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林琳那回来,苏寒长长吐出一口气,心道这女人还真是彪悍,要是天天跟她腻在一块,自己未必吃得消啊。

  娱乐城里的事情安顿好,苏寒又跟乔雨珊和李婉儿几个人说了一声。

  得知苏寒又要外出,乔雨珊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  “在家没呆几天,怎么又出去。”那小表情,看起来就像个怨妇,埋怨着自己的丈夫,不着家呢。

  苏寒无奈笑了笑:“那我跟老范说,不去了,让他自己解决。”

  说着,他就要拿出手机打电话,被乔雨珊给拦着。

  “胡说什么呢,老范这种大人物找你帮忙,自然是考虑周全了,他处理不了再麻烦你的,你怎么好拒绝,”乔雨珊白了苏寒一眼,哼道,“那你注意安全,解决了问题就回来,我跟婉儿……有惊喜要送给你。”

  听到惊喜,苏寒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

  这都两次被杀手组织搅黄了,现在杀手组织已经没了,总没人可以影响到自己吧?

  他突然有些后悔,怎么就答应范忠喜了呢,迟个几天也好啊。

  “好,我尽快回来。”苏寒笑着,在乔雨珊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“期待你们给我的惊喜!”

  “贫嘴!”乔雨珊顿时羞红了脸。

  这一次,苏寒没有带铁炮等人,留他们在天海,安心提升自己的实力,而在海外洪门总部那边,他也留下了炼骨酒,帮助洪门门徒进一步提升实力。

  暴风雨肯定会来,在此之前,做好准备,就是现在苏寒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从天海市到西欧还没有直达飞机,范忠喜早就帮苏寒安排好了,他直接先去了魔都,跟余丽思见了面,有段时间没见,余丽思出落得越发迷人。

  身上更有一种少妇气质,分明是因为苏寒投入开发了。

  一个晚上,余丽思给自己放了一天假,却让苏寒加了一晚上的班。

  坐在飞机上,苏寒脸色红润,丝毫没有接连耕耘而有一丝疲惫,反而显得精力充沛。

  “年轻真好啊。”范忠喜忍不住道。

  “你这家伙,难得见你这么不正经。”苏寒笑着。

  范忠喜指了指身后坐着的几个人,轻声道:“这次,带了几个后辈一起去,算是一次培养吧,你也帮忙掌掌眼,看看有没有比较突出的。”

  苏寒转头看了一眼,后排坐的三个年轻男子,看起来十分沉稳,气势不凡,都在整理资料,亦或者是在思考。

  这都是范忠喜选中的继承人,最终的结果,恐怕就是从这三个人种选出来了。

  “隔行如隔山,老范你就别给我出难题了。”苏寒苦笑一声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这种集团大事,他一个外人,自然不好参与。

  “对了,那鬼矿的事,已经敲定了么?我们得尽快,否则消息走漏,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  范忠喜点了点头:“我第一时间就派人去跟鬼矿的持有人商谈合作,故意压了压价格,已经签订了转让协议书。”

  不得不说,像范忠喜这样的企业家,嗅觉敏锐,一旦发现商机或者机会,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决定。

  他能走到这一步,可真不是靠运气。

  范忠喜的脸色很平静,到了他这层次,更不用说已经过了那种意气风发的年纪,凡事更讲究沉稳,哪怕就是上百亿的项目放在面前,恐怕都不会有多大的情绪波动。

  但这次的项目,不仅是对他,这国内来说,都是一个极大的机会!

  所以他慎重!

  “我想着,将这鬼矿拿到手应该不是什么问题,但能开发使用,才是最大的问题,”范忠喜看着苏寒,这也是他请苏寒来的原因,希望通过苏寒的手段,解决这个问题,“苏寒,我必须先跟你说好,如果超过你能力范围,千万不要勉强!”

  哪怕那矿产再珍贵,在范忠喜的眼里,也不值得让苏寒付出性命的代价。

  他始终觉得苏寒不是一般人,他的价值,恐怕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,没有为什么,这只是他活了一辈子,经历风风雨雨历练出来的眼力。

  尤其是见识过天海市的发展,他更坚定,苏寒的价值不是别的事情可以相比的,有他的存在,未来绝对有重大意义。

 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,苏寒的安全,才是第一位!

  苏寒认真地看着范忠喜,沉默了片刻,才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,你放心吧。”

  整个西欧面积并不算大,各个国家接壤,形成一个完整的版块,这也是一个联盟,而在整个联盟中,人人信仰的便是神庭。

  不管是哪个城市,都能看到神庭的教堂,足以看得出神庭在这的地位不一般。

  下了飞机,苏寒等人便先去了酒店安顿。

  “范总,我已经安排好了,随我来。”三个候选人中的一个,热情地走了过来,帮范忠喜提行李箱。

  还在来西欧之前,他就安排好了一切,完全不用范忠喜操心,其他两个人面色平静,没有半点要争抢的意思,各司其职,显得十分有风度。

  苏寒心中暗暗赞叹:“都很优秀啊。”

  这跟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些纨绔子弟可完全不同,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,看着就像是能干大事的人,举止行为都很有分寸。

  能被范忠喜看中的人,自然有两把刷子。

  见苏寒看了过来,刘威笑了笑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不卑不亢。

  苏寒没再说什么,跟范忠喜一起,直接去了酒店,先安顿好,反正也不急于这一会儿。

  西欧的酒店很有特色,不光是建筑物的风格独特,招待的方式也跟别的地方不同,酒店的服务员更像是居家女人,对待顾客,亲切而温柔。

  刘威做事很周到,给苏寒安排了一个单独的贵宾房,只比范忠喜的级别低一些,而他自己,只是普通的房间。

  苏寒刚放好行李,便听到敲门的声音,他打开门一看,正是刘威,一脸笑意,显得十分随和。

  “苏先生,这次的行程住宿是由我来安排,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,请随时跟我说,我来调整。”刘威笑着,自信而从容。

  能跟范忠喜一起来的人,苏寒看起来虽然年轻,但肯定不是普通人,而且看范忠喜的态度,苏寒在他面前,或许还有一定的话语权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苏寒没有多说什么,笑着道,“坐了这么久飞机,你也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关上了门,刘威的脸色便有些变化,轻轻哼了一声,满是不屑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