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天宝心里真的很‘乱’,他不知道该怎么给苏寒‘交’代,当时苏寒肯把石破山‘交’给他,是说要遵守国内武道隐‘门’的规矩,信任裁决者机构。.。!



可现在呢?



褚耀华那个王八蛋,很明显是在公报‘私’仇,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

“这下可麻烦了,不但说石破山无罪,更是要将罪名推到洪‘门’头,这不是找事么。”



张天宝真想一巴掌狠狠‘抽’死那褚耀华,可他实力不如褚耀华,在地位,更是无法跟褚耀华相。



等洪‘门’苏寒他们来了,事情可真麻烦了。



“啪!”



张天宝一拳砸在墙,对这裁决者机构,失望至极。



他加入这个机构,为的是公正,为的是正义,可现在看来,这两个东西,早没了。



苏寒在路。



带着怒火,很快便赶到了裁决者结构所在之地。



听闻这个消息,苏寒怎么能不怒?



那褚耀华,可能是个瞎子,或者脑子不清楚,否则怎么可能会说石破山无罪,更是要将人给放了。



“苏先生,那石破山,必须死!”铁炮咬牙,“虽然贺家与我们有仇,但那是贺承钢一个人的罪,其他人还是无辜的。”



铁炮他们恩怨分明,有罪之人该死,无罪之人,他们也绝对不会滥杀无辜。



而石破山,跟那贺家无冤无仇,为了嫁祸洪‘门’,能狠下心将贺家满‘门’灭杀,这跟畜生又有什么两样?



苏寒点了点头:“既然这裁决者机构没有公正,那我们自己讨回来!”



听到苏寒来了,还在头疼的张天宝浑身一颤,顾不得那么多,只能咬牙冲了出去。



“苏‘门’主……”



看到苏寒,张天宝的脸‘色’十分难看,满是为难。



“哼,张天宝,你说的公正呢?”



苏寒只是瞥了他一眼,脸满是愤怒,“我把石破山‘交’给你,你是怎么跟我说的,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么?”



张天宝咬牙。



他的脸‘色’涨红,仿佛被人‘抽’了一巴掌,自己说的话,在脑海里回‘荡’,更是让他羞愧不已。



他堂堂一个大老爷们,说的话却跟放屁一样,丢人!



“苏‘门’主,此事有些复杂……”张天宝咬牙,“我已经找到了石破山的罪证,但……但这裁决者机构,我说了不算。”



他同样愤怒,裁决长要放凶手逍遥法外,他都看不下去。



“看来,这裁决者机构已经腐化了,既然没有用,那解散!”



苏寒只是一句话,让张天宝整个人都剧颤一下,解散?



不等他反应,苏寒已经带人直接走了进去,张天宝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连忙跟了进去。



这是要出大事啊!



裁决者机构里的人不少,褚耀华知道洪‘门’肯定会来,早安排好了。



此刻,大‘门’两侧各站了一排,一个个气势不一般,看到苏寒等人走进来,全部警惕起来。



‘门’口的人刚想伸手去拦,苏寒直接无视,大步迈了进去,那气势爆发,让‘门’口那的家伙愣了一下,心竟然不自主地有些害怕。



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苏寒已经迈步走了进去,他觉得有些难堪,连忙追了去。



“站住!”



他大吼,“什么人,胆敢擅闯裁决者机构,给我站住!”



苏寒丝毫没有理会,如同背后是一只狗在叫,他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,依旧大步走着。



身后之人,面‘色’更是难看,直接被苏寒无视,让他没有一丝面子。



正发怒想出手,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:“你敢动手,那今天这里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着!”



铁炮声音如恶魔一般,扫了两侧的人一眼:“我们可以死,但你们同样一个都别想站着!”



他们这几个人,可是都敢搏命之人!



那可怕的气势,直接镇住了站在两侧之人,竟然没有一个再敢动手。



只是站在那,眼睁睁看着苏寒走进去,铁炮等人跟了进去。



张天宝心一沉,更是觉得有些悲哀,这机构……真是彻底废了。



“你们别‘乱’来。”他忙前,跟那一群人‘交’代,“不要轻易出手,免得把事情扩大化。”



这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,那为首的男子点了点头。



“希望能有更合适的方式解决。”张天宝立刻追了去,他可不能让双方动手,否则,今天这裁决者机构,哪里承受的住苏寒的怒火。



之前在那英雄岛,可是整个宗‘门’都被打趴了啊!



机构内,褚耀华坐在那,显得十分从容,似乎早知道苏寒会来。



他坐在那,居高临下,微微俯视着苏寒,眉‘毛’一挑:“哼,什么人都敢进来了?外面的人,是怎么看‘门’的!”



褚耀华一拍桌子,故意冷哼道,“像一些阿猫阿狗,别放进来!”



苏寒刚迈步走进来,听到褚耀华在那耀武扬威。



他眉头皱起,声音沉了下来:“褚耀华,你好大的口气啊。”



苏寒没有一丝客气,直呼褚耀华的名字,让他有些恼怒:“我是裁决长,请你放尊重一点!”



“我只尊重该尊重的人,像你这种垃圾,没有资格,”苏寒懒得跟他废话,“把石破山‘交’出来,我要带走。”



这裁决者机构,根本是垃圾,那不如自己来处理。



“啪!”



褚耀华一拍桌子,立刻站了起来,“你当这是什么地方,你想带走谁带走谁?谁给你的胆子!”



他冷笑,“洪‘门’可真是霸道啊,真当还是百年前?当我武道隐‘门’众‘门’派,都死了么!”



褚耀华的脸,满是不屑,丝毫不在乎苏寒带人而来。



他怒视苏寒,手指在桌面敲着:“石破山无罪,你不能带走,你也没资格带走,而你洪‘门’……先跟我解释解释,为何要灭杀贺家满‘门’!”



话音刚落,外头的人,立刻将‘门’包围起来,不给苏寒等人离开的机会。



一句话,石破山无罪,有罪的是洪‘门’!



身后的铁炮等人怒了,这褚耀华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他们恨不得立刻冲去,狠狠给他几巴掌。



苏寒盯着褚耀华,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



如此颠倒是非,毫无原则,写着“公正”二字的‘门’匾,让人看了都觉得恶心。



“裁决者机构,本是武道隐‘门’最为公正之地,但很显然,现在不是,”



苏寒看着褚耀华,冷冷道,“既然如此,那从今日起,裁决者机构,作废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