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他是教父,就算他经历不少事情,可昨晚见了鬼,也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,足以吓得他惊魂未定。

  此刻听到苏寒说这鬼矿的东西,盯上自己了,巴鲁克吓得脸瞬间就白了,可那巴掌印却突然火辣辣疼了起来!

  “啊……”见苏寒等人要走,巴鲁克忙喊道,“等一等!”

  他跑到苏寒跟前,有些着急道,“你们东方人会懂这些风水鬼怪?”

  苏寒看了他一眼:“略懂一些,神庭不是也懂?”

  巴鲁克脸上一阵尴尬,心说神庭懂个屁,他继续问道:“那你说这鬼矿里的东西盯上我,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他怎么能不怕,本来只是为了得到一些好处,可哪里想到,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。

  “也就是说,哪怕你把这矿区卖给别人了,那东西也一样会跟着你,”苏寒指了指巴鲁克脸上的巴掌印,“这巴掌印,就是那东西留下来的印记啊。”

  说完,苏寒转身就要走,嘴里念叨着:“那家伙,可不好对付,就算是我,也得耗费不少心力啊……”

  巴鲁克浑身一震,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身份是神庭的教父。

  一想到昨晚那惊恐的画面,尤其是这黑色的巴掌印,他现在心都是慌的!

  “先生!先生!你先留步!”

  巴鲁克真得要哭了,听到苏寒说他能处理,哪里还肯放他走,“这矿区我卖给你,原价卖给你们,如何?只要你帮忙解决问题,我保证这矿区就是你们的!原价卖给你们,绝对不反悔!”

  站在后头的范忠喜等人,顿时心中大喜,苏寒真是太厉害了,竟然真的可以原价就拿到手!

  而刘威却是脸色诧异,有些难以置信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那巴鲁克现在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  “不行,我们没法要。”

  苏寒依旧拒绝,摇了摇头,认真道,“对我们来说,不合算,花了钱,还给自己找麻烦,换做巴鲁克教父你,愿意么?”

  他看着巴鲁克窘迫的脸,“善意”道:“教父,你霸占了这矿区,让里面的家伙不满了,这毕竟是他们的家的,他们怎么能不生气?恐怕不折腾得你生不如死,他们不会放弃的,这怨气……很难处理啊。”

  巴鲁克脸色更的难看,几乎都要哭出来。

  尤其是他能感觉到,自己脸上那种火辣辣的烧灼感越来越强烈,仿佛不断被人抽着巴掌一般!

  此刻,他才明白,自己这掠夺别人的东西,惹出麻烦来了,他忙道:“那我还给罗伯特行么?这个王八蛋,鬼矿这么邪门,他怎么不早说!”

  “立刻把罗伯特喊过来!”教父慌了神。

  没过多久,罗伯特便被喊了过来,听说巴鲁克教父要把矿区还给自己,罗伯特高兴不已。

  “罗伯特,这矿区属于你,神庭现在将矿区交给你管理,一切事情都由你负责,神庭不再过问,你可有意见?”

  巴鲁克连忙道。

  “没有意见,没有意见!”罗伯特道。

  他心里怒骂着,这矿区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,教父这个王八蛋,还真以为是他的?就是抢去,他能吃得下么?

  “苏先生,那我这……”巴鲁克指着自己脸上的巴掌印,心里依旧慌乱。

  “矿区里的家伙盯上你了,教父,我说得很清楚了,就算把矿区还给罗伯特,他也处理不了,”苏寒一脸的为难,看着罗伯特道,“这样吧,本着两方友谊,促进当地和平与发展,我们可以接手这个矿区,但最多只能一半的价格,毕竟这风险,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担的,罗伯特先生,你觉得呢?”

  罗伯特连忙点头,张烁早就找了罗伯特谈论这事,他现在哪里还管能卖多少钱,只要能卖出去,他都答应。

  “卖!卖!一半价格都卖!”

  苏寒点了点头,见巴鲁克一阵肉疼,忍不住道,“当然,教父若是不满意,还想自己来掌控,那我随意,不会有半点意见。”

  巴鲁克正想说,脸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,他捂着脸,龇牙咧嘴:“那我脸上这……”

  苏寒探出手,在巴鲁克的身上点了两下,轻斥一声:“退散!”

  突然间——

  巴鲁克感觉自己的脸不会再疼了,那种轻松的感觉,仿佛有一阵春风拂过,舒服至极。

  “教父,巴掌印在消褪!”有门徒禁不住喊着,顿时对苏寒敬佩不已。

  他就这么简单弄了一下,就能解决了?

  “啊!苏先生,你可一定要救我,我欢迎你们来这投资做生意,只希望你能帮帮我啊!”巴鲁克更是着急起来,“这样吧,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开口!”

  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,只想跟这鬼矿里的家伙撇清关系,不然他恐怕睡都睡不着。

  “我的能力,也只能坚持一会儿,想要彻底解决,恐怕还需要巴鲁克教父帮忙,”苏寒叹了一口气,勉为其难道,“想要彻底解决,就不能再让外人随意进去打扰,我可以跟里面的家伙商量,彼此相安无事,但若是再有人来打扰,那恐怕他又会迁怒于教父身上。”

  巴鲁克脸色难看,着急不已。

  “这样吧,矿区我们买下了,”苏寒转头看着张烁,“你合同带来了么?金额改一改,原价的一半就好,跟罗伯特签约,今天有巴鲁克教父在这见证,不会再有问题。”

  张烁心中激动不已,原价他们已经赚翻了,现在竟然还只用了半价!

  他忙将早就准备好的合约拿了出来,罗伯特更是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签上自己的名字,就连巴鲁克都着急抢了过来,签上自己的名字见证。

  “还有一点,教父可能要做出赔偿。”苏寒继续道。

  巴鲁克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还要我赔偿?”

  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,反而被鬼打了一巴掌,现在还要自己赔偿?

  “不是赔偿我们,而是赔偿……”苏寒指着矿区里的矿洞,“你打扰了别人的安宁,自然要付出代价,否则,我没法跟他谈判。”

  苏寒一本正经道:“这样吧,教父若是能安排神庭的人,在矿外驻守,防止外人来扰乱里面那家伙的清净,我想里面那家伙会谅解教父的。”

  巴鲁克还在犹豫,总觉得有些怪怪的,可又说上来哪里奇怪。

  他正要说再考虑考虑,矿洞的洞门,突然间发出猛烈撞击的声音。

  “咚——咚——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