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巴鲁克,苏寒不会有丝毫客气,算他背后是神庭又怎么样?

神庭可以为非作歹?

当初在米国不夜城,想借着杰克森霸占摩斯家族的产业,现在在这西欧,又想霸占本属于立洋集团的东西。!

神庭似乎干这些事情都瘾了,嚣张霸道到了极点。

整个教堂都被清空,这种仗着神的名义,欺骗别人,掠夺别人的势力,还真以为自己高高在?

巴鲁克被打得惨叫连连,哪里还敢说什么嚣张的话,像一条死狗,直接被丢到了教堂之外。

不少当地的信徒看到连教父都被打了,顿时炸开了锅。

苏寒扫视一圈,一句话:“你们万能的神,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如何保护你们?”

说完,他便扬长而去。

整个德州都震动了。

教堂里的教徒,都被狠狠教训了一顿,那些以往被巴鲁克敲诈、勒索、欺压的人,此刻都兴奋不已,他们早看不惯巴鲁克狐假虎威的模样了。

只是忌惮神庭的威严,哪怕被欺压和羞辱,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此刻听到巴鲁克等人被教训,他们怎么能不开心?

而苏寒那句话“神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如何保护你们”,更是引起了轰动,让不少人,开始质疑神庭,质疑那个无所不能的神。

这对神庭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当然,苏寒不会管。

矿区那边,继续开采,有铁炮他们在,谁敢捣乱?

既然教堂的人不讲道理,那用拳头说话,以牙还牙,铁炮他们巴不得干架,刚刚提升了实力,不打几架,心里不舒服。

有时候对付这些霸道的无赖,以暴制暴,是最好的方式。

范忠喜已经赶到,带着强大的律师团,在道德和法律站稳脚跟,不给教堂一丝机会。

巴鲁克派人来捣乱,扰乱立洋集团正常项目开采,苏寒他们正当防卫,有何不可?

“这次的律师,都是国际有名的,我花了重金请来,在法律这一层面,我们不会输。”

范忠喜认真道,“只是,那神庭的地位不一般,算是西欧这样的法律系统,也未必能制衡他们。”

当神权大于人权的时候,这根本不是进步,反而是退步,越活越回去,是明的倒退!

“神庭这种势力,是虚构出一个不存在的神,欺骗大众,目的还是收敛钱财,抢占利益,没想到在西欧能发展到这种地步。”

刘威叹了一口气道,“苏先生,我调查过,这神庭,不简单啊。”

这种势力不同于一般的地下圈子势力,他们把自己包装得很好,甚至站在神的位置,居高临下,俯视众生,让信徒虔诚地信仰,影响力十分大。

苏寒微微皱眉。

他当然清楚这一点,甚至当初在米国不夜城的时候,凯丽担心自己会得罪神庭,而不愿意让自己帮忙。

“这世哪有什么神,能够信任的是自己,那些信徒不过是找不到寄托,哪怕知道是被骗,而不敢说而已,”苏寒哼了一声,“神给他们钱了么?神给他们幸福生活了么?神又带给他们什么?他们不过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平庸和失败。”

苏寒看着范忠喜等人:“神庭的事不用理会,我来解决,你们只管抓紧时间,开采矿产,尽快把这个项目结束。”

“是!”刘威立刻应道,站起身,“我立刻去安排!”

范忠喜看着苏寒,点了点头:“苏寒,有你在,我安心很多。”

“我已经跟京都那边联系了,运回国内的矿产,直接转到京都那边去,让高科技委员会来安排,现在要做的,是尽快开采,免得节外生枝。”

他顿了顿,继续道,“我们毕竟是外来者,这神庭不好惹,我不希望你出事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
来之前,范忠喜跟苏寒说了,这些矿产的确很珍贵,但不苏寒的价值。

所以他不希望苏寒出事,神庭不好招惹,尤其是西欧这种地方,是神庭根植了百年的土壤,影响力极大,苏寒跟他们斗,容易吃亏。

知道范忠喜关心自己,苏寒笑了笑:“老范,我知道,你不用担心,神庭算再厉害,也得按规矩办事。”

他并没有告诉范忠喜,自己是海外洪门的门主!

一个同样强悍的庞然大物的领头人!

神庭又如何?

在西欧又如何?

他们做错了,那苏寒不会低头!

“我相信你有分寸。”范忠喜点了点头,“好了,你先休息,我去跟那些律师沟通一下,看怎么处理。”

不管是从法律层面,还是道德层面,范忠喜他们都站住了脚跟,像苏寒说的,神庭算再厉害,总得讲道理吧?

苏寒坐在那,半闭着眼睛,眸子里投出的光,带着一种寒意:“哪怕你是神,也得按规矩来办事,否则……”

他的眸光瞬间收缩,宛如凝成实质!

“啪!”的一声,放在桌面的水杯,瞬间爆裂!

……

西欧的心,圣城。

是神庭的总部教堂所在之地,这里的教堂那些分部教堂不知道要大多少,富丽堂皇像是一座宫殿!

恢宏而磅礴!

在这圣城心,神庭教堂是最大的地标,也在整个圣城的标志。

教堂之外,不少信徒三跪九叩,从老远开始跪拜,显得极为虔诚。

他们做不到的事情,需要神来帮助他们,他们迷惑的事情,需要神来给他们指引。

他们从来没想过靠自己,神也从来没有真正给他们帮助。

教堂之,有六个分堂,除了神庭教主之外,有六个亲王。

此刻,神庭之,已经有些震动。

“德州那边的教堂被人毁了?谁这么大胆。”海耶斯放下水杯,微微皱眉,他语气平静,似乎并不在意,但眸子里的怒气,却丝毫不加掩饰,“我们神庭,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欺辱过。”

他转头看着手下教徒,淡淡道:“其他几位亲王都知道了么?”

“都知道了,教主也知道,只是他们都没有反应。”教徒回复道。

“哼,这些家伙,我还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么?想从地狱的恶魔口得到宝藏的下落,有那么容易么。”

海耶斯的眸子里,散发着一种贪婪,更有一丝疯狂,“谁不是为自己呢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