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雨蔓一听,顿时作势要扑过去,咬苏寒一口,可转眼一想,自己若是扑过去,那不真成了苏寒口中的母豹子了么。

  她哼了一声,立刻端起了二小姐的架子:“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见识!”

  她鼓着腮帮子,重重坐回沙发,晃得苏寒差点飞了出去。

  “长肉了。”苏寒挑了挑眉毛。

  乔雨蔓登时涨红了脸,差点要暴走:“你敢说我胖!”

  想到姐夫竟然说自己是母豹子,乔雨蔓一脸的不服,忙摇晃着乔雨珊的手:“姐~你也不管管他,姐夫老欺负我!”

  那撒娇拉长的尾音,让苏寒不禁虎躯一震,浑身汗毛都倒竖起来。

  “好了,苏寒不会欺负你的,他疼你这个小姨子还来不及呢,”乔雨珊轻轻刮了刮乔雨蔓的鼻子,轻声笑道,“都不知道是谁,天天在别人面前,夸自己姐夫厉害。”

  乔雨蔓红了脸,别过头,切了一声。

  苏寒忍不住笑,只是觉得乔雨珊这话,似乎有些歧义,什么叫夸自己的姐夫厉害,哪方面厉害啊?

  “对了,乔氏上次那几个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?”

  他忙转移了话题,免得被带进沟里去。

  “岛国那个还算顺利,技术交换,对我们来说损失不大,反而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东西,”乔雨珊道,“魔都那边,进展很快,有老范帮忙,我们的市场已经打开了。”

  苏寒那几款神药,可以说是无往不利,没有什么市场是他们打不开的,更何况还有范忠喜这等魔都巨头出手帮忙,他的人脉,可广着呢。

  “那就好,我这又有几款神药,准备开发,到时候可以尝试冲击海外市场。”

  苏寒笑了笑道。

  得到了“者字诀”之后,对山医命相卜的掌控和精深,让苏寒炼制丹药的能力,进一步提升,现在的他,炼制出来的药,绝对不是凡物。

  甚至,苏寒感觉,等自己彻底掌控了“者字诀”,或许就连像手指上的铜钱戒指这样的道器,他都能炼制!

  “真的么?”乔雨珊立刻坐了起来,有些激动,“那我的理想,就真的可以实现了!”

  她一直想让乔氏发展起来,成为一家跨国企业,走出国门,冲出海外,那是她一直的目标,努力了这么久,总算有机会了。

  “谢谢你,苏寒,要是没有你……”乔雨珊抓着苏寒的手,显得有些娇羞。

  坐在一边的乔雨蔓已经看不下来了,捂着自己的眼睛,指尖又流出缝:“没眼看了,没眼看了……我还是回避好了。”

  说着,便作势要起来走人,可一见,苏寒跟姐姐两个人,竟然根本就没有要拦她的意思,这丫头顿时气鼓鼓地,哼了一声:“你们这些深陷爱河的人啊!”

  她哼了哼,一甩头,扭着小蛮腰便上了楼,眼不净心不烦呀!

  “我跟婉儿约好了。”见乔雨蔓已经上了楼,乔雨珊这才轻声道,“明晚……去她那,我们俩给你做饭吃。”

  听到乔雨珊这话,苏寒顿时激动了。

  他喉结滑动了一下,脑海了光是想到那画面,就让他有些忍不住,看了看时间:“要不,今晚夜宵也行?”

  乔雨珊脸色更红,伸手拍打苏寒的胸膛:“你……你那么饿么?”

  抬头一看,苏寒眼睛就差没发出绿光了。

  “饿惨了。”苏寒可怜兮兮道。

  乔雨珊还在犹豫,苏寒已经不管了,一把抓住乔雨珊的手,便直接冲着门外而去:“走,吃夜宵去!”

  他立刻驱车,带着乔雨珊前往李婉儿的住处,都到了这份上,还等什么啊!

  乔雨蔓趴在床上,听到了苏寒的声音,脚丫子啪嗒啪嗒敲打着床铺,哼哼道:“敢说我胖?现在还带我姐去吃夜宵……吃夜宵竟然不叫我!太过分了!”

  苏寒一路油门狂奔,早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“跟婉儿说了,她……她说可以。”乔雨珊白了苏寒一眼,见他那委屈的小眼神,知道这一天,他不知道等了多久,“婉儿已经在准备了。”

  苏寒呼吸有些急促,想到那两件小衣服,可以同时登台亮相,身体里的血液,不禁都变得沸腾起来。

  “这一次,总没人能打扰我了吧。”

  苏寒哼了一声,直接将手机给关了,大晚上的,总没有人来影响他,如此美妙的夜晚,只属于他。

  天海市这边已经是凌晨,可在西欧,因为时差的原因,此刻才傍晚,足足比天海市晚了七个小时。

  鬼矿那边,灯火通明,昼夜不停在开采矿产资源,刘威他们开的工资高,工人也乐得辛苦,一波轮着一波,二十四小时不停工。

  一车车矿石从洞门里开采出来,直接现场包装,打包送检,再运输到海关检查,直接走海运,送回国内。

  整个流程都十分顺利,刘威做事滴水不漏。

  “苏先生如此信任我,在范总面前给我机会,我不能让他失望。”

  刘威心里暗道。

  现在海外的拓展事业,都是他来负责,更是让他不敢掉以轻心,同时小心翼翼,收敛自己的脾气,尽可能把事情去做得完美一些。

  鬼矿之外,依旧有神庭教堂的人,在帮助看守,有他们在,附近的人,不敢来捣乱,让这开采工作,异常顺利。

  对刘威来说,这是好事,对教父巴鲁克来说,同样是好事,至少那鬼,不会来找他麻烦了啊。

  只是,看着这鬼矿不断被开采,看着那么多矿产资源被运走,巴鲁克心里还是很难受,毕竟那都是利益啊,只是自己亲口说的话,甚至公告出去,再打自己的脸,那可就真的丢人了。

  他总觉得事情有些怪怪的,却说不上来,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不说,还得派人帮苏寒他们看守。

  更让他不甘心的是,苏寒只用了原本就低廉价格的一半,就拿到了这鬼矿。

  巴鲁克是越想越不甘心,这么多年以来,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。

  正想着事情,电话响了起来,巴鲁克接通,声音里满是悠闲:“是我,我是德州教堂的巴鲁克教父,你们是海关检查局的?”

  他突然坐了起来,脸色变得涨红起来:“对,矿产开采授权书是我签的,你说什么?那矿产资源是十分珍贵的稀有金属?价值连城?!”

  巴鲁克的声音顿时高了几分,一双眼睛,都变得赤红起来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