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苏寒来,李正阳二话不说,直接跪了下来:“苏‘门’主,求你求求我兄弟,之前是我不对,误会了洪‘门’,误会了你,我跟你道歉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

李正阳显然有些‘激’动,一句话,让几个弟子,都吓了一大跳,忙喊了起来。



“师父!”



“师父,你别冲动!”



苏寒瞥了飞龙几个人一眼,走到李正阳跟前,伸出手将他请起:“我若要杀你,不会等到今天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我洪‘门’承受得住荣耀,也经得起诋毁,李掌‘门’,请起吧,陈‘门’主的命,我会救。”



堂堂蜀山掌‘门’,给苏寒跪下,这已经不是身份的问题,李正阳这个时候,根本没把自己当做一个掌‘门’,而只是把自己当做陈啸天的兄弟!



他请陈啸天帮忙,才让陈啸天身受重伤,若是因此而死,那李正阳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!



“苏‘门’主……”李正阳感‘激’不已,被几个弟子扶起,连连拱手,眼眶顿时红了起来,“多谢!多谢!”



苏寒只是微微点头,顾不得说那么多,让人将陈啸天扶到‘床’,立刻出手。



他探出手,在陈啸天身点了几下,封住流血的伤口,忍不住微微皱眉。



“身煞气这么重?”



苏寒有些诧异,本以为陈啸天受的是内伤,现在看来还不是啊。



他立刻施展玄气指,在陈啸天身,接连点下十几个‘穴’道,封住所有经脉,又以气御针,刺在百汇‘穴’、涌泉‘穴’,从到下,密密麻麻!



苏寒深吸一口气,看了还在昏‘迷’的陈啸天一眼:“算你命大,知道来找我,不然神仙都救不了你。”



一指点了下去,苏寒的手指,正陈啸天的心口,手指的铜钱戒指光芒一闪,瞬间从陈啸天的身,吸收了一道黑气。



“嗡——”



不过眨眼间,陈啸天的身子猛地一震,仿佛有什么东西,被‘抽’出来了一般。



苏寒收了手,眸子里有些诧异:“没想到‘门’之人,还会这种招式。”



他怎么能不好,陈啸天好歹也是乾坤‘门’的‘门’主,身为‘门’之人,算‘门’之术不过自己,那也是这世少有的高手,怎么会被‘阴’魂所伤。



而且还是极为凶残的‘阴’魂。



‘门’外,李正阳等人正在焦急等待着。



“师父,前辈他不会有事的,你别太担心了。”



“是啊是啊,前辈乃是‘门’高人,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有事,师父你别担心了。”



几个弟子轮流安慰着。



虽然,他们心里同样没底。



“既然苏寒出手了,那陈啸天不会有事。”



见李正阳惶惶不安,站在一边的洪一刀开了口,声音里满是信心。



连自己了二十多年的毒,苏寒都能解,他对苏寒的医术,向来都有极大的信心。



不论别的,因为他是老道人的徒弟。



“多谢洪老‘门’主,我相信苏‘门’主。”李正阳拱了拱手。



他此刻感觉,自己对洪‘门’有误解,对苏寒和洪一刀这两个洪‘门’‘门’主也有无解。



百年前的人,或许都已经作古,可自己的思维,却似乎还没跟啊。



“咯吱。”



苏寒开‘门’走了出来,李正阳忙迎了去,拱手道:“苏‘门’主,陈兄他……”



“已经没事了,不过我倒是好,他身为乾坤‘门’这等‘门’‘门’派的掌‘门’,怎么会被‘门’之术所伤?”



苏寒看着李正阳,微微眯着眼睛,“你们这次来,除了道歉之外,还有别的事吧?”



心思细腻如苏寒,又怎么会看不出来?



李正阳怔了怔,知道瞒不过,只得叹了一口气。



“我知道,刚刚冒犯了洪‘门’,现在要请苏‘门’主帮忙,这很说不过去,但事关‘门’一脉的生死,我……我不得不说,”



李正阳拱手,郑重道,“我蜀山是千百年的‘门’派,有过辉煌,历史也出过不少真正的高人,匡扶正义,锄强扶弱,但到今日,‘门’一脉不断没落,到了我这……”



他摇着头,脸满是无奈,更多的是不甘心。



“蜀山山顶有一座镇邪塔,是我蜀山的镇‘门’至宝,过往抓捕的‘阴’魂邪物,都关在里面磨灭,但……”



李正阳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身为蜀山掌‘门’,本身的‘门’之术却并不强大,如今镇邪塔有些松动,里面的东西,我担心会跑出来啊!这么多年没有磨灭,不知道会变得多少厉害,而我们,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。”



苏寒看着李正阳,点了点头:“陈‘门’主是解决这事,被那镇邪塔里的东西伤了?”



‘阴’魂这种东西,一直都存在,只是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到,感觉到的人,恐怕也都出事了。



自己铜钱戒指里,还住着一只‘阴’魂,苏寒又怎么会不相信?



他突然心一动,那镇邪塔,莫不是跟铜钱戒指一样的道器?



“是,我请陈兄助我,可没想到,他会遭到反噬,重伤成这样。”李正阳点了点头,“他跟我说过,苏‘门’主的‘门’之术他厉害,所以想请苏‘门’主……”



李正阳有些不好意思,刚刚得罪了洪‘门’,甚至往洪‘门’身泼脏水,现在要来求人帮忙。



他的确有些拉不下这个脸,可想到陈啸天因此都重伤了,他还有什么不好说的?



“石破山那事,是我们没有‘弄’清楚,让洪‘门’遭受污蔑,这事是我的责任,苏‘门’主尽管开口,我李正阳一人承担!”



他郑重道,“只希望苏‘门’主能出手,为我‘门’一脉……”



“既然都说了是‘门’一脉,我姑且也算半个‘门’人吧。”



苏寒伸手,提起李正阳的手,“更何况,那等‘阴’魂出世,恐怕会害人,我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

他一句话,让李正阳几乎要红着眼睛哭出来。



苏寒这等,才是真正的大义之人啊!



不顾‘私’人恩怨,为了‘门’一脉,愿意站出来!



他不禁救了陈啸天,更是愿意为了天下苍生站出来,为‘门’一脉的未来出力。



李正阳红着眼睛,嘴‘唇’喃喃,‘激’动地说不出话来,对苏寒,他真的已经敬佩到了极点。



想到自己之前所作所为,差点污蔑了好人,甚至还往洪‘门’身泼脏水,他愧疚啊!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