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鲁克整个人几乎要跳起来,只感觉自己的脸,似乎瞬间又变得火辣辣地疼!

“快!苏先生你快跟那家伙沟通一下啊!”巴鲁克哪里还敢多想,“我都答应你,我都答应你啊!”

‘洞’‘门’颤动,仿佛有什么野兽在疯狂撞击,想要撞出来,不仅是巴鲁克,连那几个教徒也都脸‘色’苍白。

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那家伙的可怕啊!

站在不远处的范忠喜等人,都微微有些诧异,没想到这鬼矿里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,还好把苏寒请来了啊。

“好,只要教父能说到做到,那问题不大,万一教父反悔……”苏寒看着巴鲁克。

“不会!绝对不会!”巴鲁克大叫着,连忙道,“我会以神庭的名义公告出去,让公众都知道,绝对不会反悔。”

有巴鲁克这句话,苏寒放心了,否则巴鲁克这种人,贪婪至极,真要反悔,那又是麻烦。

他点了点头,故作为难道:“也罢,那我勉为其难试一试。”

说着,他便径直朝着那矿‘洞’‘洞’‘门’走去,站在后头的人,一个个都心惊胆战,尤其是昨晚见过鬼的人,此刻脸‘色’发白,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
他们可是很清楚,那矿‘洞’里的鬼,有多可怕!

咚咚咚——

矿‘洞’‘洞’‘门’依旧在撞击着,仿佛那东西暴怒,正要冲出来。

所有人都为苏寒捏了一把汗,连范忠喜眸子里也多了一抹担心,哪怕他知道苏寒艺高人胆大,但面对的到底什么可怕的存在,谁都不知道。

“何妨妖孽,敢在此扰人清净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苏寒爆喝一声,一把扯开‘洞’‘门’,直接钻了进去,外头的人,更是心都悬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,里面便传来剧烈的撞击声,好似有人在战斗。

“苏先生不会有事吧?”张烁有些担心道。

范忠喜皱了皱眉,若是苏寒出事,那他心里可会愧疚一辈子。

矿‘洞’里的撞击声不断,时而传来好似轻啸声,让人头皮发麻。

外面的人在担心,里面的苏寒坐在那,看着黑‘色’的影子翻滚来翻滚去,轻声道:“让你留几个‘阴’魂,你倒是好,全给吃光了,现在动静‘弄’大点,免得他们不信。”

影子翻滚着,像是发狂的野兽,撞得墙壁啪啪作响。

好一会儿,影子都累得翻不动了,这才委屈地钻进铜钱戒指里。

外头,范忠喜真的有些担心了,苏寒这进去,已经有半个小时,此刻安静下来,不会出事了吧?

他心里越发着急,顾不得那么多,拔‘腿’朝着矿‘洞’冲了过去:“不行,苏寒肯定是出事了,我得去看看!”

“范总!范总你不能过去啊!”

张烁一看,顿时着急,立刻冲了过去,拦着范忠喜:“范总,你不能过去,苏先生不会有事的,他可是高人啊!”

他拦着范忠喜,怎么都不肯让范忠喜过去。

苏寒是高人,面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,他还有办法,范忠喜可一普通人,哪怕他在商业界再厉害,可专业不对口啊,去了不是送死么,没准还会给苏寒帮倒忙啊。

“让我过去,苏寒要是出事,那我怎么对得起他家人?”

范忠喜固执道。

“范总!”

张烁拉着他,““你别忘了,苏先生是你请来的高人,你对他都没信心,那谁还有信心?”

范忠喜一愣。

站在一边的巴鲁克几个人,都看着范忠喜,见张烁口口声声喊着苏寒是高人,不禁还是有些担心,毕竟那矿‘洞’里的东西,可真是吓人,苏寒难道真出事了?

不等他们说话,‘洞’‘门’打开,苏寒迈步走了出来,除了脸‘色’有些苍白之外,并没有受伤。

“苏寒!”范忠喜大喜,忙跑了过去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苏先生,你没事吧,有没有受伤?”张烁也跟了过去。

“没事,放心。”

苏寒摆了摆手,脸带着笑意。

他走到巴鲁克面前,深吸一口气:“教父,那家伙脾气不太好,我们打了一架,算是让他安分了一点,暂时不会再找你麻烦,但希望你说到的事情,能够做到,否则,我保不了你。”

巴鲁克大喜,忙点头道:“苏先生果真是高人,你们东方人太厉害了!你放心,我巴鲁克不会拿自己的‘性’命来冒险,说到一定会做到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故意咳嗽两声:“既然事情说定了,那这样吧,我需要回去休息休息。”

他转头看了张烁一眼,张烁立刻道:“范总,你跟苏先生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的事情,我来处理。”

范忠喜看了张烁几个人一眼,点了点头:“有什么情况,随时跟我说。”

他立刻扶着苏寒离开,刘威心有不甘,可没有一点办法,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那矿‘洞’里,真的有鬼么?

苏寒竟然可以将鬼都制伏?

这怎么可能?

他越想越不对劲,不知道苏寒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否则怎么可能让巴鲁克这样的人,都如此信任他。

不管怎么样,他这次的考核算是失败了,继承人跟他再没有半点关系,这让他很不甘心。

“巴鲁克教父,这鬼矿不容易开发,所以我们想趁着那鬼家伙还受伤,尽快开采,希望能得到神庭的帮助。”

张烁直接道,这些都是苏寒教给他说的话,“苏先生说了,我们动手开采矿产,那家伙估计会把怨气撒到我们头,这样巴鲁克教父不会再有危险了。”

“好好好!有苏先生在,我们放心很多,他能对付那个可怕的家伙。”巴鲁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教父,你脸的巴掌印,似乎快没了。”一个教徒忍不住道,他把随身带着的小镜子递给巴鲁克,分明可以看到,巴鲁克脸的巴掌印已经没有那么黝黑,变得微微红润,已经有消散的迹象了。

巴鲁克的心,总算定下来,他对苏寒,也再没有半分怀疑。

苏寒真是来自东方的高人,可以对付那矿‘洞’里可怕的家伙,至少,能帮自己摆脱麻烦啊。

“立刻安排教徒过来,协助立洋集团维持秩序,不允许任何人来这捣‘乱’!”巴鲁克立刻下令。

站在不远处的刘威,已经彻底懵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一心想霸占矿区,甚至还想占立洋集团便宜的巴鲁克,此刻竟然如此大方,甚至还主动派人来帮忙维持秩序?

苏寒到底做了什么啊!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