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庭存在的意义,早已经不同,这么多年过去,大家更是明白这一点。

  这就像是一艘大船,所有人都在上面,能从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,彼此之间甚至还有争端,掠夺和竞争,但前提是,要保护好这艘船。

  否则,船翻了,那谁也活不了。

  海耶斯微微皱眉,哼了一声:“密切关注教主跟其他几个亲王的情况,有什么事情立刻通知我。”

  “是,海耶斯亲王,”手下教徒顿了顿,“那德州那边教堂的事……这毕竟影响不好。”

  甚至那边已经有信徒动摇,开始质疑神庭的威严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对神庭来说,掌控这些信徒,才是他们的根本。

  “让那些人自己忏悔。”海耶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他现在更关心的是,其他几个亲王跟教主会有什么动作,“审判长去就够了,他们还没资格让我出手。”

  “是。”手下教徒点了点头,便转身离开。

  “打开地狱的钥匙如今还遗失两把,他们难道真想把那几个恶魔放出来?”

  海耶斯皱着眉头,心中总有些忌惮。

  可若是想得到当初遗留下来的宝藏,除了那些家伙的口中,似乎没有别的渠道可以知道了。

  只是这种风险,神庭承担得起么,当初为了镇压那些疯狂的恶魔,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啊。

  海耶斯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,思考着,犹豫着……

  而德州那边,神庭之下的教堂已经被掀翻了!

  巴鲁克的行为不知道激怒了多少人,如今他被打倒在地上,让很多人兴奋不已,如之前被夺走矿区的罗伯特,早就忍不住了。

  人群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对教堂的质疑,对神庭的质疑,尤其是苏寒那句“万能的神,什么时候帮助过你们”,已经传播开来。

  让更多的人,怀疑自己信仰的神,到底有什么意义。

  这些声音就像火花,一点就着,而且在整个德州小镇蔓延开,对巴鲁克的愤怒,对教堂的怀疑,对神庭的质疑!

  风声呼啸,甚至不少愤怒的人,仿佛被欺压了多年,终于得到机会报复,深夜便冲进教堂,打砸发泄着自己的怒火。

  就连苏寒都没想到,他一句话能引起这么大的波澜。

  矿区依旧在开采,争分夺秒,昼夜不停,不浪费一丝时间,没人偷懒,恨不得竭尽全力,尽快将这个项目做掉。

  铁炮等人轮流守护矿区,确保这里万无一失,免得有人不长眼,来这闹事。

  德州小镇的气氛在变化,好似一颗炸弹,丢进本来平静的湖水中,瞬间炸裂,沸腾起来。

  巴鲁克鼻青脸肿,真的要哭了,此刻的他,手下没有几个教徒跟着,上百个人,都被铁炮他们打趴了,谁还敢保护他?

  甚至眼睁睁看着教堂被人打砸,他都不敢去阻止。

  “混蛋……混蛋……!”巴鲁克气恼,不甘心,愤怒不已,可他没有半点办法,苏寒带来的那群人,不,那根本就是一群狼,一群凶狠的狼!

  “教父,我们该怎么办?那些愤怒的信徒,说要把教堂烧了。”莫里斯哭丧着脸,眸子里依旧是恐惧。

  被苏寒丢进矿洞里,那道恐怖的黑影,真的是鬼!

  他被吓得尿裤子,胆都差点吓破了,直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。

  “他们敢!”巴鲁克怒拍桌子,铁青着脸,“他们……他们这是要亵渎神灵,罪该万死!”

  他咬着牙,身子都在颤抖,自己成为教父已经快二十年了,哪里想到会有今天,落魄到这种地步。

  “亲王那边有消息没?”巴鲁克转头看着莫里斯,钢牙欲碎,“我要让那些东方人,付出代价!”

  莫里斯正要说话,外头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:“巴鲁克何在!”

  巴鲁克一听,顿时站了起来,激动不已:“有人来了!”

  他忙跑了出去,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教廷服饰之人,看着上面的标志,巴鲁克立刻跪了下来,恭敬喊道:“审判长!恭迎审判长!”

  莫里斯跟了出去,战战兢兢,跪伏在地上,连头都不敢抬起,跟着巴鲁克恭敬喊着:“恭迎审判长!”

  他浑身颤抖,心中更是惶恐,审判长啊!

  亲王座下的审判长,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?

  就算是巴鲁克这样的小镇教父,在审判长面前,也卑微不已,必须跪地叩头。

  “哼,身为教父,把教堂管理成这样,你可真有脸啊!”审判长佐罗低头,俯视着巴鲁克,声音冷了下来,“神庭的脸,都被你丢光了!”

  巴鲁克浑身颤抖:“巴鲁克罪该万死,请审判长责罚!”

  他哪里还敢狡辩,教堂被打砸得,到处坑坑洼洼,甚至窗户玻璃都没有一块完好的,要不是他们及时制止,恐怕教堂都已经被人一把火给烧了。

  “神自然会责罚你,但在此之前,你得先弥补自己犯下的错。”佐罗看了巴鲁克一眼,淡淡道,“起来吧,海耶斯亲王交代我来处理这边的事,哼,什么无知狂妄的人,敢在神庭的地盘上闹事,找死。”

  巴鲁克战战兢兢站了起来,张了张嘴,看着佐罗审判长,忍不住道:“审判长,你带了多少人来?”

  “嗯?”佐罗皱眉,脸上闪过一丝不悦,“巴鲁克,你什么意思。”

  巴鲁克身子一颤:“那个苏先生,带了一群高手来,我们……我们不是对手啊。”

  他哭丧着一张脸,若是他们能打得过,哪里会沦落到这种地步,甚至还被人打砸了教堂?

  佐罗若是只来了一个人,那有什么用?

  被那一群狼包围着,恐怕骨头都会被打断啊!

  “哼,大胆!”

  佐罗大怒,一巴掌狠狠拍了过去,打的巴鲁克站不稳,差点跌坐在地上,“神庭之威,岂是他人可以亵渎的,在这西欧,从来没人敢挑衅神庭的尊严!”

  他手指着巴鲁克,冷笑,“现在,去传我话,告诉那些家伙,自己乖乖来教堂忏悔,否则……就别怪神庭不客气了!”

  闻言,巴鲁克楞了一下,欲哭无泪,让他去找苏寒,让苏寒自己来认错,来忏悔?

  那是去送命啊!

  “审判长……我、我不敢。”巴鲁克哭丧着脸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