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张嘴便喷出一口鲜血,脸‘色’顿时苍白下来,在地滚了好几圈,连身的衣服都变得破碎。品書網

恐怖的气‘浪’,反震得陈啸天浑身气血翻滚,根本压抑不住,接连吐血。

“啸天!”

李正阳吓了一大跳,立刻冲到陈啸天跟前,紧张不已,“你没事吧?啸天!”

许荣等几个弟子,也都被吓得脸‘色’发白,看着那镇邪塔,满是忌惮,都不敢靠近。

传闻这镇塔有难惹的家伙,果然如此,陈啸天如此厉害,身为乾坤‘门’的‘门’主,一身‘门’之术,十分厉害,却连靠近都做不到。

陈啸天勉强挥了挥手,紧紧皱着眉头,遥遥看了镇邪塔一眼,忌惮道:“我没事,这东西好可怕。”

何止是可怕?

算他再年轻十岁,拥有更强的血气,也根本奈何不这镇邪塔里的邪物。

自己只是想加固镇邪塔的封印,甚至都没想要去接触那个东西,结果都被震得重伤。

“镇邪塔看来已经十分不稳,若是再这样下去,恐怕会出大问题,我等‘门’之人,怕是要遭受劫难啊。”陈啸天叹了一口气。

李正阳脸‘色’难看,连陈啸天都这样说,那事情可真的麻烦了。

他有些无奈看着陈啸天,有心无力,哪怕他很想解决这个问题,但对他来说,这似乎很难。

不,是非常难。

连请陈啸天,这个乾坤‘门’‘门’主,‘门’之术已经自己还厉害的家伙来,都无济于事,那还能怎么办?

见李正阳脸满是无奈,陈啸天缓缓吐出一口气,压下自己体内沸腾的血液:“正阳,我倒是有一个想法。”

他抬头看着李正阳,李正阳也正抬起头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“你是说,求苏寒帮忙?”

他怎么会猜不到。

那日在天海市,陈啸天使出‘门’之术,本想对付苏寒,可没想到,竟然轻而易举被苏寒给破解了。

在那一瞬间,他分明看到了陈啸天眼里的惊喜还震撼!

能让一个化神境界的高手,产生那种表情,意味着什么,李正阳又怎么会不知道?

这跟苏寒徒手接住自己的剑,甚至将自己震飞,给他的震撼,一模一样。

“对,我能感觉到,苏寒不是心‘胸’狭窄之人,这镇邪塔事关‘门’一脉的发展,我想他,会帮忙的。”

陈啸天顿了顿,继续道,“若是不行,我跪下求他!”

这为的不是自己,更不是乾坤‘门’,而是为了整个‘门’一脉!

武道隐‘门’,不管是医‘门’、武‘门’、道‘门’,还是‘门’,自成一脉的,始终才是真正的统一。

在这个大圈子里,同一脉的人,也往往才能更信任。

“可是……”李正阳犹豫着,“我们刚刚得罪了苏寒,甚至往他跟洪‘门’身泼脏水,这……”

刚刚得罪了别人,现在去求别人帮忙,李正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若是被苏寒拒绝,那肯定很难堪!

恐怕,他们两个‘门’派,在武道隐‘门’,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“正阳,我问你一句,这武道隐‘门’,我们‘门’一脉,还剩多少?”

陈啸天直接道,“除了蜀山和乾坤‘门’,没了!”

他的声音有些‘激’动,顿时剧烈咳嗽起来,刚刚被震‘荡’的血气,又再次沸腾起来,“咳咳……哇……!”

陈啸天张嘴又是吐血,李正阳忙轻拍着他的背:“啸天!啸天,你没事吧!”

他何尝不知道,‘门’一脉,只剩下书山跟乾坤‘门’还留着,其他的‘门’派,早被岁月磨灭了。

当今这个时代的发展,快得让人心惊。

不说那些普通人大多跟不时代,连他们这些武道隐‘门’人,若是不想追随时代的‘潮’流,进入俗世发展,恐怕也会渐渐没落。

毕竟,这个年代的人,更多为的是名,为的是利,谁愿意真正静下心来,学习老祖宗传下来的各种技艺——不赚钱的技艺。

“咳咳……”陈啸天挥了挥手,眼神坚定,“那苏寒不是等闲之辈,哪怕洪‘门’百年前名声不好,但现在的洪‘门’,早已经跟过去割断,我相信在苏寒的带领下,会走正确的路。”

他盯着李正阳,郑重道:“你别忘了,他是一个医生,一个受天海整座城市景仰的神医!”

单单这一点,值得让陈啸天敬佩。

李正阳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明白了,我跟你一起去,明天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陈啸天便两眼一翻白,直接晕了过去,气息变得愈发微弱。

“啸天!啸天!你醒醒!快!快救人!”

“陈‘门’主!前辈!”

“前辈!”

……

李正阳没想到,陈啸天竟然受伤如此严重,他更没想到,那镇邪塔只是松动,变得如此可怕。

里面,可不只是一道‘阴’魂啊!

尤其是那些邪念‘阴’魂,难以磨灭,在镇邪塔这么多年,非但没有被磨灭,反而变得越发可怕。

若是让他们跑出来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他恨自己没用,恨自己实力不济,愤怒地看了镇邪塔一眼,顾不得其他,立刻带着陈啸天下山救治。

八根铁锁链,哗啦啦作响,好似有什么光芒一闪而过,本来还在摇晃的铁锁链,很快安静下来,哪怕山顶狂风呼啸,也依旧静止,没有发出一丝响动。

坐在乔雨珊办公室,正悠闲喝着茶的苏寒,接到杨子成电话的时候,有些诧异,更有些吃惊。

他急急忙忙从乔氏集团离开,让乔雨珊还以为这家伙是去找李婉儿了,难道昨晚……还不够么?

‘混’蛋!

梦幻娱乐城,黑鹰等人都在,洪一刀坐在那,也紧皱着眉头。

而在一边,陈啸天跟李正阳二人皆是光着半身,一根根利刺遍布的荆棘条背在身,哪怕他脸‘色’苍白,血气微弱,也依旧背着,不住地咳嗽。

“洪老‘门’主,没想到还能有机会见到传闻的你。”陈啸天跟李正阳二人,拱手相拜,敬重道,“之前我们误会了洪‘门’,这里跟你道歉!”

堂堂两个‘门’派的掌‘门’,竟然身背荆棘条,‘门’负荆请罪。

陈啸天是说到做到。

“我已不是洪‘门’‘门’主,若换做是我,那天你们绝无可能活着离开,”洪一刀倒是没有一丝客气,他向来张狂,“你们应该感谢苏寒。”

“是,我们明白。”李正阳道。

陈啸天张了张嘴,刚想说什么,只觉得头重脚轻,脑袋一阵恍惚,便倒了下去。

“啸天!”

“前辈!”

……

“还愣着做什么?抬到‘床’去,气血都快被‘抽’干了,还敢让身流血,陈‘门’主,你可真是个爷们!”

苏寒疾步从‘门’口走了进来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