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苏寒的话,那个忍者气得都想跺脚,见铁炮几个人走过来要动手,用力夹紧自己的大腿,慌乱不已:“住手!住手!”

他真想自杀,可手脚被绑着,他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。

只能用力夹紧大腿。

要是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,他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顿时恼羞成怒,咆哮着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,胆敢羞辱忍者!”

“啪!”

回应他的,是铁炮的巴掌。

“羞辱你又如何?”

铁炮冷冷道,“给你们脸不要脸,真当这天海,是你们忍者联盟可以来的地方?老实告诉你,老子最痛恨你们这些倭人,别找死!”

那一巴掌,打得忍者脸高高肿起,想说什么,却是不敢。

其他被绑在一起的忍者,同样愤怒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他们都是任何联盟里的精英忍者,可哪里想到,潜伏进天海,还没刺杀到一个人,就全部被揪了出来,甚至还被洪一刀斩杀了几个!

“实话告诉你们,在你们踏进天海第一步的时候,就已经被发现了。”

苏寒扫了他们一眼,有些同情他们的智商。

若非杨子成肯放他们进来,就凭什么这些所谓的精英忍者,又能在天海,翻出什么浪花。

听到苏寒的话,这更是比铁炮那巴掌,更加凶残,打得十几个忍者面红耳赤。

他们身为忍者,最引以自豪的,便是他们的隐匿忍术,可在天海……完全没有作用,甚至刚踏入天海就被发现,这无疑是在他们最强的一项上,狠狠打击了一番。

“我不杀你们,回去告诉忍者联盟的盟主,天海不是他可以来捣乱的地方,整个华国,那个城市都不是!”

苏寒冷然喝道,“还有,别被人当使了,给自己找麻烦!”

忍者联盟肯定是以为庆贺一族被灭,是自己干的,这跟贺家满门被杀,如出一辙。

只是一个是主上在背后搞鬼,另一个是杀手组织。

内忧外患,现在内忧已经解决,至少凶手石破山已经抓住了,而外患……忍者联盟算个屁!

苏寒突然心中一动,那杀手组织之前就是跟雷虎接头,而雷虎是跟着主上的,难道这杀手组织的背后,也是主上?

如果是这样,只能说主上是真想把洪门推到绝境,心可真够狠啊。

“苏先生,就这么放了这些家伙么?”

黑鬼看了那些忍者一眼,咬牙切齿,“我真想扒了他们的皮!”

看到黑鬼那森冷的目光,十几个忍者都忍不住心中胆颤,那种杀气,可不是装出来的。

“他们是畜生,你又不是,何必要跟他们一样。”苏寒看了黑鬼一眼,淡淡道。

他挥了挥手,“放他们走,若是还有人想留下来……”

苏寒的目光扫过,吓得十几个忍者大气不敢喘一下,还留下来?

他们就是死,也不愿意留下来,铁炮他们的手段太多了,真的会让他们生不如死!

这些忍者,苏寒懒得再理会,交由铁炮他们处理。

他直接去了仓子晴的房间,中了那蛇毒,直到今天,仓子晴都还没有恢复过来。

身体并没有多大问题,就是记忆缺失,受损地严重,别说那钥匙吊坠有什么秘密,就连自己的妹妹苍之空,都没想起来。

看到苏寒进来,正坐在那的仓子晴,立刻站了起来,走到苏寒跟前就要跪下来行礼,苏寒忙托住她。

“这不是岛国,没有这些礼数。”

苏寒无奈道。

他更不是仓子晴的丈夫,需要她用妻子的礼仪来迎接自己。

真搞不懂岛国怎么有这么多奇怪的礼仪,女人难道就没地位了么?凭什么附庸男人啊。

多少女人,比男人厉害多了,自己身边,不就好几个么。

“苏先生。”仓子晴笑笑,很好看。

她看着苏寒,温柔不已,跟之前那个杀手,完全就是两个人,失去了一些记忆,让她甚至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“感觉如何?”

苏寒伸手,顺势搭在仓子晴的手腕上,她没有一丝反抗,“脉象倒是很稳定,就是记忆出了些问题,还需要时间静养。”

“苏先生,你真的不是……我的男人么?”突然间,仓子晴直接开口问道,眼里光芒很亮,“可我感觉,似乎你在我生命里,有很深的印象。”

那种印象,就仿佛刻在骨子里,对她来说,那就是自己的丈夫。

这个问题,苏寒已经跟仓子晴解释过了,虽然白白捡了一个岛国的美女,可苏寒哪里敢这样做。

“仓子晴,你只是记忆暂时缺失,等恢复了,就知道答案了。”苏寒笑着道,“说起来,我们只认识还不到三个月,我怎么会是你的男人。”

仓子晴点了点头,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,似乎就连她自己,都还迷惑着。

“姐姐。”苍之空端着水果走了进来,看到苏寒,忙点头致意,“苏先生来啦!”

她眼里的光芒,明显亮了起来。

两个岛国姐妹花站在一块,同样美都不可方物,妹妹苍之空更是童颜巨峰,让男人根本忍不住肾上腺素极速分泌。

“这两个站一起,是祸害啊!”

苏寒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瞬间极速窜了起来,忙笑了笑:“我来看看你姐恢复得怎么样。”

“谢谢苏先生,我姐最近感觉好多了,能接受我这个妹妹已经很好了。”

苍之空就连声音都很好听,糯糯的,酥酥的,带着一丝嗲音,哪个男人受得了?

苏寒只想逃。

“那就好,照顾好你姐姐,过段时间就能恢复了。”苏寒还想选择离开,被苍之空那火热的眼神看着,他感觉有些不自在。

见苏寒离开,苍之空嘟了嘟嘴:“苏先生干嘛这么慌乱,我不好看么,姐姐?”

两姐妹相视一眼,仓子晴眼神里满是好奇道:“你是我妹妹,他不是我男人,那他,是你的男人么?”

苍之空顿时红了脸:“姐姐……还、还不是呢。”

刚走出门口的苏寒,差点没跌坐在地上,这两姐妹到底想干嘛啊!

他脚步加快,浑身血液沸腾,只想快点回去,找李婉儿活着乔雨珊,好好探讨下日常生理卫生知识。

正要离开,黑影连忙跟了上来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“门主,石破山那边,有消息了。”黑鹰脸上满是怒气,微微握了握拳头,“裁决者机构判定,石破山无罪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