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的话,不容置疑!

他没能及时赶上,那苏寒也无可奈何,但他现在就在这里,就不允许别人在自己面前死去!

主上攻击招式狠辣,留在这些门徒的体内,多停留一分钟,伤害就越大一分,苏寒不想看到自己的门人,被伤痛折磨。

强忍着疼痛,苏寒咬紧牙关,继续救治门人。

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毫无血色,丹田内的玄气,也被抽取一空,已经是过度使用了。

杨子成跟黑鹰几个人想劝,可都知道,苏寒一旦做了决定,他要救人,就没人可以阻止他。

看着苏寒惨白的脸色,几个门人通红着眼睛,心中暗暗发誓,这条命就是苏寒的!

他们是洪门人,更是苏寒的人!

若是之前他们臣服于苏寒,还只是因为苏寒救了洪门,化解了洪门危机,但如今,他们不仅仅是臣服苏寒,更是敬佩他!

“噗——!”

最后一个门人都已经哭了起来,饶是他铁血铮铮的汉子,也忍不住红着眼睛流泪。

“门主……谢谢你!”

万语千言,也只说出这一句话。

彻底抽取出了最后一丝戾气,苏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还没来得及说话,眼睛便闭了起来,直接倒了下去。

杨子成等人大惊。

“快!快!”

“苏先生!苏先生!”

一行人立刻将苏寒扶到房间,许老他们早就在准备着,就是担心苏寒用力过度,对身体造成伤害。

“张老,许老,你们快看看,苏先生怎么样了!”

杨子成担心不已。

黑鹰跟几个堂主,也都围在一边,外头,是刚刚被苏寒救治的门人,一个个脸上满是担心和自责。

“你们先别着急,”许老见众人都在担心,忙安慰道,“苏寒做事向来有分寸,没有把握的事,他绝对不会去做的,老张,我给苏寒把把脉,他们这些人,可能都是内伤。”

作为中医,许老很清楚这一点。

他立刻给苏寒把脉,能感觉到苏寒的脉象,依旧四平八稳,浑厚至极。

别说受伤,甚至比一些本就强悍的人,还要厉害。

“没有内伤?”黑鹰见许老的表情,忍不住道。

“对,没有内伤,但似乎有股气,很是暴戾,一直在冲撞着,”许老微微皱眉,看了黑鹰一眼,“就在三阴脉络。”

黑鹰脸色一变,其他几个堂主也都清楚过来,刚刚苏寒帮他们抽取的戾气,主要作用的地方就是三阴脉络。

苏寒将那些戾气都抽取到了自己体内,集聚太多了啊!

“若是苏寒自己醒着,他肯定有办法疏通,但现在他昏迷,那些戾气在他体内横冲直撞,不断伤害他的经脉,有些麻烦了。”

许老看着黑鹰几个人,“你们有没有办法,抽取出部分来?”

黑鹰几个人面面相觑,他们哪里有这种能耐,如果有,苏寒也不会冒着危险,来救他们了。

“不会啊!我们不会啊!这下可怎么办?”

羊堂主急得跺脚,“许老,你想想办法,这里除了门主,就只有你们几个是医生了啊!”

术业有专攻,他们都是练家子,哪里会懂这些啊。

杨子成等人都着急起来,全部盯着许老,让许老也倍感压力。

他的医术,可不能跟苏寒比啊。

许老认真思考片刻,又再次给苏寒诊断,确认了脉象变化,才道:“苏寒现在三阴脉络受损,主要就是因为那些戾气太过阳刚,霸道至极,如果能有一丝阴气注入,阴阳调和,就可以化解一部分,那样一来,苏寒自身就足够消化了。”

他顿了顿:“目前来看,只有这个办法了。”

“阴阳调和?是什么意思,许老你说明白啊。”黑鹰急得就差没喊起来了。

“就是需要女人。”许老老脸一红,“给苏寒找个女人,最好是完璧之身。”

杨子成等人一怔,刚想着立刻通知乔雨珊她们过来,可听到是完璧之身,跟了苏寒那么久,哪里还可能是。

平时身边美女那么多,苏先生怎么也不懂得留着两个啊!

正着急想着,门口响起一道声音:“我可以。”

苍之空站在门口,抿着唇,一张脸已经通红到了脖子,她见众人都转头看来,声音里有些颤抖:“我不想看到苏先生痛苦,不想看到他受伤。”

“苍之空,这……”杨子成看得出来,苍之空对苏寒有不一样的情愫。

苏寒救了她们姐妹多次,这份恩情,苍之空一直想报,外人哪里看不出来,但这种事,不是开玩笑,更不是一时冲动。

“老杨你放心吧,我分得清,这件事也请你们保密,我只是救人,不会纠缠苏先生,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。”

苍之空走了进来,看着众人,坚定道,“苏先生救了我们姐妹多次,我……我也想救他一次。”

黑鹰几个人相视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感激地看了苍之空一眼,全部拱手行礼,郑重至极!

能救苏寒,能救他们的门主,这就是大恩!

对洪门的大恩!

“既然你想清楚了,那我不多说,多谢!”

杨子成同样拱手道谢。

几个人立刻退了出去,许老站起身,看了苍之空一眼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:“小姑娘,委屈你了。”

他还有后半句没说:“苏寒这个兔崽子,受个伤,都能有这么好的姑娘救他……羡慕死人了。”

房间内,就只剩下苍之空,还有昏迷的苏寒。

她缓缓褪下自己的衣服,走到床边,看着那个闭着眼睛,却十分好看的苏寒,柔嫩的肌肤,在空气中,似乎还在散发着一丝清香。

昏迷中的苏寒,脸色微微涨红,被那暴戾的气息影响,整个人都微微发烫。

他似乎什么都感觉不到,但又似乎能感觉到什么,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……

房间内,阴阳调和。

房间外,众人都焦急地等待着,心中担忧,不知道苏寒的伤,到底能不能恢复过来。

许久,苍之空微皱眉头,紧紧咬着唇,呼吸有些颤抖,疲倦地躺在那。

而苏寒的身体,渐渐恢复平稳,再没有之前那么炙热。

此刻,就连苍之空也不知道,苏寒正在做梦……

ps:猜猜苏寒在做什么梦?

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