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道深处,越发显得压抑,感觉过去,如同坠入深渊,一般的人,恐怕走到这,都会觉得心颤。.。



森罗摘下面具看了一眼,便随手丢在地,似乎对自己另一个身份,丝毫不在意。



他缓缓朝着里面走了过去,手五把钥匙,逐一‘插’进墙壁的钥匙孔,发出铿锵的声音。



咔嚓——!



似乎有铁闸‘门’,正缓缓拉动,几股强悍到极致的气息,不断延伸出来,森罗的眸子,渐渐带着一丝笑意。



“出来吧。”



他话音刚落,便有四道影子,急速窜了出来,来势汹汹,皆是带着浓烈的杀机!



算是他另一个身份,主在此,恐怕都不是对手!



“轰隆——!”



狂暴的气息瞬间扑杀而来,不过眨眼间,便有四道身影将森罗团团包围,那汹涌的杀气,换做一般人,恐怕单单这种气息,足以硬生生杀死人了。



只是森罗站在那,毫无惧‘色’!



见四道影子袭来,他忽然猛地抬手,双手结印,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

“镇封!”



在四道影子扑杀而来的瞬间,一道怪的气息散发开,空气之,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,瞬间抓住了四道影子,探进他们的身体,‘抽’取出了三魂七魄的一魄!



“阳术,封魄!”



森罗低吼一声,整个通道似乎都在颤抖,那四道影子猛烈挣扎,可无形的大手,强而有力,让他们根本动弹不得!



“咚——”



几道闷响声后,四道影子便没有了反应,许久,才站定在那,仿佛机器人一般,只是目光,依旧森冷,在昏暗,骇人不已。



“从今天起,你们是我的奴隶。”



森罗看了四个人一眼,语气森冷,“完成了你们的任务,我把完整的魂魄,还给你们。”



说完,森罗转身走,身后四道影子,一言不发,缓缓跟了去。



……



西欧神庭几乎覆灭,消息传回天海市,苏寒一点都不意外。



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那些信徒,是神庭赖以生存的根本,但他们却一直只是在利用他们,欺骗他们,覆灭是早晚的事。



“洪菲小姐那边传来的消息说,神庭的教主和几大亲王都死了,只剩下海耶斯,”铁炮皱着眉头,“如今的海耶斯,成为了神庭新的教主,只是神庭已经没落了。”



虽然没落了,但在西欧,影响力依旧有,铁炮有些担心,神庭会死灰复燃。



“稍加关注便可,那些信徒已经清醒,神庭再想发展到过去的规模,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”苏寒认真道。



他并不想多‘花’心思在这面。



“苏先生,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

铁炮转头,见苍之空走了进来,立刻反应过来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

办公室里,只剩下苏寒跟苍之空两个人。



“苏先生,你找我?”苍之空的脸‘色’有些红,显得局促而不安,紧张地看了苏寒一眼,便低下了头。



苏寒认真看着苍之空,心忍不住骂道:“真是个傻瓜,当我傻么?”



只是他没说。



“你姐姐怎么样了?”



苏寒关心道,伸手在沙发拍了拍,“别站着了,坐。”



苍之空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:“我不坐了,我姐……我姐好多了,醒来几次,还在恢复当,苏先生谢谢你,救了我们姐妹两个好多次了。”



她下意识抿了抿‘唇’,不敢坐过去。



苏寒微微皱起眉头,甚至有些生气了,声音不由得重了几分:“坐!”



语气依旧很轻,但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,苍之空不禁身子颤抖一下,小心翼翼看了苏寒一眼,生怕他生气。



她走了过去,轻轻坐下,在苏寒的身边,变得愈发局促。



“你很怕我?”苏寒心真是哭笑不得,这个傻姑娘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么?



他是医生,更是神医,看一眼便可以看出苍之空不久之前刚破身,除了是为了救自己,而牺牲,还会是什么?



这家伙还故意躲着自己,这么反常,他也能看出来好不好。



“不怕。”苍之空低着头,不看苏寒,“只是我知道苏先生身份超然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不敢过分接近苏先生。”



她懦懦道:“只要苏先生不嫌弃苍之空好了。”



苏寒没说话。



苍之空更慌了,担心苏寒真的生气,她不禁抬起头,苏寒正直勾勾盯着她,吓得她又低下了头。



苏寒伸手,拖着苍之空的下巴,语气瞬间温柔起来:“我救你,不是为了有所图,那你救我,肯定也不是。”



他一句话,让苍之空心跳加快:“你、你知道了……”



苏寒点了点头:“他们没说,我猜的。”



苍之空沉默,不知道该说什么,娇红的脸,更多了一抹羞涩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,自己没有要图什么,真的没有。



“安心在这呆着,什么时候想通了,告诉我。”



苏寒见苍之空那模样,忍不住伸手,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,“我从来没有嫌弃你,更不会嫌弃你,明白么,你救了我的命,这更是恩情。”



苍之空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

等她反应过来,苏寒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

她坐在那,红着脸,抿着‘唇’,除了自己的心跳声,其他都听不到了。



“谢谢你,苏先生。”苍之空轻声道。



从娱乐城回了乔家,走到‘门’口,苏寒感觉有些怪怪的,大厅里笑声不断,他能分辨出,乔雨蔓等人都回来了。



苏寒下意识想了想:“今天没过节吧?”



以往都只有过节,要么做好吃的时候,乔雨蔓这个爱吃鬼才回屁颠屁颠跑回来,不然都在玄气传媒写歌呢。



苏寒走了进去,登时楞在‘门’口,看着大厅里坐着的人,他感觉脑袋嗡的一声,顿时轰鸣起来。



“姐夫,你可回来了!”



乔雨蔓转头看了一眼,嘻嘻笑道,“没想到吧?”



苏寒木然点了点头,视线完全忽略了乔雨蔓,愣愣地盯着坐在那,一脸得意的林道然,突然猛地瞪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过来了!”



“你这小子,这么大声做什么,老头子我又没聋。”



林道然哼了一声,转头看着乔建荣,“老乔,你这孙‘女’婿脾气不太好啊,你得多管管。”



苏寒脑袋更是嗡的一声,这他妈的到底什么情况?



乔建荣只是笑,看了苏寒一眼:“这个能管得住他的人,可不是我。”



林道然又转头,看着坐在那的乔雨珊,脸满是和蔼:“雨珊,那要看你了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