苏寒有办法解决,他们可着急着呢。

“我已经感觉到了,只是大白天的,那东西藏得深,一时不好找出,恐怕要到晚上才行。”

苏寒扫视一圈,隐隐捕捉到了一丝尾巴,“放心吧,这种级别的脏东西,对我来说没难度。”

“晚上?”

梅升皱了皱眉头,其他几个员工同样如此,一想到晚上,几个人都有些害怕。

而且晚上博物馆是关闭的,没有得到权限的人,是不允许进来的,若是让苏寒进来,那他们可就要承担责任了。

万一,出了什么意外,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!

更何况,他们实在不敢晚上来博物馆了,昨晚的阴影,还挥之不去。

“苏先生,晚上的话,博物馆关闭,恐怕不允许你进来,如果被馆长知道,那我们都要受处分。”那个女孩道。

其他几个人,也都看着苏寒:“白天真的不可以么?”

“白天阳气重,那东西并不肯出来,到了晚上才是最好的机会,否则想要一次性解决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这博物馆里的东西,大多数都是有着历史岁月,沾染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再正常不过。

苏寒还记得之前那个大学教授,就是私自收藏了从坟墓里带出来的东西,差点把自己都给害得疯了。

这博物馆里的老旧东西,可是太多了。

“这件事我来安排,”梅升想了想,认真道,“如果出了问题,我来承担责任,你们都不用担心。”

他看着苏寒,诚恳道:“苏先生,那就晚上,要麻烦苏先生跑一趟了。”

他请苏寒来,就是相信苏寒的能力,更相信苏寒的为人,堂堂国医堂神医,难不成会有别的想法不成?

梅升可不相信,苏寒这样的高人,会有这等邪念。

“行,那晚上动手,我现在先布置一番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吩咐梅升几个人配合,毕竟这博物馆太大了,他对这边也不熟悉,有他们帮忙,能节省不少时间。

几个人不再犹豫,有梅升担保,刚刚更是见识过苏寒的能耐,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众人立刻按照苏寒的吩咐,做了准备,将一些纸杯,装了一半的水,放在各个角落,

如果他们有注意的话,这些水杯,连起来正是一个五角星的模样!

做好了一切准备,苏寒看了一眼时间,让他们继续工作,等到晚上,再动手便可以了。

“这些杯子就放着,一直到晚上,千万别动,否则惊扰了那东西,事情就麻烦了。”吩咐了一句,苏寒便先离开了。

整个下午,梅升等人都有些紧张,同时也有些期待,想看看到了晚上,苏寒到底会施展什么样的手段,让那活了的文物,显出原形!

“苏先生真是太厉害了,还那么年轻,就有一身神通!”

“就是就是,关键是,还长得好看,不知道苏先生……有没有女朋友。”

几个人小声交谈着,脸上满是期待。

他们正说着,便看到门外馆长双手放在身后,施施然走了进来,见几个人站在一块聊天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他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,“事情都忙完了?都这么清闲么。”

博物馆的工作本来就比较清闲,只是馆长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人清闲,那就是他的失职。

几个人吐了吐舌头,不敢说话,忙散开继续去忙自己的事了。

馆长哼了一声,四处走动巡视着,突然,他看到角落放了纸杯,里面竟然还有水。

“这些人到底怎么工作的?难道不知道文物怕水,不能接触水么?”

馆长有些恼火,转头看了一眼,几个工作人员都跑光了,他想火都没机会,只好自己弯下腰,伸手将纸杯拿了起来。

他拿起纸杯,里面的水……竟然丝毫不会晃动!

馆长楞了一下,下意识用力晃了晃,纸杯的水,仿佛被固定在那,就连他翻转过来,都没有一滴水流出来!

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馆长眼神扫过,看到不少角落,都放着纸杯,连忙又拿起几个看了看,全部是如此,纸杯里的水,根本倒不出来。

邪门得很!

“梅升!梅升!你们又在胡闹些什么!”馆长生气,大喊了起来。

梅升急急忙忙从办公室跑了出来,见馆长手里拿着几个纸杯,顿时变了脸色:“馆长,这些纸杯……”

“哼,你们还敢说?”馆长恼怒,“难道你们不知道文物都不能碰水,那些管理条例,你们都白读了是吧?快把这些纸杯都拿走!损坏了文物,你们谁能付得起责任?”

梅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可馆长丝毫不管:“搞科学工作的人,玩什么旁门左道!”

他一把将纸杯丢到梅升的怀里,杯子里的水,依旧没有洒落,只是梅升的脸色,变得极为难看。

苏寒可是交代了,千万不要动这些纸杯,可馆长……现在可怎么跟苏寒交代啊!

这水杯里的水,分明就不会流出来,馆长难道看不到么?

这老混蛋,怎么就那么迂腐!

梅升咬了咬牙,想把纸杯再放回去,馆长突然转过头,眸子里闪过一丝黑气,声音都瞬间尖锐起来。

“你若是再胡来,就立刻给我离开这博物馆!”

声音尖锐得,让梅升感觉有些陌生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