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哪里敢?



不久之前才被苏寒打得几乎丢了半条命,羞辱到想死,现在还敢门去,让苏寒自己认错?



那他一定是疯了。!



巴鲁克哭丧着脸:“审判长,那苏寒实力高强,而且十分……凶狠,我不是他的对手啊。”



他若是能打得过,还需要审判长佐罗来么?



早将那矿区的珍贵资源给抢下来了。



佐罗一听,脸色更是难看,扬起了手,又是一巴掌,狠狠抽在巴鲁克的脸,怒其不争: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

他哼了一声,“看来你不想当这个教父,那我代替亲王,剥夺你的权利!”



巴鲁克一听,脸色顿时惨白起来:“审判长!不要啊!不要啊!请审判长原谅我,我……我去啊!我去!”



他忙大喊了起来,若是失去了教父这个身份,那他可真完了。



没有神庭教父的身份保护,他恐怕早被一些人打死了,像那罗伯特,本身也是狠岔子,若非自己是神庭之人,别说霸占他的矿产,恐怕早被他打死了。



巴鲁克满脸无奈,转头看了一眼莫里斯:“你跟我一起去!”



不等莫里斯回答,巴鲁克继续道:“审判长,苏寒那些人抢占的矿产,可以开采出珍贵的矿产,价值连城……”



他立刻将事情都说给佐罗听,自己得不到的,苏寒那些人也休想得到。



如此贵重的矿产,既然在西欧,那自然属于神庭,谁也别想抢走!



“价值连城……”佐罗微微眯了眯眼睛,眸子里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,心暗道还好亲王没有亲自来,既然自己来了,那他来处理。



那矿产,价值连城啊。



“事情办好,我会请示亲王,给你嘉奖,神庭荣耀,不允许任何人亵渎,巴鲁克,不要再让我失望。”佐罗顿了顿,继续道。



巴鲁克不敢再说什么,带着满脸惶恐的莫里斯,立刻离开。



一路,莫里斯的脸色都是苍白的,几次张嘴,都被巴鲁克给瞪回来了!



“我警告你,我们都没有退路了,若是不把事情办妥,那完了!”



巴鲁克恶狠狠道,“审判长出手了,还有什么可以怕的,背后是亲王,是整个神庭,那苏寒算再厉害,他难道敢对抗整个神庭么?



他咬着牙,盯着莫里斯,冷哼一声,快步朝着立洋集团的驻点赶去。



此刻,苏寒正坐在那悠闲地泡着茶。



西欧这边喝茶的人很少,都是喝咖啡,苏寒可不喜欢,让人特地从国内带了茶叶过来。



茶香四溢,飘散在房间,让人心情都跟着愉悦起来。



矿区那边已经安排了人保护,苏寒并不担心,他现在坐在这,心里想的,都是关于九字真经的事。



”者字诀“与”临字诀“这两页经书,该如何更好地搭配利用问题。



如果说人之卷也是一页经书,那自己手可有三页经书了,如果他猜得不错,人之卷那一页经书,恐怕是关于武道的。



玄气功向来神妙,连自己以气御针,都需要玄气功加持,强悍的武道实力,更需要有玄气功提供源源不断的玄气。



“现在也不指望能找到师父了,这个老家伙,怕是藏得极深。”苏寒知道,算不找老道人,自己也可以将这些事情弄清楚。



甚至,可能老道人知道得更多,因为这是自己的机缘。



“苏先生!”



刘威走了进来,脸色有些不好看,“那巴鲁克来了,说了带了神庭的话,让你去教堂忏悔。”



他哼了一声:“听说,神庭总教堂的审判长来了,十分强悍,要你道歉,跪地忏悔!”



苏寒抬头看了刘威一眼,脸色平静,丝毫没有生气:“审判长?他想审判谁?他又能审判谁。”



对这些人,他甚至都不想理会。



苏寒直接挥了挥手:“铁炮不是在么,让他来解决。”



刘威顿了顿:“我来找苏先生,是问这事的,巴鲁克已经被铁炮踩在脚底下了……”



苏寒若是没有制止,他担心铁炮会直接把巴鲁克活活踩死!



这样一来,那可跟神庭结怨结大了啊。



“那随他吧。”



苏寒轻描淡写道。



说完,他便自顾自泡茶,继续想自己的事情,从头到尾,哪怕听到神庭的审判长来了,也没有半点情绪波动。



刘威楞了一下,心跳加快,他正是担心事情会闹大,跟那神庭冲突加深,才想劝说苏寒,是不是要注意点分寸。



可看苏寒的意思,他丝毫没有把神庭放在眼里。



这样强大的自信心,让刘威心里也有了底气。



外头,巴鲁克躺在地,被铁炮踩着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,而另一边,莫里斯的腿直接被打断了,惨叫着,后悔自己不该来这种地方。



这根本是找死啊!



“让苏先生跪着忏悔?哼,老子先让你们跪着!”



铁炮怒气冲天,听到巴鲁克等人口放狂言,竟然想让苏寒去教堂跪着道歉、忏悔,恨不得直接将他们给杀了!



见刘威出来,他转头道:“如何,苏先生有什么指示?”



“苏先生不想理会,让你自己解决。”刘威传达,顿了顿,继续道,“你想怎么处理?”



铁炮笑了,他笑得很开心。



跟了苏寒这么久,听到这话,他明白苏寒已经放手生杀大权,甚至已经有跟神庭硬碰硬的准备了!



“放心,我不会杀他。”



铁炮裂开嘴笑着,无狡黠,“我只会狠狠羞辱他们!”



“你、你想做什么……!”听到苏寒的话,巴鲁克恐惧不已,挣扎着想站起来,却被铁炮死死踩着,丝毫动弹不得。



“神庭不是高高在么,你更是代表神不是么?”



铁炮冷哼着,眸子里满是狡黠,“既然是神,那肯定常人厉害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……”



巴鲁克顿时惊慌大叫,被铁炮一巴掌直接打得昏死过去,躺在一边的莫里斯捂着嘴,强忍着,不敢再说一句话。



铁炮看了他一眼:“断了腿的废物,我们不要了。”



镇,教堂之,佐罗在等消息。



他坐在本该是巴鲁克的位置,脸色平静。



“巴鲁克这个废物,怎么还没回来?”



想到那个珍贵的矿产,佐罗同样心动,若是可以收入自己囊,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。



正想着这事,外头,莫里斯连滚带爬,拖着断腿急急忙忙爬了进来:“审判长……出事了!审判长……巴鲁克教父他、他去帮忙挖矿了……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